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转过身来

文/万破

不可能一开始就隐匿一个世界
不可能虫鸣一下子就轻易打开

刮锅声响起,母亲蹲在桑树下
枝头的喜鹊,蹦来蹦去,晚霞涨红了脸
夏不着寸缕,小声说:借过

不可能秧田一直干涸,不可能
那头老水牛哞哞的叫唤,让饥饿洒满田野

水车滚动,父亲深夜起来打缺口
新鲜的豆饼,流向牛犊的胃,风摔打门板
狂殴干草,发出莫名的啸叫

不可能苔藓停滞不走,不可能蜘蛛
永远织网,没有鱼死网破的时候

山羊衰老,不再啃青,矮墙与土坡
成为它无法逾越的坎,遮蔽的风景
抵挡不住咳嗽与打盹的侵袭

不可能运动不止,不可能田埂
一溜边的大豆不暴露黄金的成色

静止来临,露天电影散场,人仰马翻
到了道别的路口,松涛阵阵,安息的绿
大地欢迎游子回家

不可能汲水声消失,不可能麦子倒伏
不走进我们的心灵,怀念潺潺有流水声

乡村引领万物:麻雀、苇草、野菊、竹丛
蚂蚁,雪花,细雨,燃烧的火把,桂枝……
唢呐起伏低沉,土包隆起——

多么安静,有趣,一个甜美而斑斓的世界
就这样在我的面前,缓缓地打开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