台湾钢化玻璃道钉发展史-从台湾的角度看世界

    读完远达明肖总的大作-「道钉15年」,实在令人感到惊艳,肖总以回忆录方式感性的详述个人、公司发展的心路历程,点点滴滴,经我再三回味后,总觉得内心很有感触,于是下班后也忍不住手痒,提笔撰写个人最熟悉的题材:钢化玻璃道钉,希望能以台湾三十多年来使用全世界各种材质道钉的经验,供卧虎藏龙的中路社区网友们参考指正。

[ 本帖最后由 世瑩 于 2009-7-10 14:39 编辑 ]


世瑩鋼化玻璃反光道釘.jpg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回复

最新回复

  • 世瑩 (2009-7-09 18:25:30)

    一、台湾的塑料道钉:从洋货到台湾货

        台湾在1962年规划,1971年正式动工建设纵贯南北的第一条高速公路,整座高速公路的设计规划,完全引用美国高速公路的规格。自1974年开始分段通车后,台湾高速公路亦开始大量采用中路社区众位网友们热烈讨论的「道钉」。当时台湾采用的道钉皆为美国进口的四方型塑料道钉,而采用的检验标准为美国加州试验法(后修正为ASTM)。这些美国塑料道钉当时价格非常昂贵,主要是由三个美国知名品牌:Ray-O-LiteStimsoniteHilite供应台湾高速公路所需的塑料道钉,后由Ray-O-Lite独霸台湾市场将近10年。

        自90年代开始,台湾的精密工业、精密工具、材料科技等开始有更快的发展,政府对民间公司的研究发展支出,也提供了各种补贴和奖励。而台湾的塑料道钉业者在科技的发展下,经过十多年的磨练,总算在塑料道钉的生产技术上有了显著的突破,开始有几家业者的道钉可以通过美国加州试验法的检验,并在台湾逐渐受到市场的接纳采用,美国的塑料道钉也开始逐步退出台湾的舞台。

    [ 本帖最后由 世瑩 于 2009-7-10 14:43 编辑 ]


    台灣高速公路(1).jpg

  • 世瑩 (2009-7-09 18:29:36)

    二、塑料道钉的优缺点:台湾高速公路施工人员的血泪史

        根据美国三十几年前的设计理念:公路标线在加入微小的反光玻璃珠后,在夜间可以提供反光功能,引导正确的驾驶方向,使不致跨入别线车道,造成擦撞或更严重的车祸。但在实际应用上,这些公路标线在下雨的夜晚根本无法反光,车辆在雨夜高速行驶下,被雨水覆盖而不会反光的标线就成了致命的缺点。因此,提供一定高度(20mm)的塑料反光道钉,只要高速公路不淹大水,在雨夜的高速公路,仍可以提供驾驶人安全的视觉环境。

        但是这种平面塑料道钉,无论是洋货还是台制产品,就其在台湾高速公路累积了三十多年的使用经验来看,最大的缺点就是「不够耐用」,在台湾高速公路安装,几个月就开始脱落,或因反光片磨损而造成反光强度快速衰减。在80年代,台湾高速公路车辆较少,重车也少,这些平面塑料道钉平均约半年才需更换一次(车道线的部分),但到了90年代,台湾经济起飞,各种车辆大幅增加,车道线塑料反光道钉更换频率大增,每3-4个月就需更换,以维护行车安全。

        乍听之下,常常更换道钉似乎商机无限,同一路段一年可以做很多次生意,殊不知在高速公路上更换塑料道钉具高度危险性,台湾每年都死了不少无辜的施工人员。

        有个同业朋友曾对我提起他惨痛的经验。他曾有一次带队在高速公路更换平面塑料道钉,一辆大货车因为夜间驾驶,未注意到前方施工人员正在更换塑料道钉,在几乎完全未减速的情况下,先直接冲撞前方两辆15吨重的后勤警示车,再追撞施工人员,当场造成四死四重伤。即便是现在提到这件事,他仍心有余悸的说:要不是我命大,听到第一次撞击声就立刻跳入中央分隔带,这条命早没了

