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汉秀,1959年出生于毛乌素沙漠深处,陕西榆林市人。 曾从事教学、金融、科研、文秘、行政管理工作,发表诗歌、散文、小说、通讯、报告文学、戏曲、研究论文两千多篇三百多万字,先后获全国及省、市各级各类奖励180余次,已出版《筑路放歌》系列诗歌、散文、小说、报告文学、摄影文学、综合文集14本,现供职于陕西榆林公路局,中国作协会员、陕西作协会员、陕西摄影协会会员、中国公路摄影协会会员。

石头(组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5-27 10:22:01 / 个人分类:诗歌     分享到:

石头(组诗)

 

石头

走过春夏秋冬

走过风风雨雨

内心的灼痛已镇定

外表剥蚀面目全非

碰过最后一颗碌碡后

不再缄默

兀自嚼碎的话

不化自化

兀自咬碎的舌头

鲜血淋漓

老柳

村头那株老柳

斑驳千年的沧桑

扭曲的枝干

以麻花的姿态

扶摇锋刃的剪刀

描摩绿色丹青

敬畏抑或忏悔

仰慕抑或祈祷

一声咳嗽

触目惊心

母亲

母亲三周年祭

最遗憾一件事情

长久咬噬在我心头

颤抖纸钱的疼痛

89岁病躯逛京城

半道而返遗恨终身

当我携遗像

登临天安门城楼

仿佛你比领袖毛泽东

声音更宏亮甜润悦耳

父亲

父亲三十三周年祭

与母亲三周年祭同一个日子

远道跑来的群羊

咩咩呼唤着父亲的大名

父亲临终服侍的羊群

依然映衬着草原之魂

父亲没有死

父亲在羊群再生

即使人民公社解体了

他依然高扬着公社的羊鞭

安妮和安琪

二十年前一次奇遇

在八达岭游览长城

有幸与老外一起登临

两位金发美童同胞胎兄妹

和我一起合影

定格灿若童话的笑容

二十年后整理老照片

我翻出兀自惊讶

不敢想像此刻

我和他们的距离时空

此刻在同一个家园

如何脉动

珠峰

行走在珠峰大本营

一次次痴痴仰望

登临跃跃欲试

那是梦想的初心和冲动

8848的海拔

那是绝对的高度

有些高度可以超越

有些高度你永远无法超越

有些梦

不必醒来

巴颜喀拉山

一次次登临父亲山

一次次趟过母亲河

当我在此追逐

一队筑路人的踪迹身影

倾听南丝绸之路唐蕃古道上

悠悠驼铃的回音

不顾暴风雪中一次次跌倒

咔嚓咔嚓定格底片

我怕稍纵即逝

那滴初乳的嗞味

玉树

那场大地震中

惟一未倒的是格萨尔王雕像

当六年后出浴重建

我登临观景台慨叹

那些黑色

那些疮伤

俱往矣

新玉树动画梦中的想像

你兀自不敢相信

只有俯身悉心触摸

绝望与希望

绝望与希望

如一对孪生兄弟

一生困扰我左右

不离不弃

或许那只是从前

自我折磨

如今我已看开想开了

放下执念立地成佛

不再争高较低论短长

一任来来往往

偈语

自己为自己圆梦

自己给自己破偈

一根如椽的面条

扛不动稀里糊涂疯跑

我的命我知道

我的运我知道

山高水长

海枯石烂

阳光与月光

我知道哪个更冷哪个更暖

雷声

霹雳一声炸响

我却波澜不惊

我知道雷公

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可是偶尔

我也不由捂住胸口

冷汗一滴滴

冷泪一颗颗

蓦地

绷紧神经

沙尘暴

比起儿时的昏天黑地

是否大相径庭

那时父亲告诫我

天塌了不敢轻举妄动

而如今

我迎着沙尘暴奋然前行

全然不顾多舛的命运旗杆

折断一根又一根

甚至我常常逆风嘶吼

再猛烈些

再猛烈些吧沙尘暴

病症

脸色灰暗嘴唇青紫

浑身乏力疲惫萎顿

无须化验诊断

我知道我的病根

比海拔8848更缺氧

在缺氧中撕拼

无限膨胀的心肺

不知哪一刻

就会像爆米花一样

嘭的一声

剑兰

友人送我一株剑兰

像迎接新娘热切承接

特聘一顾问指导

适时浇水施肥注意冷暖

忽然有一天

枝叶纷披

我不知道

我错在哪里

或许你我之间

永难消除一种距离

庙宇

走过一座庙宇

总要烧一柱香叩三个头

相信神灵

终会显灵

当一次次劫难袭来

不由祈祷幻想

神灵护佑

神灵显灵

可一次次神灵无动于衷

兴许我不够虔诚

诗人

自诩筑路诗人

时而亦有人恭维

但当一次次被捉弄玩弄之后

一次次反感这个称谓

一次次听到这个称谓

厌恶反感神经过敏

当看到海子的结局

当品尝端午的粽子

似乎才知道

坟墓兀自掘得很深很深

 

注:按照自己圆梦的习惯,梦见吃面条必遇生气之事。忽然有一天夜里,我梦见我扛着一根如椽的面条疯跑,醒来后那个白天果然遇到一件令我长久生气难平的劫难。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