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孤竹到首阳

从孤竹到首阳

在今天的秦皇岛一带,曾经存在过一个古国。这个古国就叫做:孤竹。
很多人知道“孤竹”这个名字是因为这里走出了两位鼎鼎大名的人物:伯夷和叔齐。
饿死不食周粟
《史记》七十二列传的第一篇就是《伯夷列传》。
商朝时,有个方国叫“孤竹”(治所在今卢龙县西)。孤竹君有几个儿子,长子名允,字公信,谥夷,后人称之为伯夷(古人排行常以伯、仲、叔、季为序);三子名致,字公达,谥齐,后人称之为叔齐。孤竹君比较喜欢叔齐,因此言行中常常流露出要传位给叔齐的意思。
后来,孤竹君去世了。叔齐想,长幼有序,王位应该让长兄继承才对。于是,他请哥哥伯夷继承王位。伯夷不肯,他怕弟弟再谦让,干脆逃离了孤竹国。叔齐见哥哥跑开了,不想落下“不义”的名声,也离开了孤竹国。国人没办法,只好拥戴孤竹君的次子为国君。
伯夷、叔齐兄弟俩见国君的事有了着落,就放心了。他们听说周文王很优待老年人,就一起跑到周国,想无忧无虑地度过余生。
可是,他们到周国的时候,文王已经死了,武王发兵,要讨伐昏庸无道的纣王。伯夷、叔齐觉得武王的作法不仁不义,于是跑到武王聚兵会盟的黄河渡口,拦住武王的马劝阻说:“父亲死了,还没有安葬,子女们就争斗起来,这算是孝顺吗?作为臣子,却来攻杀自己的君主,这算是仁义么?”
武王的侍卫们很生气,要杀掉他们。姜太公说他们是仁义的人,于是放过了兄弟俩。
后来,武王灭了纣王,建立了周朝。伯夷、叔齐认为当周朝的臣民是一种耻辱,发誓不吃周朝的粮食。他们隐居到首阳山(今山西永济县南)中,靠采食一种叫“薇”的野菜度日。在他们饿的快死的时候,有人问兄弟俩:“你们不吃周朝的粮食,却又隐居在周朝的山上,吃周朝的野菜,这不是很可笑吗?”伯夷、叔齐无言以对,就饿死在首阳山上。
伯夷、叔齐是历史上很有气节的两个人。“宁死不食周粟”是他们精神的写照。但他们又有些迂腐,象毛泽东说的那样,颇有些“民主个人主义”。
这里不谈他们的价值观,单从这个故事中就可以看出当时交通的概貌来。
踏上去周国的路
当时周的统治中心在今陕西歧山,孤竹国在今冀东辽西,两地相距约1500公里。周文王善待老人的事迹能够传到孤竹,说明当时两地已经有了信息交流。而伯夷、叔齐能够到达周国,更加证明两地的陆路通道已经打开。但是伯夷、叔齐是在听到文王善待老人的消息后才去的周国,当他们到达周国时文王已死,武王已继位多年,说明两地虽然已经有了道路相连,但是交通还很不便。
那么,伯夷、叔齐是走的哪条路线到的周国呢?
史书记载语焉不详,缺乏具体的文献记述,只能推测一二。
周国偏居西部,又称西歧。伯夷、叔齐地处东方,自然是向西而行。考古研究发现,商代,燕亳(今北京境内)至孤竹已经有了一条车马大道。因为当时商王朝和孤竹的近邻方国“土方”(今河北承德、辽宁朝阳一带)战争频繁,为了调动兵马之用,拓宽路面、夯实路基,从技术角度和军事角度来看,都是可行的。
这条路线大致相当于今天的102国道。
伯夷、叔齐走的大概就是这条路线。
因为战争的频繁,车马大道不可能一番太平。加上雨雪恶劣天气,路面泥泞,二人出身贵族,体力所限,走走停停,需要很长时间,应该是可信的。
到达燕亳后,他们又向哪里走呢?
距今约3800年,商迁都于殷(今河南安阳)。《竹书纪年》载:“殷王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绵臣杀而放之。是故殷主甲微假师于河伯,以伐有易,灭之,遂杀其君绵臣。”
有易,在今易县,距离北京30余公里。考古分析,商朝时候殷和有易之间已经有了陆路联系,战争需要调动大批兵马,因此可以推断出这条路也是一条车马大道,而且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这条路现在仍然是一条交通干线,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它就是京深公路——国道107线。
在踏上这条路之后,伯夷、叔齐又将去哪里呢?
几条可能的路线
年代的久远,史料的缺乏,使我们只能推测。
要去周国,必须要越过太行山。
从现有史料及考古研究发现,当时的道路主要分布在太行山两侧,横跨太行山的道路几乎没有。
这一方面是地理条件所限,另一方面也受社会经济发展程度所制约。在伯夷、叔齐死后几百年,地处山西的晋国为了富国强民,相继开辟了三条跨越太行山的道路,加强了和中原地区的交往。这是后话。当时人们的交往不如后世广泛,因此缺乏,同时也没有太大必要修筑跨越太行山的道路也可能是实情。
汉民族是农业文明,也是平原文明。山,始终制约着汉民族的发展。
这个时候,伯夷、叔齐选择走上路入晋转陕,不大可能。如果一定要躲避战乱,非走山路不可,他们很可能走后来被《吕氏春秋》誉为“天下九塞”之一的井陉口过山。这是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跨越太行山的必经之地。
伯夷、叔齐是贵族,他们可能害怕山路的惊险,可能会选择沿着殷至有易的道路继续走下去。
    这条路走到头儿,就是当时商朝的都城,也是当时的交通枢纽、政治中心——殷。
到了这里,再向南而行,就是黄河。
黄河是中国的母亲河,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因此,傍着黄河西入周国,是有极大的可能。伯夷、叔齐最终的归宿——首阳山也靠近黄河,更加大了这种可能。
这条路,伯夷、叔齐走了不知多少年。
  但是他们终于到了周国,也见到了周国的国君,尽管已不是他们心目中的文王。
从历史走到今天
每一条公路,都有其历史沿革。作为公路主干线的国道更是如此。如果我们深入研究,可以发现每一条国道都有许许多多动人的故事。
  也许,伯夷、叔齐走的是其他的路线,他们当年走的道路现在已经湮没在荒草之中了。
  但是,现在的国道能够历经几千年的风雨而大致走向未变,不能不说走这条路线的可能性最大。
  道路,是一个文明发展必不可少的条件。
  有了道路,人的活动范围才能不断扩大,世界才会越来越小。
  如果我们仔细研究,会发现交通制约着一个城市的地位。历史上很多城市的衰落,无不和其失去交通枢纽地位有关。
  也许,伯夷和叔齐的故事会告诉我们更多。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回复

最新回复

  • 再回首 (2006-8-14 13:43:17)

    沈河的东东真多呵!
  • 高速费收员 (2006-9-01 10:59:17)

    孤竹
    秦皇岛附近?
    没听过,
    惭愧啊!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