        另一次发生在千禧年。当时高速公路新竹段正在更换塑料道钉,即使当时是大白天,施工团队却仍遭到违规的大型游览车冲撞,造成多名施工人员重伤。因世莹公司工厂就在出事地点附近的新竹工业区,主持施工的台北同业朋友第一时间拜托我到医院帮忙安排急救。当我到了医院,见到情景却是令我永生难忘;我看到一名未受伤的施工人员,手里拿着已与身体分家的两只脚,拜托医师无论如何设法替伤者接回去,躺在一旁少了两只脚的,是一名三十多岁,痛到几乎晕厥的女性员工,孩子的母亲当我看到那令人痛心的一幕,我心里不禁纳闷,高速公路一定要像这样定期更换道钉?把整个施工团队暴露在如此危险的环境下吗?在那当下,我真的迷惘了

    [ 本帖最后由 世瑩 于 2009-7-10 14:43 编辑 ]


    台灣高速公路,為維修塑料道釘造成死亡車禍.JPG


    市區塑料道釘遭壓壞的情形.jpg

  • 世瑩 (2009-7-09 18:33:16)

    三、90年代台湾的道钉市场:群雄割据、兵荒马乱的战国时代

        在人命越来越被重视的台湾,公路单位若因安全设施不足或不良而造成车祸或人员的伤亡,人民可以向各级政府要求赔偿。如造成了死亡车祸,赔偿每人五、六百万台币(约一百万人民币以上)也属常见。所以在高速公路、重要道路或危险路段,几乎都安装了密密麻麻的各式道钉,种类五花八门。

        台湾是一个对国际开放的市场,而且交通安全器材的进口关税非常低,因此全世界特有品牌、知名的道钉几乎全被引进台湾。美国的3MRay-O-LiteStimsoniteHilite的塑料道钉,英国Pilkington的绿色玻璃道钉,奥地利水晶大厂SWAROVSKI辖下Swareflex公司的反光珠片、铸铝道钉等等,台湾贸易商、代理商各凭本事,游说各单位采用他们认为最优秀的道钉商品;而台湾本土的制造商生产种类更多,各种材质、形状、功能,比起外国的产品,更是青出于蓝。在有限的台湾市场里,各式交通安全产品的竞争非常激烈(当时附近的国家地区,如越南、菲律宾等根本不重视这些事关交通安全的道钉),用群雄割据、兵荒马乱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为了争夺有限的市场,所有人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哪一个品牌、哪一种道钉若出现品质问题,很快就会遭到市场淘汰,无法生存。

        奥地利Swareflex的反光珠片道钉(有塑料外壳和铸铝外壳两种)90年代在台湾风光一时,由于其细小的反光珠(反光珠片照片)材质为玻璃,耐磨性比美国的平面塑料反光片好,当时台北市一年就安装数万个,锋头之健可谓独步一时,但一年后问题却逐渐浮现。台北市当时有很多建设,道路粉尘、泥土多,一到下雨天,车轮带起的泥水很快就覆盖在这些表面高高低低的反光珠片上,等到天晴,泥水变成硬泥巴,反光珠片就完全失去了反光能力,于是台北市政府只好每个月编列预算,每天派高压水车以人工一个个清洗这些沾满泥土的反光珠片道钉,善良的台北市民还认为台北市政府非常细心,连这些小道钉都每天清洗的干干净净!另外由于反光珠片本身不具任何材料强度,必须有个保护壳,只用当时廉价的塑料外壳来保护昂贵的反光珠片,使用单位实在放心不下,而且也没有价值感,于是改用大型铸铝外壳,由于反光面积大,只要清洗干净,反光效果非常好,也达到夜间警示的效果。但几年后,几个致命的车祸,加上尺寸太高不合交通法规,价格又昂贵,终于悄悄退出台湾市场。

    [ 本帖最后由 世瑩 于 2009-7-10 14:44 编辑 ]


    使用奧地利反光片的鑄鋁道釘.jpg

  • 世瑩 (2009-7-09 18:36:25)

