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賦】原创

【茶賦】

                          作者:陳秀冬   

丙戌之春,四月既望;闲中啸傲,醉里吟哦;自古泛今,茶道興盛;茶道精神、純雅禮和。純爲其本,雅爲其韻,禮爲其德,和爲其道。踏山寻妙药,锄地种香茗。吾弱年居於鄉野,家栽茗茶已成園;每至新茶制得,故常邀朋約友,品茗論古談今;茶性寧靜、如潭秋水、潔淨高雅、除煩去膩、清心明目、提神益思。新香嫩色,淡綠微黃;煎香烹雪,雀舌蟬膏;懸壺高沖、春風拂面、每相品之,欲爲所賦。然俗事卒卒,此志無以就;今適逢返鄉里,見其春色滿園,靈牙吐綠,黛葉點點;頓感舌底生津,提神益思,塵慮皆淨;一時百感,逐以賦之。
山靈五嶽秀,茶稱瑞草魁;中國名茶,花色品目繁多,形色各有千秋;觀音香茗,飲之佳品;而此茗清香異於它者,能還童振拓扶人壽也;群踵而植,鍾厥而生;彌穀披崗,一望皆是;茶抽蓓蕾,酒熟茅柴。承豐壤之滋潤;受甘霖之霄降,吸天地之靈氣;孕日月之精華;從卷綠葉,枝枝相連;木蘭墮落花微似,瑤草臨波色不如。觀音初成、沈重壯結、青蒂綠腹、沫成華浮、狀如蜻首、色澤鮮潤。如有意乎敦本,故微文而妙質。味馥鬱而甜鮮;形捲曲而壯結;湯色黃而清徹;茗香溢,塵煩滌。玉杯生液、金甌泛花。質潤喉而明目;雖玉液而可軼;斯味馥鬱甘醇,則色鮮碧清沏;非精語所能陳之;非良言所能悉之;聞其味而忘作,品其醇而滌煩;實乃茗中之極品也。
文人墨客七大雅,琴棋書畫詩酒茶。酒力能将愁阵破,茶香可使睡魔降。從來名士能評水,自古高僧愛鬥茶。文人嗜茶,不可無或缺也;文人于茶,乃精神之糧耳。古詩雲:一碗喉吻潤,二碗破孤悶。三碗搜枯腸,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發輕汗,平生不平事,盡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靈。七碗吃不得也,唯覺兩腋習習清風生。佛門嗜茶、尚茶之風普及。禪茶一味, 滌淨心靈之凡。焚香引幽步,酌茗開淨筵。有詩曰:江南風致說僧家,石上清香竹裏茶。 法藏名僧知更好,香煙茶暈滿袈裟。陸羽作《茶經》、曹暉作《茶銘》、文正範公對茶悅,東坡煮水功亦深。餘附庸風雅,舞文弄墨把茶賦。


u=693468204,3977556997&gp=3.jpg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回复

最新回复

  • 高速费收员 (2006-11-11 20:31:20)

    多整点白话写的记叙文!
  • 沈河 (2006-12-12 08:59:51)

    挺好的。
  • yzs8019 (2006-12-18 22:51:00)

    CODE:

    觀音香茗,飲之佳品无奈观音高昂,凡夫难近啊
  • gxlin (2007-7-27 08:52:10)

    佩服佩服
    向来喝茶只是“牛饮”,
    惭愧惭愧
  • 丝路驿站 (2007-7-27 12:49:11)

    妙极也,难得好文!!!
  • 丝路驿站 (2007-8-26 11:55:13)

  • 丝路驿站 (2007-8-31 21:24:44)

    读君之茶赋,方知茶竟然有如此妙处,遂想起红楼梦中的妙玉对茶的一番话了.谢谢!


  • no2fseo (2008-6-26 02:52:06)

    雷姆得狠狠的盯了内斯特一眼,要不是碍于王猛这个公主在旁,他都想上前揍内斯特了,这小子,明明知道和公主打牌,那是吃力不讨好的事,还叫他出来,这不是成心找他麻烦吗?

        令雷姆得无奈的是,他本想躲在人群中装作不知道而不出声,可是内斯特一说,在他旁边的众人身形纷纷一退,让他堂而皇之的站在了面前,显得如此醒目。

        王猛看着雷姆得,眯起了眼睛sese你就是雷姆得吧,好,既然你赌技最好,那我就和你赌,哦,对了,不要放水,以我现在的钱袋作标准,你拿出同样多的钱,如果半个时辰内,你的钱比我的多,我可以……嗯,可以带你进皇家秘藏去看一次书,由大家作证!”

    就去色色皇家秘藏对于他们来说,除非他们立下汗马功劳,才能进去,要不然的话,根本想都不用想。可是就算如此,众人还是希望自己能够进皇家秘藏,因为皇家秘藏里收藏着各个职业的大量高级技能书,如果真的能进去了,寻找一本适合自己用的高级技能书看人体艺术那对于实力的提升可是有绝对的好处的。

        现任的侍卫长汉默·阿里达之前仅仅是一个平民,就是因为意外的救了因出外游玩遭到刺杀的法斯国王,得到了包括可以去皇家秘藏看书的奖赏色色进而成为了一个剑圣。

        众人虽然不认为自己有汉默侍卫长的天赋,可是能够提升实力的机会就在眼前,又有谁不想呢?如今王猛开出这个赌约,想着公主不会玩牌,众人当下争相喊道:“公主,我和你赌。”

        原本安静的室内,顿时如赶集般热闹了起来。

        “还真看不起我啊!”王猛看着众人的神情,忆起公主不会玩牌,知道众人是冲着这一点,不过他却并不在意,他进来刚开始的确是有想赚钱的念头,不过看着众人不肯跟自己赌,赚这个钱也没意思,而且钱的问题他可以靠卖首饰解决,自然就想纯粹的过赌sese玩的尽兴,也正因为如此,在听到雷姆得是众人之中赌技最弱的人,才会加点彩头谨防这小子放水,赢钱固然重要,可是过瘾才是根本啊!

        王猛伸手示意众人安静,道:“大家不用争了,既然这个赌约是我先向雷姆得提出来的,自然要问下他愿不愿意赌再说……”
  • 丝路驿站 (2008-6-26 12:35:05)

    百读不厌,经典之作
  • 日照东方 (2008-9-09 21:58:05)

    茶文化,百读不厌,经典之作,欣赏学习,中秋快乐.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