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像母亲,轻轻扯着我的耳朵

文/万破

我停下手中的活
专心听一只鸟叫
听一群鸟叫
楼下的那一树梅花
也不甘示弱
先是一朵梅叫
接着一树的梅花
都加入了喊叫的队列
 
这个宁静的中午
还有谁像我一样
听到了窗外的鸣叫
叫得空气中
有串联的迹象
 
那不光是一只鸟叫
也不光是一树梅花
集体在叫
在它们的带动下
天空,大地,河流
也隐隐兴奋起来
我听见它们清理喉咙
准备发起
第一轮冲锋
 
我突然嗓子发痒
像有一股气流在酝酿
在横冲直撞
随时随地要冲出来
认祖归宗
 
春天来了
小鸟和梅花先知先觉
我比石头愚钝
它要我把存储在
胸腔中的孤独和寂寞
给亮出来
嘶叫出来
然后在阳光下撕碎
 
春天的嘴巴
一开一合
此刻的南方凤凰苑
如果无人听见
那就是叫给我一个人听的
我的母亲在叫我了
坡(破)——拖着长长的乡音

    后记:这个正午,我没有午休,盘腿坐在阳台上,眼睛盯着远处的天空,有一小块云朵,想走又不想走,正在犹豫。突然一声鸟鸣,接着又一声鸟鸣,清脆的声音,穿透玻璃,撞入我的怀中。
    我收回远方的视线,急切想找出声音的源头。目光在楼下的空地上四处徜徉搜寻。春天在路上,此刻草木稀疏,一棵远望着另一棵,一个冬天,彼此原先情份仍在,因不常联络,关系倒生疏了。在我愣神的当儿,窗外意犹未尽,鸟语大作,婉转悦耳。我忽然发现靠近马路的那两棵梅花,一棵红梅,一棵白梅,枝头抖动个不停,好像受感染,所有的花朵也叫喊起来。
它们在叫什么?我想找出答案。当我沉浸于这美妙的乐章,呼之欲出,春天来了!我像刚睡醒,这才发现,枝头的芽,冒出了一点新绿,空气中似乎也滚动着春讯。我的嗓子也痒痒起来,仿佛属于我的春天,也跟随着一块来了。想到这,我有些激动,欣欣然,顿生勇气,要跟中年叫板——。
春天在叫我哩,像母亲,轻轻扯着我的耳朵,坡(破)——空气中荡漾起好听的声音!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