        当时在台北市万芳路一高级社区前的双黄线上,每50公分装有一个大型车道屏(高度6公分,铸铝材质,采用奥地利反光珠片)。有一位黄姓少女骑机车欲横越道路进入社区,车辆不慎压到这种大型铸铝道钉当场跌倒,不幸被对向的欣欣二号公车由头部辗过身亡。这位黄姓少女在家是独生女,父母亲都是大学教授,这事件在当时闹得非常大。后来经调查发现,台湾的交通法规规定(沿用国际法规)在一般道路,反光道钉高度不得超过25mm,高速公路不得超过19mm(从中路社区网友的发言中了解,两岸的标准似乎相同),而这些高达60mm的道钉,很明显的违反法规。于是台北市在很快时间内,除了安全岛外,几乎将这些反光珠片铸铝道钉全数拆除,以避免意外再次发生。

        另外,这些铸铝道钉平贴在路面上,和塑料道钉相同,在重车碾压下一样很容易脱落,所以聪明的台湾业者20年前就在铸铝道钉下面设计了脚柱(标准尺寸10 x 10cm的一支脚柱,大型尺寸的就两支脚柱)。这种设计确实改善了平面铸铝道钉容易脱落的缺点,而且反光片采用台湾自制的塑料平面反光片,价格低廉,也可通过反光亮度的检测,在台湾也着实流行了一阵子。但是这种铸铝道钉本身材料强度并未有相关规定,因而发生有些铸铝道钉被重车撞断的情形,有的是在路面留下半截锐利的金属片,像把刀似地倒插在地上(照片),有的是道钉整个断裂,留下一支一支的金属脚柱,当车辆不慎压到这些金属脚柱,就有可能造成车胎破洞发生意外。当时在苗栗公路局辖区路段就曾发生过车祸,有车辆被断裂的金属道钉刺破,在高速行驶下发生翻滚,造成不幸的死亡事故,于是这种带脚的金属铸铝道钉,在台湾很多单位都被禁用了。在很多先进国家高速公路体系里,不但禁止使用金属材质的道钉,连所有带脚的塑料道钉也不准使用,以免有任何刺破车胎的潜在危险(在高速行驶下,任何一辆汽车的翻滚都可能酿成连环大车祸)

        而实际就市场上的铸铝道钉观察,用金属外壳保护平面塑料反光片的道钉,也有其矛盾的地方:如果这些塑料反光片为了避免车胎的碾压、磨耗,势必得将反光片内缩入金属外壳,但在其死角处容易造成尘土堆积(如图);若反光片与金属外壳切齐,虽没有尘土堆积的困扰,却因塑料反光片不耐压耐磨,反光片的反光能力减损很快。基于以上原因,这种带脚铸铝道钉在台湾10年前就大幅减少采用了。

    [ 本帖最后由 世瑩 于 2009-7-10 14:44 编辑 ]


    大型鑄鋁道釘絆倒騎士,不幸身亡.JPG


    鑄鋁道釘破裂情形,邊緣尖銳如刀.jpg


    鑄鋁道釘外殼完好,反光片卻嚴重破損.jpg

  • 世瑩 (2009-7-09 18:42:01)

    四、1990年世莹公司成立:台湾360度钢化玻璃道钉的创始者

        世莹公司成立之初,预测台湾在电子产业蓬勃发展后,一定会走入光电产业的市场,而光电产品几乎都需要光学玻璃,于是凭借着光学玻璃制造技术,得到政府的5年免税奖励(1990年整个台湾只有全台最大上市公司台湾玻璃公司,和小小规模的世莹公司得到这项奖励),但即便技术不输人,论起生产规模,世莹公司和全球光学玻璃制造业的霸主日本相比,根本微不足道,而且日本有下游完整的光学行业支撑,台湾只是在萌芽阶段,于是乎,世莹公司不得不广伸触角,寻找另一项值得投入开发的产品。

        由于台湾当时正在投资一项六年的交通建设计画,需要大量的各式交通安全器材,有客户提供世莹公司一颗英国Pilkington公司旗下公司的绿色玻璃反光道钉,并号称抗压强度可达20吨,以当时美国道钉只有2吨的抗压强度来看,在台湾交通界造成非常大的震撼!有些不明就里的人甚至认为这种道钉是使用高强度的绿宝石所制,价格必然不斐!而世莹公司研究团队因生产光学玻璃的扎实经验,两天就分析出其光学反光系统,也发现这是一个经过钢化处理的玻璃,并投入实验室研究,经过数月的反复试验,终于开花结果。

