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国公路》谈“恋爱”

  四月,五版主在社区贴出的《“我与中国公路”征文启事》告诉我,杂志即将迎来她十岁的生日。十岁,在一个人的生命中或许算得长久,但在历史的长河里,恐怕连小浪花一朵都不是。都快奔三张的人了,感受最深的是创业的艰辛。《中国公路》就在不知不觉走过了十年,从创刊时的一个月才薄薄的一册,到如今半个月就厚厚的一大叠,成长的苦和乐、悲与喜,恐怕只有当初那群挤在一块塞信封的人最能体会。[/COLOR]



  与杂志结缘,都怪那难兄“抢”了我的岗位,害我“落难”于写稿为“生”,才拼命地追随她,直到她“爱”上我。尤其是在中国公路网站开通后,与她有了快捷的即时“热线联系”,更是一日不见,便六神无主,惶恐不安,整日害怕找不着组织。

  她在我眼里,最初是那么骄傲,那么清高,让人是那么难以接近。记得1998年那回,从未在报刊上发表过一个字的我,接手宣传工作后,经高人点化,不时亮相于大报小报,异军突起。当年便在业内认为较难上稿的一家报刊发表数篇文章。可面对她,使尽浑身招数,十八般武艺齐齐上阵,她依然无动于衷。一年下来,只是可怜巴巴地在新闻传真栏目里,亮了个小小的“豆腐块”。算是给了我一个安慰。

  恋爱中的男人,对越难追到手的女人,虽然屡战屡败,却是越战越勇。当我浮躁的心,从纯粹为完成任务展开的数量攻势,开始静心地分析她的喜好时,我却发现她是一个平实且富有内涵的“女人”,看似平淡却举重若轻,有如虚怀若谷的矜持。要征服她,大学里的“恋爱大师”告诉我,唯一的办法就是从气质上压过她,从内涵上胜过她,用心灵去接触,让她的目光与你平视,彼此才能一起坐下来面对面地交谈。1999年,我接手采访一名年青的养路队长时,在他身上发现许多年青养路工所不具备的时代特征,经过长达数月的接触后,《曾祥明的新概念》脱稿而出,不久便与杂志有了第一次面对面的长谈。或许是因为有了第一次的交汇,在随后的两年里,彼此有了更深的了解,“恋爱”也开始慢慢升温。文章《一条路到底要养多少人》经编辑润色后,获当年杂志年度新闻二等奖。如果说最初的小小“豆腐块”仅是她的“恩赐”,那么当年的获奖,就是我们的第一次“亲吻”。

  与大多恋人不同的是,《中国公路》是位“大众情人”,不仅仅属于我,而且属于所有她爱和爱她的人。虽然如此,我们依然在岁月流转中开始了彼此间的“亲密接触”。2002年3月,当我登陆中国公路网站时,惊喜地发现她那秘不示人的“温馨茶屋”向我敞开,让我有机会“闯进”她的私人空间,和她尽心畅谈。当即我打电话告诉鄱阳湖,我们有了自己的网络家园了。随即,又跑到在那混了两年的BBS把沈河叫来,让大家共享这一快乐。可我的一片好心,就是不得好报。某日大刚问起“大家是怎么来到中路网的?”,沈河竟然回道,“有人拉我入伙的。我怕是黑社会,考察了好长时间”。这斯,害知道是我拉他来的人,都说俺是“黑社会”。呵呵,话虽这么说,但我们在社区“炮轰”司令部的那些勾当,确实与黑社会无异。有些当面不敢说的话,背地里化个儿名,一一数落她的不是,几乎到了一无是处的境地。特别是杂志封面广告的事,害得lwj不得不“检讨”说,“封面广告本来要取消,因为明年的合同都已经签订,所以,大家还要忍耐一年”。再说“网络文学大赛”评奖的事,版主李瘦石感慨“朋友的问题令俺无言以对! ”,lwj笑对“看来中路社区也要实行‘问责制’了!”,未料瘦石回道“看来《中国公路》杂志不需要实行‘问责制’了!”哈哈,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对网站的爱恋,已经与对杂志的爱恋俨然一体了。

  热恋中的爱人,都非常乐意为对方改变些什么,使彼此的爱恋更加幸福美满。与《中国公路》的爱恋,如果说在“闯入”她的网络空间之前,是杂志改变了我。那么,“温馨茶屋”的开放,却是我们在慢慢改变她,继而相互之间改变。如最初网络与杂志的结合,享受惯了免费套餐的“恋人”们,痛斥她有此意无诚心,电子版虽然滞后却要收费阅读。随后,又有人提出,杂志应该多采用些社区里鲜活的稿件,诸此等等,她都在慢慢地接受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秋浦的故事在网络传开了,杂志毅然大篇幅地进行了刊载,再度引起平面读者的高度关注,秋浦个人跃入当年中国公路十大影响人物,从而实现了一次网络与杂志的成功结合。事实上,网络上的爱恋,为她注入了无限的生机和活力,焕发出的魅力,早已成为“恋人”们难舍难分的网络家园。正如网友所言,天天象跑龙套的过客一样,不想来看看,心又不死;来看看吧,心里总有点说不出的感觉来。

  十年了,正如lwj在接受网友直播采访时所说。她,从一本《中国公路》,到几本期刊和网络、影视中心的集群。《中国公路》一直在坚定地探索着自己的路,实践着传媒集团的发展思路。今天的《中国公路》还是弱小的,但她的生命力却是顽强的。今天的《中国公路》是朝气蓬勃的,明天的《中国公路》将是前程远大的。

  十年了,没有谁像《中国公路》这样,把自己的命运与公路及公路人的命运联系得这么紧密。因为我们深深地懂得,没有路,便没有我们自己。写公路的艰难曲折,写路工的悲欢离合。用我们的心血和泪水,用我们的激情和执著。《中国公路》要为公路发展留下史诗和经典。

  十年了,她一直在爱恋中成长。完善的通联网络像一根根敏锐的神经,使《中国公路》把触角伸向四面八方。今天的《中国公路》已经远远超出了中国的概念。借公路发展的春风,《中国公路》像一棵小苗,扎根在公路线上。从白雪皑皑的高原,到渔舟唱晚的南国,到处都飘荡着我们欢乐的歌声。


  
呵呵,末三段抄来lwj的感慨^-^,他说得太好了,如果真是个美女子,绣球非他莫属。[/COLOR]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回复

最新回复

  • 寂静竹林 (2007-6-09 23:39:08)

    几年前因为父亲的原因,经常阅读《中国公路》,有几个栏目还记忆犹新,让人感动得久久不能平息,近来特意找来几本看……已经没有那么吸引人的地方啦,广告占五分之二!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