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运河西

文/蔡万破
 

家是另一类植物
蔷薇科,略高于地面生长
每添一片叶子
运河自会跋涉
化整为零,通过土壤
对根系发号司令
无论我流落何方
它总能凭借基因
毫不费力,把我
从异域,从人群
从工地的暮色中捻出来
像从米中捻出米虫
像从风中捻出流动
 

家在运河西
时常出现在运河东
白水滔滔,允许我
借助身外之物
征服它内心的骄傲
回忆那么瘦
孤单和它一样辽阔
三十年,穿过河床
我像运河一样
开枝散叶,拥有
更多的支流
现在我的身体里
就有一条细流
似断非断,欲语还羞
 

苇丛集结待命
浪花漫漶屋檐
我想起我是你的一条
嫡系支流
——我的父亲
你挑过运河,曾拓展,加深
它的版图与颜色
那是我心的河湾
两条运河交汇,冲刷
形成的平原,惠及多年
而今,我也勉强跻身
运河级的人物
始懂得付出与坚守
伟大与艰辛
背面的点点点滴滴
 

落日沉潜,我无故相信
河底有深渊
活着另一个楼兰古国
古钱币如绿叶
通过水与光合作用交易
光线正好,柔柔地折射
缓慢进入
让你误以为前生后世
走丢的时间,都聚集在这里
像运河拐一个湾
就卸掉一些旧物
流水压低声音,呻吟着喘息
你第一次意识到
你正在溃决,与大堤高度无关
 

城市治理雾霾风沙
从农村调来绿肥红瘦
运河懂得治国方略
又一场农村包围城市的杰作
窗外花香鸟语,运河
如盛唐女子,盈盈一水间
千娇百媚生,我家住在运河边上
坐在院子里,听水的吟唱
汽笛声,像梦中人
令你遇见朝霞,口舌生津
活着真好,有对岸可以念想
渡河,只是一个过程
未必抵达
行走在水面之上,草木荡漾
灵魂飞翔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