        当时所试做的样品,抗压强度就可达到20吨,但是如何投入大量生产才是更大的难题,为了研发这项产品,公司第一年就几乎将资本额完全耗尽!后在公司陈董坚持下,才总算完成第一条正式生产线,而当时生产的产品抗压强度已达35吨,一推出市场,在台湾马上受到注目,很多人抢着当代理商。其中也有不乏有人拿到世莹的样品、型录、规格后,自行研究生产,从92年到95年,台湾约有四十多家公司加入战局,但几乎都无法解决玻璃钢化技术的问题,连反光镀膜的技术也弄错方向,以致于道钉几个月就褪色,不会反光。

        由于小小台湾市场充斥许多未钢化、半钢化的玻璃道钉(和目前中国大陆的情况相同),于是交通部正式介入管理,95年交由运输研究所对钢化玻璃道钉进行一年的产品研究调查,并由产、官、学三方面进行四次研讨,最后订立钢化玻璃道钉的产品标准与检验方法,经一年的试用后,正式订定CNS13762标准;后来在几年内经三次正式修正,该标准沿用至今,为全世界唯一对钢化玻璃道钉完整规定的标准。

    CNS13762内容有关材料强度的重点有二:
    (1) 荷重抗压强度:25
    (2) 冲击强度:以1.04公斤钢球于1公尺高度自由落体冲撞道钉之中心点,不能有任何裂痕或破损

        这两项要求看似简单,但在标准制订后的四、五年,除了世莹公司,根本没有其它厂商可以达到CNS13762的标准。有些自称可以达到标准的产品,事后证明有的是数据造假,有的是偷用世莹的产品检验,伪称是自己的产品,种种鬼蜮伎俩不一而足。而世莹悄悄的改良技术,将厂内品管的抗压强度标准提高到40吨,冲击强度测试高度由1公尺提升到1.5公尺,慢慢的我们发现,世莹的钢化玻璃道钉在材料强度方面不只是在台湾没有对手,在全世界也无其它同类道钉产品能与之比肩。

    [ 本帖最后由 世瑩 于 2009-7-10 14:44 编辑 ]


    世瑩公司新竹廠.jpg


    世瑩公司實驗室.jpg

  • 世瑩 (2009-7-09 18:45:05)

        世莹出产的钢化玻璃道钉在台湾中山高速公路有使用六年,仍在堪用状态的纪录(安装于车道线,破损率5%以内);台北市建国南北路高架快速道路有使用10年的纪录(2007年因路面翻修而拆除重新装设);连接台湾北部的宜兰,经苏花公路到东部的花莲、台东,一直到南部屏东的台9线、台11线,全长数百公里,90%以上都是世莹公司的360度钢化玻璃道钉,尤其风景优美的苏花公路是台湾东部砂石运到西部的唯一信道,重型砂石车24小时几乎都碾压着双黄线上的钢化玻璃道钉行驶,世莹钢化玻璃道钉却仍可耐用4-5年。

        以上所述听起来好象没什么,举个例来比较。曾有设计单位在苏花公路设计美国3M公司最新型的带脚塑料道钉,号称耐磨、不易脱落,结果安装2000个,不到一个星期,这批道钉还来不及验收就全部被重车压扁或脱落,一个不剩!连当时准备来验收的官员都傻眼!为什么?根本找不到安装「遗址」在哪!这种破纪录的成绩,使3M最后也退出台湾的道钉市场。而公路总局(掌管台湾公路的最大单位)祭出铁腕,下令无论用什么道钉,必须符合CNS标准,并保固两年;在此政策下,一般公路上塑料、铸铝道钉几乎没人敢用,唯一存活的就只剩钢化玻璃道钉了。世莹公司连续多年,在台湾钢化玻璃道钉市场占有率都在80-90%之间,剩下的市场为一些数量少、不用检验的地方单位,至今仍基于某些「理由」,采用半钢化或甚至未钢化的玻璃道钉。

