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专稿】不承担民事责任的自愿补偿引发争议

  道路交通事故引发公路部门赔偿诉讼案件屡见不鲜,且相当比例案例以公路管理部门的败诉告终。但在江西省吉安市公路局新干分局,一起历时近两年的道路交通事故诉讼赔偿案件,经历一审判决由公路部门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后,二审以调解不承担民事责任自愿补偿的形式划上了句号。自愿补偿的终结,是否意味着当事人的妥协?是否会对类似的民事诉讼案件产生不良好的影响?在当地公路管理部门引发了争议。

[B]案件件回放[/B]

  2001年10月25日晚8时,徐某乘坐其丈夫罗某驾驶的二轮摩托车从新干县城前往神政桥,行至瓦桥地段时,与皮某驾驶的大货车相会时,强烈的货车灯光致使罗某在行驶过程中撞到路面上的石头后,又与货车相撞,罗某当场死亡,徐某重伤,并当晚送入医院急救。

  2001年11月13日,新干县交警大队对此次事故作出责任认定:当事人罗某夜间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行驶会车时,没有注意前方公路路面情况,应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当事人皮某夜间驾驶大货车上公路会车时,在路灯照明不良情况下,没有及时将远光灯变为近光灯,妨碍他人行驶,应负事故的交要责任。当事人徐某不负事故责任。

  2002年5月14日,当事人徐某及其家人对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数额与皮某未能达成一致,向法院提起诉讼。同时,以未尽管理之责将吉安市公路局新干分局(原新干公路段)推上法庭。

[B]一审判决公路局赔偿[/B]

  2002年7月11日,新干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在经过法庭调查、法庭辩论,主持调解无效后,2003年4月27日,新干县人民法院对此安进行了宣判。判决书称:本院认为,交警部门对造成罗某死亡、徐某重伤的交通事故进行了实地调查取证,并依其职责作出了事故责任认定,证据确凿,事实清楚。但是公路上堆放的一块大石头碰倒罗某驾驶的二轮摩托车是引发交通事故的客观原因之一;而作为对该公路承担养护、管理职责的新干公路段未能及时清理路障、确保交通畅通,对引起交通事故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同时,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三十条、四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第三十五条、三十六条、三十七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之规定,判决新干公路段赔偿各种款项计15503.56元。

[B]公路局不服上诉[/B]

  2003年11月27日,已更名为吉安市公路局新干分局的原新干公路段收到判决书当即表示上诉。同年12月5日,新干分局向吉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民事上诉状,恳请上级法院依法撤消原判,并改判上诉人不承担民事责任。

  针对新干人民法院的判决,新干分局在上诉状中首先称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一是原审判决适用的《公路法》第30条与本案根本扯不上任何关系。[/COLOR]该条文的内容是“公路建设项目的设计和施工应当符合依法保护环境、保护文物古迹和防止水土流失的要求。公路规划中贯彻国防要求的公路建设项目,应当严格按照规划进行建设,以保证国防交通的需要。”二是《公路法》第43条不适用本案。[/COLOR]该法条规定的是“各级地方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加强对公路的保护。交通主管部门应当认真履行职责,依法做好公路保护工作,从而保障公路的完好、安全和畅通。”据该法条规定的精神,上诉人作为公路养护部门的职责是采取措施保护公路,使公路完好、安全和畅通。而本案中的交通事故是由当事人双方违章后一方当事人与公路上的路障相碰所致,并非公路的不完好而致辞公路不完全、不畅通造成。

  同时,新干分局在上诉书中称原审判决认定“作为对公路承担养护、管理职责的被告新干公路段未能及时清理路障,确保交通畅通”不符事实。该局认为,首先“清障”不是上诉人的职责。[/COLOR]根据国务院[1986]94号《国务院关于改革道路交通管理体制的通知》第2条第1款规定,“清障”不是交通主管部门及其下属单位的职责。其次是“及时”不等于“随时”。[/COLOR]《公路养护技术规范》(JTJ073—96)第3.1.4条规定“各种路面应定期清扫,及时清除杂物,以保持路面和环境的清洁。”该条款是对公路日常养护工作的总体要求,根据交通部的有关解释,其具体含义是:公路养护单位要对公路进行定期清扫,定期清扫时的作业标准是清除杂物,做到路面清洁。但该条款中的“及时”并不等于“随时”,《公路养护技术规范》没有也不可能要求公路养护单位对路面进行不间断地清扫。因此,在上诉人已按要求做到了定期清扫的情况下,不能认定为“疏于养护”。故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未能及时清理路障”与事实不符,与法律规定的精神相悖。再者,公路畅通与交通畅通不同。[/COLOR]保护公路,使其完好、安全、畅通是交通主管部门及其养护部门的职责。保持本案所指公路路面的完好、安全、畅通是上诉人义不容辞的职责。然而公路畅通与交通畅通却有着本质的区别。交通畅通是指在公路完好、安全、畅通的情况下,公路路面没有影响通行障碍物。维护交通畅通并非上诉人的职责,而是公安机关的职责。《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第1条规定:“为了加强道路交通管理,维护交通秩序,保障交通安全和畅通……,制定本条例。”第8条又规定:“本条例由各级公路机关负责实施。”第67条规定:“不准在道路上打场、晒粮、放牧、堆肥和倾倒废物。”《江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的办法》第38条规定:“道路及其设施必须条例公路工程规定的技术标准。如有损坏、影响交通安全时,道路养护部门应尽快修复,一时难以修复的,要采取应急措施并设立标记,保障安全畅通。”第62条规定:“在道路上违章堆放物资或者违章建筑的,公安机关可责令搬开、拆除,违章者拒不执行的,公安机关可代为搬开、拆除(费用由违章者负责)。”可见,本案中的“石头”属影响交通畅通的“堆放物资”,归公安机关管辖。

