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意思

  李四看着埋头清理文件的宋健,笑着说:“怎么不吭声了,严肃得像在搞革命工作似的。”
  “没意思啊。”宋健伸了个懒腰,“整理资料室是最没意思的一件事了。”
  “我觉得还好啊,翻一翻几年来下发的文件和写过的材料,回过头看看以前干过的事情,就像在看自己演电影哩。”李四翻出来一个笔记本,递给宋健,“你看看,这本子,是我参加工作第一年用的工作笔记本,第一页上抄了汪国真的一首诗哩。”
  宋健接过本子翻了翻:“没意思,你比我早两年到机关,说说工作中碰到的有意思的事情吧。”
  李四想了好一阵,跟宋健讲了一件事:“那时刚参加工作不久,我第一次参加机关的理论学习会。跟现在一样,全体工作人员都到报告厅去听领导做报告,而且参加的人员都要签到。你知道的,报告厅门外的签到台上有两个签到本,一个是处级以上干部签到的,一个是其他工作人员签到的。因为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我糊里糊涂将自己的名字签到了处级干部的签到本上。”
  宋健好奇地插问了一句:“后来你怎么知道的呢?”
  “我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一个人走过来跟我讲,李四李四,你什么时候当领导了,怎么也不跟我讲一声?我搞不懂他在说什么,他又笑嘻嘻地补充说,李四你将名字签错地方了,你签到处级干部的签到本上去了,李四你还不去改啊。那时候学习会已经开始了,同事们都认认真真在听局长做报告,我也不敢乱动,就那么惴惴不安地坐着,好半天没听进去一句话,也没记一个字,握笔的手心都冒出了汗来。”李四顿了一下,接着说,“那时我刚到机关呀,我怕领导看到了影响不好。”
  “那你后来去改了没有呢?”宋健又问。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看到一些人陆陆续续地站起身来走出报告厅,看样子像是去洗手间的。我也跟着走出报告厅,来到签到台,可是那两个签到本不知道哪时候让谁给收起来了……”李四说到这里,像是回到了当时的情景里,“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一个刚上班的毛头小伙,居然将自己的名字跟处级干部们的名字签到一块去了,你说那会给领导留下一个什么样的印象啊。”
  “后来呢?”宋健急于想知道结局。
  “后来,有一周的时间吧,我一直处在强烈的担忧中,哪怕是听到领导叫我名字,我的心就慌乱起来,我总是以为领导为这件事情找我来了。”李四吞了一口唾沫,继续说,“不过还好,除了当时那个提醒我的人,好像就再也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这件事了。”
  “最后呢?”
  李四从往事中走了出来:“最后,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了。”
  “就这样子?”宋健咕嚷了一声,“不就提前做了回处级干部嘛,没意思。”
  “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李四还沉浸在回味中。
  宋健突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从一个文件柜里拿出一沓笔记本,提高音量说:“你说的签到本,是不是这些啊?”
  李四接过来,翻着看了看,说:“正是这些本子,这些都是处级干部的签到本,这本就是那一年的,我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到我的签名。”
  李四开始一页一页地找了起来,可是找了一阵后,李四就不作声了。
  宋健看李四在发呆,就问:“找到没有啊?”
  “怎么就找不到了呢?”李四合起本子往桌子上一丢,“还真是他娘的没意思啊!”
  你说,这事情要李四怎好开口跟宋鹏讲呢——其实,李四已经找到了自己当时签名的那一页,而且还清楚地找到了自己签名的地方,只是那个地方,早就不知道被谁用笔涂成了一个黑疤疤。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