        世莹公司的经营理念是「尊重生命,提供全世界最高品质、最耐用、最合理的低价产品,使全世界的驾驶人开车安全」,为了进一步提升品质,世莹建立ISO9001品管制度,并通过了许多国际认同的安全认证及检测。以欧盟为例,欧洲是全世界最重视安全的地区,由其汽车安全配备的发展,就可窥知一二;交通安全产品想卖到欧盟,以道钉为例,需通过1463-1的实验室检测,再通过1463-2的道路实装测试,方可采用。世莹的钢化玻璃道钉在通过1463-1的检测后,产品被选定在一车流量足够的秘密路段进行路测,经过一年后,我们得到的成绩单是「PERFECT」!所有玻璃道钉完全没有破裂,而且反光强度达到新品时的99%以上,因而得到R1S1的最高等级评价,并于2007年通过了欧盟CE的认证,这种超水准的表现,得到许多欧洲及其它国家的信赖。

        可是话说回来,世莹的钢化玻璃道钉在中国大陆耕耘多年,似乎没有很好的发展机会。曾听很多单位领导,看到世莹的钢化玻璃道钉后表示「中国有很多这种产品,也通过国际认证,申请了很多专利啊!」但经事后调查,这些专利是抄袭世莹公司过期的旧专利,国际认证是假的,ISO认证也是假的,产品呢?是未经任何钢化处理的普通玻璃每次参加国际交通展,世莹都是被比较的对象,这些竞争对手都夸着海口,表示自己产品品质不输世莹,价格比世莹便宜三成,甚至对国外客人表示,有必要的话,可以替客户打上世莹的商标;还有的公然在其公司网站谩骂,把世莹的钢化玻璃道钉比做全世界最垃圾的产品,甚至对公司同仁进行人身攻击;种种台面上下的攻讦,实不足为外人道!其中的辛苦与辛酸,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其实对于中国大陆的市场,由于两岸关系逐渐缓和升温,大家同文同种,有好产品能让所有驾驶人开车安全,让公司在赚点小钱之余,还能广结善缘,累积功德,结识很多朋友,还有什么比做安全事业更好的工作?

    [ 本帖最后由 世瑩 于 2009-7-10 14:44 编辑 ]


    台2線,砂石車一路壓著玻璃道釘行駛.jpg

  • 世瑩 (2009-7-09 18:48:54)

    五、钢化玻璃道钉很容易褪色?

        肖总在「道钉15年」一文中曾提到他于94年进入道钉行业,这和世莹公司有一点点渊源。93年我公司陈董的友人曾添喜先生曾向陈董要了玻璃道钉样品、产品型录、规格、简单的制程流程图,计画要共同开发大陆市场;陈董不疑有他,提供了一些资料给曾先生,没想到曾先生竟以手头上的资料在新竹香山秘密研究试做了一批玻璃道钉,并尝试在台湾开发市场。但其所做产品,安装后居然不到两个月就褪色,我们发现曾先生以不成熟的方式,使用世莹公司用过的技术,以氮化钛(TiN)镀膜方式,在无色玻璃镀上白色、黄色的反射膜,结果当然失败;更离谱的是曾先生发展出的玻璃道钉,连半钢化的程度也达不到,公司很快就关闭了。

        而曾添喜先生的父亲,当时任职于新竹竹北证券公司的总经理,同年居然盗用公司5亿元新台币(1亿元人民币)潜逃至中国大陆(当时在新竹地区是大事件),后来曾添喜先生到了蛇口借着父亲的「资本」,重新成立公司生产玻璃道钉,而肖总应该是当时进入曾先生的公司,以后该公司的发展就如肖总所提的:曾先生以不成熟的技术生产的玻璃道钉,容易褪色,容易破裂,不为大陆是场所接受,可想而知;肖总当时认为玻璃道钉不耐用,容易褪色,而没有继续发展,又实在是有些可惜了,因为肖总并没有接触到真正好的钢化玻璃道钉。

        目前全世界在台面上和玻璃道钉有关的公司,或多或少,直接、间接都和世莹公司有关,有的用了世莹的专利技术,有的连世莹的型录照片直接翻拍使用,有的用世莹公司的商标。法国的厂商用烤漆着色也是引用了世莹旧的专利构想,只是他们弄错了方向;当年世莹的有色玻璃道钉,是使用专用的玻璃染料,法国公司却是使用一般烤漆,耐用性、反光度自然较差,容易褪色。世莹公司现在黄、白、蓝、绿色的钢化玻璃道钉皆采用「本体色玻璃」,在全世界高速公路保固5年不变色,5年破损率5%以内,所以真正的钢化玻璃道钉是不容易褪色的。


