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村故事之:八爷的六十大寿

八爷的六十大寿
文/秦俑
---------------------------------------

  农历腊月二十七是八爷的六十大寿,天刚蒙蒙亮,八爷就吩咐儿子大林挨个儿去请村里的几位干部。按村俗,村上的红白喜事,四个村干部是铁定了要请到场的,一个也不能落,落一个就落一份光彩。
天上正飘着雪,大林撑着一把雨伞,一步三滑地叩开了荷花嫂的门。荷花嫂是村妇女主任,也是大林的本家,她像是刚刚起床,披着衣服哆嗦着站在门口,见是大林,就说,大林你真是的,都是自家人,还讲究这许多干嘛,八爷今儿六十大寿,你甭请,我也不敢不到啊。
  接着来到了村长冬生家,进了门,冬生嫂就忙着让座倒茶。村长正提着裤带从外面的毛厕走进来,见了大林就打招呼,雪下得可凶,大林你怎么来了?大林连忙起身说,今儿是我爹六十寿辰,请了几桌亲朋好友,想请您去陪陪客。(在Q村,“陪客”是上宾。)村长这时已理好了裤子,他说,对啊,八爷今儿可满六十了,你不说我还真忘了,不过大林啊,这陪客,你还是请别人吧。大林知道这是客套,便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说,这Q村,就您能说会道,不请您能请谁啊?村长就呵呵地笑起来,说,中,午饭我一定准时到,不过我祝寿的喜钱,你可得收。大林知道这又是客套话,就推辞说,看您说的,您的喜钱我们怎么敢收,只要您人到了,我们全家上下都有光啊。村长见大林诚恳,也就只是笑笑,不再说什么。大林告辞出门,冬生嫂还跟在后头叫,大林,这刚温好的酒还没喝,你怎就走了。
  雪越下越大,大林手中的伞也越撑越重。在通往秘书五庆家的路上,大林刚好碰上了五庆和五庆嫂。五庆先看见大林,老远就喊,这大的雪,大林你串哪个的门?大林说,我正想找您呢,今儿是我爹六十寿辰,想请您中午到家里喝杯水酒。五庆嫂在一边搭腔说,还真是巧了,今儿我和五庆正想到镇上去买电视机,你看这几年,家家户户的都有了,就我家那三个小孩每晚都往别人家里钻。大林说,其实也没什么好吃的,就几杯水酒,您看这电视机能不能改天买。五庆嫂皱着眉头说,明后两天五庆没空,我一个女人家,这么大个电视机可怎么弄?大林说,要不这样吧,明天叫我家春伢子陪您去,他力气大,让他帮着搬。五庆见五庆嫂点了头,就说,这样也好,八爷的六十大寿,也算得上是咱Q村人一大喜事,只是麻烦你家春伢子了。大林笑着说,您哪里话,您能赏脸,应该是麻烦您才对。
  大林最后来到了村支书木根家。一进门,大林就闻到了一股山药味儿——木根嫂正埋着头在火炉边煨药。大林招呼说,大嫂正忙呢,支书在家吗?木根嫂抬起头,见是大林,就说,正躺床上呢,都快过年了,昨黑还出门找人下象棋,回来时天黑路滑的,还不是把脚给崴了。大林赶忙进内屋问候了几句,他看到支书的脚肿得像个馒头一样,就打消了请客的念头,于是寒暄了几句,就径自顶着风雪返了家。
  刚进家门,八爷就问,都请齐了?大林回答,只有支书的脚崴了,我没好开口。八爷听了,脸上就有点不好看,呆了半晌说,人都去了,怎么就不开口呢,这来不来是他的事,但请不请却是咱的事。
  大林暖了暖脚,又顶着风雪一路跌到支书家。木根见又是大林,就问,大林啊,你莫不有什么事?大林说,也没什么事,今儿是我爹六十寿辰,弄了些粗茶淡酒,想请您过去坐一坐呢。木根作出一副惊喜的样子说,哎呀,你看我忘的,今儿都八爷六十大寿了,好日子哩,按理我们作小辈的,是该去向八爷叩个头,可你看我这脚,十天半月怕是动不了啦,而且又这大的雪……回去跟八爷说,赶明儿向他拜年时,再陪他喝上几盅。
  大林只好回了家,这时八爷的女儿女婿、还有大林的姑舅家里都来了人,村里的乡亲也陆陆续续送来了喜礼。八爷见大林耷拉着脑袋回来,就问,没请来?大林说,支书说他隔天再向您祝寿呢。八爷的脸又阴了下来,说,这六十也算个大寿,到时乡里乡亲左瞧右看的找不见村支书,你说人家会怎能么想,暗地里又会怎么嘀咕?大林说,可支书他动不了,而且又下这大的雪……八爷说,人家是支书,走不来,你就不兴动动脑子,多叫几个人把他背过来。
  大林于是叫了弟弟小林和儿子春伢子,又冒着雪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到村支书家,好说歹说把支书背回家。当四个人顶着一头的雪花赶过来时,一屋子的客人都井然有序地坐在餐桌旁,村长、荷花嫂和五庆早都到齐了,就差八爷那桌还空着一张椅子,那是给村支书木根留的。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