[B]二审和解:从赔偿到自愿补偿[/B]

  2004年2月25日,吉安市人民法院民一庭对此案进行了审理。新干分局向法庭出示了交通肇事发生月的养护日志,证据表明已尽清扫职责。但出于对徐某及其家人的同情,新干分局在经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后,接受了法庭调解,当事人双方自愿达成协议。即新干分局不承担本案的民事责任,自愿补偿徐某及其家人11770元,徐某及其家人应返还新干分局二审案件受理费2800元。

[B]评析:不承担民事责任的自愿补偿[/B]

  针对二审法庭调解中双方自愿达成的公路管理部门不承担本案民事责任,新干分局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公路部门已经按照行业规范要求尽到了自己清扫公路的职责,属无过错方,按照过错原则,无过错就是无责,赔偿必须有过错。而且,此案与1999年4月6日发生在天津蓟县的一起因公路遗洒物导致交通事故的民事诉讼案件相似,当地法院采信交通部关于《公路养护技术规范》相关内容的解释,判定蓟县交通局无责任。

  针对这位负责人的说法,有关法律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某一法院的判决并不是另一法院判决的依据,我国属大陆法系,并不是采信判例法的国家。

  那么,调解书中公路管理部门不承担民事责任,是否意味着对一审承担民事责任的否定呢?专家指出,调解书末尾写明的“本调解书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书具有同等效力”已经非常清楚地回答了这一问题。但民事调解主要体现当事人双方的意志,是在自愿原则下进行的一种让谅性调解。调解内容必须不违反政策、法律规定。显而易见,调解书中双方自愿达成公路管理部门不承担民事责任的协议,符合法律精神和法律规定,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书具有同等效力。虽然如此,专家仍然指出,如果二审不能和解而由法院作出判决的话,结果未必一致。因为判决制度主要体现合议庭的意见。合议制度是人民法院审判民事案件审判组织的基本制度,合义庭的观点直接决定判决结果。

  另一法律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虽然本案在二审调解成功,并明确公路部门不承担民事责任,意味着公路部门不应该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但该案之所以能调解成功,并明确不承担责任,在一定程度上缘于新干分局的自愿补偿,是当事人一方的妥协。将对当地公路管理部门今后可能发生类似的民事诉讼案件,产生的不利影响。他认为,今后即使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法院一审依法作出公路管理部门不承担民事责任的判定,败诉方仍不可避免地受到这一案例的影响,而与公路部门展开一场无休止的“自愿补偿”诉讼,毕竟社会心理是如此。对此,新干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认同,但至于今后发生类似案件该怎么办?该负责人未予置否。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回复

最新回复

  • 太多东西要讲 (2004-5-18 11:49:59)

    交通部门就是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好不容易弄个不承担民事责任,又偏要自愿赔偿。 :
  • 大刚 (2004-5-18 13:02:53)

    贴子写得很详尽,比较长,还没细看,才看了一个大概,就感到郁闷得很
  • 沈河 (2004-5-19 06:58:43)

    息事宁人。下回再有类似问题照此办理。
  • 江上风 (2004-6-02 16:21:52)

    这案子如果是判决如此,就是适用民事侵权法上的“补偿原则”,既无过错,但因为你补偿得起,就补偿吧!谁说现代民法不“酷”呢?如果是被告为息事宁人,自愿补偿,就是糊涂蛋了,同时还是越权行为,因为作为公共管理部门的领导,无权动用公共资源而满足相对方的无理要求!!!
  • 李瘦石 (2004-6-02 16:33:37)

    无权动用公共资源而满足相对方的无理要求

    ————这句很牛,很正确,听起来很舒服。

    但,正确的东西往往解决不了问题。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