    [ 本帖最后由 世瑩 于 2009-7-10 14:45 编辑 ]


    烤漆的玻璃道釘.jpg


    烤漆玻璃道釘-易褪色.jpg

  • 世瑩 (2009-7-09 18:55:27)

    六、钢化玻璃道钉的安装,对路面造成破坏的迷思

        肖总当年接触到的玻璃道钉,由于钢化程度不足,容易破裂,造成路面坑洞,而有了「玻璃道钉破坏路面」的想法。事实上,世莹钢化玻璃道钉,每年在台湾市场的销售量数十万个,以高速公路为例,安装5年后的破损率均低于3%,这种比例其实非常的低。台湾高速公路使用平面塑料道钉三十几年的经验,平均每3-4个月就更换一次塑料道钉,而每换一次,接着性相当好的环氧树脂胶就将路面拔出一个深1-2公分的坑,三年下来,一个安装位置就有十多个坑洞(照片),而造成沥青路面开放层的破坏;依台湾中山高速公路的实绩,使用世莹钢化玻璃道钉的路段,沥青寿命可长达六年;而使用平面塑料道钉的路段,顶多三年就需要刨除重铺。何者才是破坏路面?欢迎肖总到台湾考察,也许对一些似是而非的看法可以有些小小的修正。

        再说,尽管钢化玻璃道钉安装时得在地面钻孔,但安装时需在玻璃和孔洞间隙填满环氧胶或沥青胶,安装后整体的强度比起附近的沥青路面还强,所以「破坏路面」的想法,对一般未钢化、半钢化的玻璃道钉来说或许是正确的,但只要道钉强度足够,这问题并不存在。

    [ 本帖最后由 世瑩 于 2009-7-10 14:45 编辑 ]


    台灣高速公路片型反光標記脫落情形.jpg


    台灣高速公路,於同路段安裝塑料與玻璃道釘,塑料道釘已修補數次.jpg

  • 世瑩 (2009-7-09 18:58:45)

    七、平面塑料道钉的反光强度比360度钢化玻璃道钉高出很多?


        有关这个问题,比较公平的说法是:两种产品特性不同,检测方式不同,结果当然也不同。

            360度钢化玻璃道钉的最大特点除了一体成形、不用保护壳、超高强度外,更可以水平360度全方为反光,没有任何反光死角。当您在山区S形弯道上,如果有安装360度钢化玻璃道钉,只要您打开远灯,您会发现前面路况一目了然(如照片)。肖总在中美道钉比较一文中,所用的S形弯道的道钉,即疑似360度玻璃道钉,如果是平面塑料道钉,一定有几个转弯的地方不会反光,而且平面塑料道钉反光并无法达到180度,真正的有效角度在水平20-30度之间,左右两侧根本不反光。

        所以若检测的方法是只取正面一点测定,平面塑料道钉确实高于360度玻璃道钉,但是如果水平方向每1度测一个反光值,平面塑料道钉很多角度都不反光,平均下来,平面塑料道钉的总体发光效率不见得比玻璃道钉高。也就是说,在公路危险弯道、山区道路,360度钢化玻璃道钉的反光效果,绝对优于平面塑料道钉,但如果在一般道路、高速公路,因几乎都是直线,平面塑料道钉的反光强度在安装初期(一个月内)亮度确实比360度钢化玻璃道钉好,但因塑料还是塑料,根本不耐磨,在车道线的道钉1个月后即因汽车轮胎变换车道时的自然碾压,造成反光强度骤降;安装在台湾中山高速公路满三个月的塑料道钉,因表面严重磨损,其反光强度只有同时安装的钢化玻璃道钉的十分之一。

