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如歌

文/万破

     生命分成数段,一段一个乐章,汇在一起,便是一曲完整的交响。
     《三国演义》七十八回,有这么几句:仰观那树,亭亭如华盖,直侵云汉,并无曲节。
     每读之,我总把目光由书中抬起,投向窗外的树木。那些郁郁葱葱的争先恐后的绿意呀,象征着生命,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热忱的光芒,朝气蓬勃而生生不息。
     因此,接下来的这段日子,总让我感动,感动于造物的细心与温柔,感动于,在我的生命历程中,一路走来点点滴滴来自心灵上的碰撞和陪伴。
     年轻时,沉不下心来,热闹、扎堆的事物素为我所喜,而那些常年腻在身边司空见惯,一动不动的东西,我以为本来如此,不悲不喜,坦然接收或干脆视若无睹,任之自生自灭,我只在我喜爱的事物中蹦跶流连。
     这么说来,就留下了伏笔,人生被切割为上下半场。
     上半场唱戏,咿咿呀呀,整个一幕舞台剧,有我趋之若鹜的灯火,人影,道具,唱腔,三千繁华。我犹如孙猴子,跳进民间的大作坊,喜不自胜,沐浴着凡事新鲜和人潮的温暖。
     植物,动物,想象之物,丰富和填充着我的身体。其实这个时候的身体,已初步有了肉体与精神之分。少年朝食,午休不论,晨昏达旦,与天地交流。
     一座小树木,一堆木叶,燃起篝火,火光中,红红的脸,脏兮兮的,掩饰不住快要滴落的笑意。一片坡地,一条兀自流淌不息的小河,轻薄的石片抑或瓦片,贴着水面,像蜻蜓一样点水,欢快地窜向远方。
     时光有脚,带着我们走。踏入下半场,中年的门敞开。
     欢迎,不欢迎,都要进来。有了一个自己的家,也能与世界对上话了,有了社交话语权。开始饮酒,花下眠;开始用钱,用权,用花花肠子,经营自以为庞大,永不会坍塌的王国。
     于我,仅仅起一个念头的瞬间。便明白,那是别人的广厦,与自己无关。
     终于静下心来,与文字对话,从古人的智慧中,体味百态人生。一个个大我,小我,在历史的浪花中,沉沉浮浮。我有一种感觉,在时空的长廊里穿越,从古至今,一轮轮朝代兴起,衰亡,江山更替如马灯旋转。沧海一会儿,桑田一会儿,像在看一部部老电影,不清场。
     诗歌是缘,因诗结缘。认识一帮朋友,经常以文字的名义相聚。似乎为我打开了一扇天窗,得以眺望星空的风景。近的,小聚怡情。江湖遥远,又近在咫尺,诗歌是有温度的刀剑,里面藏锋。
     凡事皆有因,凡物皆有心。已不满足触摸事物的表面,转而一次次以弧度的方式抵达内心,抽丝剥茧,化作无声的问询。感觉自己从一道晕菜,慢慢蜕变为入秋的丝瓜,吊着好看,内在清凉,能解暑,深谙世事的病根,甚至生命的滋味。
     活在当下。理由:过去未来,万事虚幻,不在你掌控之中的,当不得真。
过去的将来,将来的过去,此刻,唯有此刻,确保无虞。
     将光阴放大了看,此刻是中年,活在中年,也就是活在当下。捅破这一层窗户纸,让我无比兴奋。我涌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我活在春天,眼前的那些漫野未化掉的冰雪呀,它们眨着亮晶晶的眸子,看着春天怎样降临人间,怎样在人间掀起万物萌芽的恋爱的风暴!
     诗人海桑写道:当我们回首身后,有如此多的春天像孩子,在排除降临这个世界,我,将宁静而安详,对世界说:我回去了。对母亲说:我回来了。
     海桑已懂得生命,深深热爱着这个繁衍无数生命的世界,爱着每一个细微的生命个体。我也像诗人一样,热爱这方母体,所以愿意以己之心,度世界之心,度自然之心,度时光之心,度爱我疼我之心。
     生命也是茅盾的综合体,之单纯,之繁琐,之有情无情,之千变万化,有若一树繁叶,叶子的阴阳面,丝络相交,盘根错节。所以有人说性格决定命运,命运也即你人生的走向。我性如蜗牛,爬向故乡的原风景。
     面对魔术般和金子般,一去不复返的生命,我的应对之策是,放缓脚步。好比行车,即便发生事故,因其速度慢,也在可承受之列。再说慢有一个天大的好处,容你在不急不躁中,看清事物发展的动向,将隐患的苗头掐死在萌芽状态中。
     呵,说我虚掷华年!我想我是一棵树,红了,熟了,又寂寞地落了,烂了,化作春泥,护持我心中的花朵。人生旅途,一路走来,坎坎坷坷,谁的心中没有一片山水,一两朵心动的花呢!我把她们叫做红颜知己。
     生命如歌!我只是一枚小小的音符,被岁月的手掌优雅的弹奏,被你的目光温柔的熨帖!
     此生无悔,怀抱这些山水,锦上暮年!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