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村故事之:四眼

四眼
文/秦俑
--------------------------------------------

  Q村穷,村里人都想往外奔。可老人们说,是因为村上只有一口井,井少,留不住人。于是就请来打井队,东南西北的各打了一口。也怪,新井刚打好,村里就来了个外地人:姓陈,戴眼镜,大家都唤他“陈四眼”。
  听说四眼是长江边上长大的,家里遭了洪灾,父母妻儿都没了。他水性好,漂了六七天,最后被救了下来。四眼到了Q村,不想再流浪了,便在山里人的帮助下,安了个家。这四眼是个好人,只是喜欢喝上几盅,醉了便吹,吹自己水性好。有人打趣他,四眼你戴着两块玻璃片儿,能在水里游上几天?四眼就急着分辩,年轻时眼睛尖得很,是那回给水泡的。不过,四眼这人不比山里人,一起处久了,有人就暗地里嘀咕:这四眼,鬼精鬼精的!
  Q村添了新井,老井边还是很热闹。这老井的水,甜,怪凉怪凉的,与别处不同。这一天,几个姑娘媳妇照例来挑水,看到井里好像有个什么东西,一闪一闪的,还晃人的眼。几个人议论着,是不是出了什么宝物。这消息像是长了翅膀,引得村里大大小小的都来瞧稀奇。
  村长冬生也到了,他围着井沿转了一圈,说,这井,少说也几百年了,从没断过水,也见不着底儿,这井水也凉得怪,说不准咱Q村还真有个什么宝呢。有人提议说,何不叫四眼到井底看个究竟。旁边的人就起哄:这四眼是水里头泡大的,说不准还真行。冬生考虑到Q村没有会水的,就使人去叫四眼。
  四眼到了,他朝井里看去,那耀眼的光晃得他忙用手遮了眼镜。又看了一会,四眼突然哑然失笑,后来几乎就笑得喘不过气来。冬生给笑懵了,便说,先甭笑,掂量一下,能不能泅到井底?四眼这才止住笑,说,泅井底是容易,可这井里哪有什么宝物,是我不小心掉落了一个酒瓶儿呢。井边的人都屏住气,听四眼解释。四眼从人群中拉出五麻子,问,还记得不,昨晚我在你店里赊了一瓶二锅头。五麻子说,记得。四眼又笑,笑过后接着说,昨晚从五麻子店里一路喝着酒回家,到这井边已醉了八九分,一不小心,那酒瓶失手就掉到了井里,瓶里还剩下小半瓶酒呢。有人在一边说,四眼你又吹了,这酒瓶儿掉井底也不发光啊。四眼不紧不慢地说,这你就不懂了,酒瓶儿自己不会发光,可这太阳光照到酒瓶儿上,它会反光啊。众人便抬头看天上挂着的太阳,这太阳光还真的灼人的眼。于是大伙儿互相嘻笑着,散了。村长冬生叹了口气,说,我就奇怪,咱Q村穷山恶水的,哪里就有宝了。
  第二天,太阳刚刚露脸,有户人家的姑娘照例来井里挑水。幽幽的井里像漂着个人,直唬得她落了魂似的,老半天才丢了桶子去叫人。一圈子人又围到老井边,几个胆大的想法将人弄了上来。这人早断了气,脸也泡得变了样,仔细一辩,却是四眼。村长冬生觉得蹊跷,便着人从邻村借来几部抽水机,一字儿排开了抽水。等水见了底,抽水机仍不停工作,却使绳索吊了两个人下去。上来后,冬生问这两个人,井底可有什么东西?两人说,没,净一个石头底儿。冬生又问,也没见一个酒瓶儿,二锅头的。两人都摇头,也没。倒是后来,在清理四眼的遗物时,有人在四眼坑头发现了一个酒瓶,二锅头的,瓶里还剩下大半瓶酒。
  老井淹了人,自然就没再见人去井里挑水,井里也再没出现什么发光的还晃人眼的东西。有时乡里乡亲的扯谈,无意间提起四眼,总有人会重叹一声,说,Q村从没淹过人,想不到第一个淹死的,会是能泅水的四眼。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回复

最新回复

  • 工程人 (2007-12-08 14:44:27)

    在下工地的日子里,有许许多多的故事,今天第一次登陆这个网站觉的很好,以后我要把我遇到的故事和大家分享!哈哈,是件很高兴的事!我们北方已经回家了,而南方的同行们还在继续战斗,支持你们!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