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流

文/万破
 
从我体内飞出去的,肯定不是全部思绪
也不会是灵魂派出的小分队
整个下午时分,我都坐在漂窗上面
蜷曲叶脉,或伸展手臂
打开的书,往往看不到两行
尾随的文字就像,童年捉迷藏
一轰而散,跑到楼下的青草地
也可能隐匿于繁密的枝叶中
更有甚者,翻开土壤
把自己伪装成种子,一动不动
小燕子回到四月,从一片风
滑入另一片风,向五月的屋檐发起冲锋
做着经年不变的游戏
乐此不疲,那几枝蔷薇交织的拱门
肯定被蚂蚁和许多小虫子发现了
它们奔走相告,策划一场雨水前的
大型露天集体婚礼
这个消息和过程多么漫长,又多么短暂
多么振奋,又多么让人流连
我身体的某些器官,恰逢其会,参与了
春天看似四零八落,流水是流水
落花是落花,但穿插于其中的
类似于自由和生命的气息
一刻都没有停止,春天带领我
穿过下午,直至黄昏的影子
漫过我的脚踝,向上蔓延,极其小心翼翼的
缓慢而饶有兴致地
经过腿,腰肢,胸部,到达头颅,眼睛
最后浸润发梢,再审视一遍,至此
我被光阴俘虏,还是彻底暗恋上春天
窗外的团团黑影,与我对峙
而远处近处已没有区分,融为一体
天空等着第一粒星辰的守护,我执拗地
不肯挪下漂窗,关闭玻璃
我总感觉到,对面那棵柳树的梦境里
有我想要的翅膀和绿意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