        台湾地小、人多、车多,三十年的高速公路实绩,不论哪一个欧美品牌的塑料道钉或台湾本土道钉,只要装在车道线,三、四个月就不堪使用。但好的道钉应该是可以装在车道线上,长期被车辆轮胎碾压,这也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试图开发360度钢化玻璃道钉了!因为有太多的诱因吸引着他们:高强度、反光耐久性、不易脱落、不易积尘、不用保护壳、跳动警示功能、突出路面小、行车顺畅

        在此也恭喜肖总找到塑料道钉这个真爱、人生的另一半。就我而言,好的玻璃道钉就像老婆一样,初期反光强度虽没有很高,但是耐用持久,可达5年、10年;一般塑料道钉初期反光很强很漂亮,在高速公路却只能称几个月,当女朋友是不错,但折损老化太快,当老婆就得仔细考虑了  -  纯开玩笑呢,肖总请勿见怪。



    [ 本帖最后由 世瑩 于 2009-7-10 14:46 编辑 ]


    鋼化玻璃道釘可360度反光.jpg

  • 世瑩 (2009-7-09 19:04:03)

    八、道钉抗压强度的争议:中路社区卧虎藏龙

        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看完中路社区有关道钉的种种消息,其中又以抗压强度的争议最多。许多网友从各种不同角度分析,个个头头是道。读完这些资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中路社区实在是卧虎藏龙啊!我们关注网友高见,学习近半年的时间,一直不敢随意发言,就是因为这里有太多的专家、学者,若发言不当,恐造成反效果。自看了肖总的「道钉15年」大作,除了赞叹肖总的文采、感性、丰富的道钉经历,在下亦忍不住大胆提笔。依我个人的浅见,道钉抗压强度的检测最好在相同的基准下测定,大家讨论才有焦点。

        台湾CNS13762检测钢化玻璃道钉,是在道钉上方放钢板,中间夹几张薄报纸防止滑动,标准是25吨,世莹公司想要维持全世界最耐用的道钉头衔,必须保持不断的进步。因此,在公司陈董的坚持下,世莹钢化玻璃道钉的抗压强度被要求不断提升,生产线的标准已提升到60吨,而实验室更能做出抗压70吨的样品。我们也尝试过依中路网友所提的JT/T390-1999的检测方法,以厚度10mm的橡皮垫在世莹钢化玻璃道钉上方,测出的数据可以提高10-20吨,也就是说,原先CNS13762测出40吨的玻璃道钉,改以JT/T390-1999的方法测试,可以测出近60吨的数字;而原始抗压值可达60吨的玻璃道钉,因压到60吨时顶部橡皮裂成数块,无法继续测试。

        我们发现,中国大陆一些未钢化、半钢化的玻璃道钉,宣称可达16吨,很可能是在上面垫上的厚橡皮做手脚,所以难怪有些自称抗压强度16吨的玻璃道钉,拿到台湾依CNS13762方法测试,都是只有2-3吨的未钢化玻璃。

        世莹公司实验室有定期校正的100吨抗压试验机,每天定时检测几条生产线的玻璃道钉强度,也欢迎同业提供样品免费测试,同时验证世莹公司的玻璃道钉,在上面放钢板测试下,是不是可以达到60吨的数字!

    [ 本帖最后由 世瑩 于 2009-7-10 14:47 编辑 ]


    世瑩公司抗壓試驗機.jpg

  • 世瑩 (2009-7-09 19:05:47)

    九、全世界道钉到底哪一种是主流产品?

    美国:目前在美国仍以平面塑料道钉为主,毕竟美国用了四、五十年,而且也只有塑料道钉标准,玻璃道钉很难突破这个市场;美国本土现已不生产塑料道钉,Ray-O-Lite改在墨西哥生产,Stimsonite在巴西及澳洲设厂,Hilite在中国设厂等等。

    欧洲:欧洲在塑料道钉的使用量很少,主要是因更换的人工成本太高;市场主要以奥地利Swareflex的反光珠片道钉长期占有品牌优势,但其中几个国家,这几年来已逐渐采用耐用的玻璃道钉。

    中国大陆:目前仍看不出什幺是主流产品,道钉大多无法装在车道线上使用。

    台湾:360度钢化玻璃道钉,也是真正符合全世界「节能减碳」要求的产品。

    [ 本帖最后由 世瑩 于 2009-7-10 14:47 编辑 ]


