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杂谈:画圆

文/蔡万破
达芬奇画鸡蛋,我却画圆。他成了画家。我不是他,自然只能在生活的小圈子里兜兜转转。
送孩子去学校,原路返回,途经宝射河,车子犹豫了一下,过绿灯时有片刻停顿。见风吹落叶,悠然飘过车头,心中纠结,跳荡,划过一道弧光。虽冬日午后,阳光晴好,桥下的公园,花木温暖,跑道安静,微风如少年,入帘的杨柳,素指轻摆。
自问有多久未曾踏足这一片天地?
自孩子高中入学以来,生活节奏明显加快,我的慢生活一去不复返。一天四趟,八个单面,留足时间,准点接送,耽误不得。
就这样,我的散步地点,由宝射河公园转移到新宝中体育馆一带。入夏后,怕热,有一段时间,来去匆匆。偶尔晚风习习,临时起意,拉着妻子沿新筑的公路,走成一个长方形。一圈过来,看手机,正好45分钟,孩子一节课的时间。
我们走得慢,算是徐徐而行。她戴耳机听音乐,我转动眼球,东顾西盼,漫不经心,把远近的景致尽收眼底。
四周尽沃野良田,唯独少人家,偶有土丘,浮出稻田,那是村庄拆迁留下的遗址。几棵高树,浓荫匝地,数蝉鸣叫,显然未受废墟的影响。可这一切落入我眼里,更见凄惶,不觉念起老家拆迁,父亲故去,独存老母,家园沦落,陪伴了四十载的人事面目全非。
哪还有什么家园?只是开发商在老宅的西边堆砌七八幢四层小楼而已。让老母赖以寄身,我周末有个去处,聊慰乡思之情。实在没事可做,就去父亲的坟地转转,坚硬的水泥,寸草不生,我也只能俯身捡去墓碑前的纸屑和散落的枯叶。
有了新欢,未忘旧情。从夏走到秋,看着草木从繁荣走向鼎盛,再转入衰凋。一场雨,几阵风,枯草上犹见霜白,叶落尽,冬不请自来。温度转入零下,路面偶见薄冰。这才想起,宝射河畔的梅花该打朵了吧。
近两三年,我与宝射河结下了不解之缘。春也见,秋也见,日日思君忙见君,朝朝暮暮东流水。
公园依河而建,积聚了灵气,四季风光无限。半亩方塘,红莲初绽,一湾湖水,浅而不露,栈道九曲,水鸟翔集,银杏变色,稚儿撒欢。我每经过,总感心旷神怡,回家必食欲大开,多添一碗饭。
河畔没有腊梅,只有红梅装点。树形修直,枝桠旁逸,亭亭玉立。红梅从怀孕到吐萼,继而怒放,招来雪,整个过程,于雪而言,于梅而言,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
哪有梅雪不相见的!
一季即是一生,花开一城,倾情相恋,梅飞雪舞,心之献祭,纵来年再遇,已非吾身。
我高高兴兴喝了喜酒,吃了喜糖。有幸见证天地之结合!
宝射河的梅花,每一株我都记录在案。案呢,就是我的大脑。我曾一棵一棵的走过来,一棵一棵的仔细察看过。手指抚过,鼻子嗅过,手机一张一张存下它们的身影。有正照,侧影,回首,含羞,呆望,蓦然一笑的,醉卧的,千姿百态,不一而足。
而那些因我而起,照得不上像不美观的,不怕麻烦,重新选取角度,对着初露的霞光,或霏霏细雨,咔嚓一声,印下娇姿。
入心入肺的梅花呵,与宝射河相偎相依!
还有一处地方,亦无法忘怀。即八宝亭,也是街心公园,宝应标志建筑之一。
那是孩子上初一,老宝中的位置。我每天一人一骑,后座位上带着孩子,接送恰好与单位顺路,离家稍远,基本能接受。好在小城袖珍,即便扩展,与一二三线城市相比,格局还是偏小,但方便了市民。这一点,我是赞同的,小有小的好处,就像一池水,一眼看到底,心里踏实。到处碰到熟人,走了一圈,还在家门口。
你看,这样的地方哪找,想迷路都不可能呀!
这个公园好!花木向阳,稠密,集中。有一湖如镜,花开时节,你不看花,低头看湖,花自看你,令人赏心悦目,心生涟漪。到了夜晚,灯光幽静、柔和,沉浸其中,数墙之隔,摒去市声。有香味偷袭,你茫茫然不知何物,恍若隔世,如入桃花源,忘记今夕何夕!
车辆总归过了绿灯,后面有车鸣笛。遐想可以,真要停车,于心不忍,毕竟谋生不易,形势逼人,要对得起那一份薪水。此生不能大富大贵,想必温饱不虞,求个心安理得。
都说父母过的是孩子的日子,此话一点不假!自有了孩子以来,我就以房子为轴心,以孩子为圆点,画一个又一个圆。孩子在圆内,妻子在圆内,我在圆内,圆圆相扣。可我忘记了还有一个圆,一个更大的圆,不显山不露水。以故乡为轴心,以我为圆点,母亲站在圆内,我在圆内,姐姐在圆内。唯独父亲迷路,走失在圆外。总要我们在梦里把他找回来。
哎,有得必有失。得也坦然,失也坦然,这要境界,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这世界,有花可看可赏,有人可念可见,有家可去可回,有墓可扫可泣,窗下有几叶芭蕉,床头躺着诗集,让我适时纵情,白驹过隙,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随缘而已!
这是岁末杂谈,非年终总结,明年继续画圆。
真是“两圆之间有交集,十指相扣情相依”。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