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逻辑

  张英躺在床上看电视,见李四穿着裤衩走进来,就“啪”地关了电视机,对对李四说:“这回到广州,你没做对不起我的事情吧?”
  李四很夸张地将身子钻进张英被窝里,算是做了回答。
  张英继续说:“我跟你说话哩,你是不是在外边做对不起我的事了?”
  李四还是没吭声,一口就啃住了张英的嘴巴……
  张英可能从李四的动作中感觉到了陌生,就停下来,抬着头问:“你怎么了?”
  李四这才说:“坐了几天的火车,可能累着了吧。”
  张英就不再问什么,只是对了背儿给李四看。
  李四心里有点儿虚。这次跟刘爱国主任出差,刘主任再三说明是“纯技术性按摩”的,可是那个看上去挺纯的女孩愣是将手按到了不该去按的地方……第二天早上,刘主任很暧昧地问他,昨天晚上睡得还香吧,李四的脸就一直红到了耳朵根子。再后来的一路上,李四不停地给自己打气,让自己吃定心丸子,可是一回家,妻子张英就像什么都知道似的……这一晚上,李四小心翼翼地睡得不踏实。
  第二天上班,因为没有睡好的缘故,李四的脑袋里昏乎乎的。一进办公室,同事宋健就跟他打招呼:“回来啦,在广州快活半个月了,一定很享受吧?”好像话里有话似的。紧接着女同事梁思思也凑过来,神秘兮兮地说:“听说广州那边的女人挺开放的,是不是这么回事儿?”
  李四的脸上就不自然起来了。李四狐疑地看着几个同事,很快又好像被人发现了什么隐私似的,眼光忽闪着,将脑袋沉了下来。
  倒是刘爱国主任像是没发生什么似的,跑办公室里转了一圈,逐个问了问最近的工作情况,又走到李四身边,将一只手搭在李四肩膀上,说:“这半个月,大家辛苦了,我跟小李,在外边也没有闲着哩……”
  刘主任讲完工作回自己办公室去了,李四看到刘主任出门时像是向自己眨眼睛,好像要暗示什么似的。
  随后李四去了趟洗手间,在洗手间里,李四突然害怕起来,因为他隐隐约约有了那种令人想着发寒的感觉,这种感觉叫做“痒”。于是李四一抓,再一抓,这痒就在某些部位蔓延起来。李四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李四轻轻地问自己:我是不是染上什么病了?
  最先发现李四反常的是宋健。宋健说:“李四你怎么啦,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呀,李四你还是到医院去看看吧。”
  李四就去了医院。
  医生问李四:“结婚了没有?”
  “结了。”
  “结婚了还在外面乱来?”
  “就这一次,真的就这一次。”
  “戴套没有?”
  “戴了。”
  “你以为戴套就安全了?”
  ……
  医生从化验室走了出来。
  李四连忙站起来,舌头在嘴里打着颤:“医生,没什么事吧?”
  “下一次就不一定这么走运了。”冷冰冰的声音。
  李四走出医院大门,将还带着福尔马林气味的化验单撕得粉碎,然后一遍遍地在心里骂起自己来:李四,你娘的是个混蛋!
  晚上,在壁灯淡红色的笼罩下,张英一脸满足地勾着李四的脖子。张英说:“这些天你真是累了。”
  “你还说呢,昨晚上你一个劲地问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李四作势要打张英。
  “算我多疑好吧。以前出差回家,你每回都猴急猴急地往我身上贴,总要我把你推到洗澡间,你还像是走过场似的,裤子都不穿又跑了出来。”张英将脑袋枕在李四的肩膀上,“可昨晚你一回来,一声不吭就泡到了洗澡间里,而且一泡就是半个小时……”
  李四没再作声。沉默了半晌,李四突然用一种奇怪的声音说:“张英,你帮我做做按摩,好吗?”……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回复

最新回复

  • 肥猫 (2006-11-12 14:12:59)

    呵呵
  • 丝路驿站 (2007-5-22 22:48:09)

    先生应该是性情中人了吧,哈哈!文章不错.很耐读.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