    台灣高速公路(2).jpg

  • 世瑩 (2009-7-09 19:07:34)

    十、世莹的太阳能钢化玻璃道钉

        世莹在2000年推出全世界第一个太阳能钢化玻璃道钉(编号A666),其造型到现在仍为许多业者引用;2007年推出改良型的第二代太阳能钢化玻璃道钉A68,抗压强度以CNS13762测试(上放钢板),可以测到15吨;依JT/T390-1999的测试方法,可测到30吨的水准,并可安装在车道线上使用。

        台湾桃园机场一、二期航站迎宾大道车道线(如照片),两年前安装A68至今仍保持良好状态,优质的效果亦赢得了前后任交通部长的一致赞许。

    [ 本帖最后由 世瑩 于 2009-7-10 14:47 编辑 ]


    台灣桃園機場A68安裝實景.jpg

  • 世瑩 (2009-7-09 19:08:32)

    结语

        世莹经过近20年的努力,谨守钢化玻璃道钉的专业领域,做出全世界抗压强度最高的道钉,同时对全世界的高速公路提出5年保固(5年破损率低于5%),也不断的在全世界寻找合作伙伴及合作设厂的可能性。

        「一次的车祸是两个家庭的悲剧,也是国家社会的重大损失」,世莹在未来仍会秉持着以人为本、以驾驶人安全为己任的心态,视失败为成功,视赞美为动力,继续生产制造品质优良的钢化玻璃反光道钉,让全世界所有的驾驶人都能平平安安出门,快快乐乐回家。

        亦请中路社区网友们不吝提出您的宝贵意见,让我们能切磋砥砺,有进步成长的机会;也竭诚欢迎各位有机会能到台湾敝公司访问指导。


    [ 本帖最后由 世瑩 于 2009-7-10 14:48 编辑 ]


    台灣高速公路(3).jpg

  • 天平 (2009-7-10 08:50:51)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拉出来的不仅是产品,更重要的是历史内涵和企业文化!相信看了远达明和世莹公司的文章,各个公司的产品质量,至少是生产能力和潜力,谁好谁坏,一目了然!

    [ 本帖最后由 天平 于 2009-7-10 08:51 编辑 ]
  • 剪刀 (2009-7-10 15:54:17)

    拜读世莹兄弟的大作。我挺赞同世莹兄弟的说法,交通安全设施业确实是一项良心事业,不只能赚钱糊口,更好的是还能救人命积功德
  • 早晨新阳 (2009-7-10 16:15:52)

    谢谢世莹兄弟的热心分享,让我对钢化玻璃道钉这项产品和台湾道钉发展能有更深的了解。有机会肯定要去您那走一遭啊!
  • 贾寇 (2009-7-10 16:33:23)

    感谢分享!
  • 公路规划人 (2009-7-13 15:35:04)

    60吨的抗压强度?这是真的?不开玩笑吧?390标准只要求要16吨不是?
  • 剪刀 (2009-7-13 15:58:15)

    我利用了这个星期将世莹兄弟与肖总的文章狠狠的消化一番,得益不少啊!各式各样的道钉看多了,但钢化程度能够到60吨的道钉还真是前所未闻。
    有几个问题想请问世莹兄弟:
    1.世莹玻璃道钉耐磨性会比肖总提的Stimsonite耐磨道钉耐磨吗?两者有何不同?台湾有没有用过这型产品?
    2.如果比较耐磨性,玻璃道钉、塑料道钉、铸铝道钉比较下哪种表现会较优秀?
    3.肖总提到沥青胶会有软化的问题,但世莹却大力提倡使用沥青胶,世莹兄弟如何看这个问题?
  • 贾寇 (2009-7-13 16:27:29)

    QUOTE:

    原帖由 公路规划人 于 2009-7-13 15:35 发表
    60吨的抗压强度?这是真的?不开玩笑吧?390标准只要求要16吨不是?
    讲到这儿,我想到一个问题。现在超限超载严重的很,七八十吨百来吨的货卡也都不在少数。就算世莹玻璃道钉耐压能到六十吨,能顶得住吗?
    再说,国标只要求道钉耐压十六吨,岂不是更糟糕?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