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证明自己还活着

  我们单位一位退休的老职工汪工死了。汪工是怎么死的无关紧要,我今天要写的这篇小说的中心内容与死亡无关;虽然它是以一个人的死开始,又是以另一个人的死结束。
  汪工死了,汪工的死给我们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在汪工去世的第二天早晨,汪工的儿子汪伟领着一个老太太出现在我们办公室的门口。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我这篇小说最关键的人物不是汪工也不是汪伟,而是这个老太太何桂香。她是汪工的老伴,汪伟的母亲。
  当汪伟搀着汪老太太来到办公室的时候,我们多少有些惊讶。因为在此之前,我们不知道汪工有个妻子汪伟有个母亲--这种惊讶本身很可笑,我想做为单位政工部门的工作人员我们应该作出检讨。不过客观的原因是我们并不了解汪伟,汪伟不跟他父亲也就是不跟我们在一个单位工作。我们之所以认识汪伟,完全因为在他父亲退休时与他闹过一点小小的别扭。现在汪伟来了,汪伟的手臂上挽着黑纱,汪伟很悲切地与我们握手听我们说完一些安慰的话,汪伟指着那个老太太说,这是他的母亲(等于说她是死者汪工的妻子),患有老年人痴呆症(生活不能自理),希望组织予以照顾(终于露出了最终目的)。对于汪伟的要求,我保持一个下属的沉默,能做决定的是我们主任。主任像是沉吟了一下,说,汪工是为单位做出过巨大贡献的老职工,情况特殊,理应照顾,不过按照有关规定,需出示你母亲与汪工的婚姻证明以及你母亲在世的文字证明。汪伟可能没想到事情这样简单,像是非常感激地握住主任的手,口里含混不清地说着感谢的话。汪伟的母亲呆呆地靠在一旁,脸无表情。
  故事正在发展中,第二天下午汪伟又来了,手里拿着一本老式的结婚证。汪伟说派出所查不到母亲的户口,不肯开证明。汪伟接着解释说,母亲是抚顺桑河人氏,当初远嫁父亲时,可能没有办理户口迁移手续……主任是个挺原则的人,主任说,这事不好办,规矩是写在文件上的,白纸黑字,看是不是到你母亲的老家去开个证明来。说着主任便在电脑前敲了一阵,打印出了一张纸:
  证 明
  何桂香同志是桑河乡大坝子村居民,现年六十一岁,在世。
  特此证明。
年 月 日 (盖章)
  主任看了看,觉得有些不妥,又将“是”改成了“原是”,才交到了汪伟手上,说,不是不帮忙,一帮就乱了规矩,你先跟你舅家人联系,再将证明寄过去,只要当地公安部门一盖章,这事我立马帮你办好。汪伟又很感激地紧握住了主任的手。
  第三次到办公室来时,汪伟的脸上极不自然。他的身后跟着汪老太太和一个三十刚出头的穿西服的男人。这次汪伟没先开口,说话的是那个男人。他自我介绍说是汪伟的表弟,汪伟的母亲是他的大姑,因为大姑出嫁时在桑河的户口已经注销,桑河乡派出所也不肯出示证明。他说:“我大姑爹一辈子踏踏实实勤勤恳恳,而今去世了,大姑患了病,眼看着看病住院的钱都没个着落,你说不靠这单位靠谁去?……”主任耐心地做着解释,甚至还把那一沓发黄的文件拿出来。那个男人也没法子了,返过头去对汪伟说:“这单位也有单位的难处……”汪伟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他看上去很气愤,好半天才指着汪老太太嘟囔出一句话:“开什么证明?这人好端端站这儿,还要开什么证明?”主任拿起文件走到汪伟跟前,指着上面的一排字念:“须出示配偶在世的文字证明。”……
  事情过去了好几个月,那天,主任走到我身边跟我说,小秦,你起草一份报告,把汪工的家庭情况说一说,看局里是不是可以酌情照顾照顾。我很快将报告写好了,主任习惯地改动了几处字词,要我送分管领导批示。分管领导二话没说签了两个字:同意。主任又吩咐我将手续办了,还叫我到建设银行办好存折送到汪工家里去。局里对孤寡职工家属的生活补助是每个月120元。
  故事到这里当然还没结束,开头的时候我已经说了,这个故事的结局死了一个人。那天我有点儿疑惑主任为什么要我将存折送到汪工家里去,但领导吩咐了的事我不敢含糊。到了汪工家,我看到了汪伟的女人,她正在忙着淘米,看到我来了慌忙让座倒水。我将来意说了,再将存折给她。她说老人家的病加重了,昨晚住进了医院,脸上一脸的感激之情。出门的时候,刚好碰上汪伟风风火火地赶回来,他大老远就朝着屋里喊着:“孩子他娘,他奶奶过啦!”
  回去后我跟主任提起这件事,主任说:“人老了,说没就没了,昨天晚上才听说进的医院,你看今天就去了。”……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回复

最新回复

  • SCOM (2003-5-16 14:19:54)

    rt
  • 百毒不侵 (2007-7-23 21:06:25)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