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汉秀,1959年出生于毛乌素沙漠深处,陕西榆林市人。 曾从事教学、金融、科研、文秘、行政管理工作,发表诗歌、散文、小说、通讯、报告文学、戏曲、研究论文两千多篇三百多万字,先后获全国及省、市各级各类奖励180余次,已出版《筑路放歌》系列诗歌、散文、小说、报告文学、摄影文学、综合文集14本,现供职于陕西榆林公路局,中国作协会员、陕西作协会员、陕西摄影协会会员、中国公路摄影协会会员。

七十而离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5-03 19:35:01 / 个人分类:小说     分享到:

七十而离

 

过毕金婚暨七十大寿庆典之夜,老两口瞒天过海秘密协议离了婚。

这一对号称“金童玉女”的老夫妻,终于走完了磕磕碰碰打打闹闹哭哭笑笑凑凑合合的怨侣生活,率性索性潇洒为自己活一回。

说实在的,整整五十年婚姻生活,整整七十年的相依相伴生活,真不容易。期间矛盾别扭着实不少,但他们都相互忍让海涵,每每一阵电闪雷鸣过后仍然是雨过天晴艳阳天。

七十年前北方黄河之滨一个偏僻小山村桃花盛开的季节,两户异性邻家同一天只分早晚生下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接生婆戏谑了一句话:我干脆就当了你们两家联姻的红娘,你们两家做个儿女亲家吧,在我接生上百个孩子当中,你们两邻家这么凑巧同日生下一男一女,还是第一次见到。兴许王母娘娘也会赞同的。

一句戏话倒成偈语。两个就像一对孪生龙凤胎似的孩子,穿着开裆裤一块儿玩过家家捉米藏耍大,一块上小学、初中、高中,又一起考上师范学校,毕业后又一同分在一所中学任教,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女大十八变变得美若天仙,男大越长越好看俊如吕布,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水到渠成爱情火花自然相撞相吸成为一对人见人赞的夫妻。

可婚后的生活,正如鞋子合不合脚,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在众所瞩目的模范夫妻赞誉声中,他们一口气挨身身生下两男一女三个孩子。在锅碗瓢盆交响曲中孩子长大成人,先后均本科毕业,大儿子留学英国取得博士学位后回国在上海工作,二儿子取得硕士学位在深圳工作,小女儿在读研究生,在西安工作。

老两口应该在七十年风雨人生五十年梦幻婚姻生活中算是强者。他们先后从小山村的中学凭本事考进县城,在举目无亲的县城里有了自己早年做梦都不敢想的单元房,并凭借教学补习的外块收入,积攒了相当可观的资金,在省城西安也购了房。

五年前退休之后,便往返于小县城和西安之间,像两只候鸟似的,冬天避寒在西安居住,夏天避暑在小县城居住,闲暇时间在去上海深圳儿女们家里走动走动,力所能及帮撑帮撑儿女们照应孩子,生活倒也安然自在。

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哪根筋错了位,两个人都受大城市灯红酒绿的冲击和影响,有了新的生活理念和追求,两人渐渐的争吵多了起来,甚至还出现小小争执和肢体冲突。说到底妻子爱跳舞交际交友,丈夫爱嫖赌抽烟喝酒。妻子一进城每天早晚总爱投入广场舞或大秧歌队伍的行列,由于他曼妙的身材和舞姿,还吸引了不少老年粉丝;而丈夫一进城总爱往老年麻将桌和酒桌上凑,间或逛逛舞厅搂搂小姐唱唱卡拉OK。这时间,夫妻俩的生活情趣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改变,两人在家里话不投机情不和谐,出现了少有的冷战,夫妻琴瑟就停止了共鸣。

直到有一天妻子将丈夫捉奸在床,矛盾终于公开白热化。而妻子此时也选定了一个固定舞伴,以牙还牙向丈夫叫板。俩相对峙相持不下,刀子对剑头,水火不相容。

在分居的日子里,两人只回忆起五十年婚姻生活中不愉快的细节,全然忘记了对方曾经忍辱负重赐予自己的好,双方都觉得对方太亏欠自己了,都极欲紧紧抓住青春的尾巴,为自己活一回,尽情尽兴享乐人生。

两人一拍即合,毫不犹豫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后就各行其是,马王爷不管驴的事,井水不犯河水,但两人都留有最后的自尊,想方设法不在孩子和亲戚朋友们面前表露,在公开场合,他们还是一对模范夫妻。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