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万破诗两首

壁钟的追思

加洲发现壁钟坏了
他不知道坏掉的时间
会被我逐出生活之外
我曾试图挽救,换上电池
不再摆动,它彻底死亡

丧失报时作用的钟
尽管还挂在墙壁,装模作样
但它已是一桢遗照
不会再有幻想,从它里面跑出来
这次不同以往,时间本体被灼伤
我凭吊的,是时间犯下的错


梅雨

屋子潮湿,水珠沁出地表
午睡醒来,梦湿漉漉的

想起一个好听的名字:梅雨
梅子的梅,雨打梨花的雨

匆匆一别,人到中年
乡村的你,草木性格依旧未变

梅雨,梅雨,有人隔空轻呼
往事打开,有暗恋的味道汹涌

写于2018年7月10日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