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汉秀,1959年出生于毛乌素沙漠深处,陕西榆林市人。 曾从事教学、金融、科研、文秘、行政管理工作,发表诗歌、散文、小说、通讯、报告文学、戏曲、研究论文两千多篇三百多万字,先后获全国及省、市各级各类奖励180余次,已出版《筑路放歌》系列诗歌、散文、小说、报告文学、摄影文学、综合文集14本,现供职于陕西榆林公路局,中国作协会员、陕西作协会员、陕西摄影协会会员、中国公路摄影协会会员。

魔爷死了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5-03 19:32:49 / 个人分类:小说     分享到:

魔爷死了

魔爷死了。

魔爷死得很蹊跷。

魔爷死在他寄宿的当地久负盛名的聚贤豪华酒店999豪华包间的席梦思床上。

魔爷死后被人发现时几乎干朽成木乃伊了。

死时干瘦的手里捏着一张该酒店的服务合同。

经法医解剖魔爷是饿死的。

据判断魔爷死在元霄节万家团圆吃汤圆香甜醉美入梦乡的那个晚上。

就在那个焰火龙灯闪烁不夜天的晚上,魔爷眼泪熬干努尽最后一口气划下了他人生第99个不太圆满的年轮。

魔爷死了,一如夜空里滑下一颗很不起眼的流星,没有谁在意。

唯有公安干警多了一个破解无头人命案邀功请赏的少有机遇。

其实这个案子破获并不怎么难。

魔爷临终划圆圈时手里捏着的那张纸就是破案的钥匙。

兴许魔爷魔了一生,死的时候也必须魔一回,才配得上他一生努力打拼挣下的那个徽号。或许他是唱着那首有名的“好了歌”魔里魔障走的。

魔爷魔了一生一世,他的魔号是他尽做好事常常被人捉弄挣下的。魔爷年轻时候一表人才,娶得一个俊美媳妇,并生有一对龙凤胎。但是孩子3岁之后,孩子娘再也忍受不了他的魔气,而且怕给孩子沾染上魔气,一气之下咬牙离婚再未让他见着孩子。这一生他就孤独走过来。据说他每每在夫妻行房前要焚香礼拜一个时辰,每次吃饭前亦要焚香礼拜上苍垂顾恩赐,这烦琐的程序让妻子烦不胜烦。

他在单位应该还算一个工匠,作为设计单位大师级的人才,他每天全身心投入图纸描摩当中,他画出的图纸比正板印刷的还漂亮。他要求的严格和认真态度是出了名的,当他的徒弟谁也受不了。他每次描绘设计图纸前要求把桌面擦洗得干干净净,图纸放得周周正正,焚香礼拜静心入定才坐直身子开始描画。而图纸上的每个字都要像印刷的那样方方正正。一笔一划横竖图标都要设计布局的符合优选法黄金分割法。他要求徒弟必须严守此规矩。后来就没人敢当他的徒弟了,正应了“人至察则无徒”那句老话。他一个人独往独来独自过一生倒也自在。

而在生活中他的魔更是出了名的。他曾经三次扶起跌倒的老人被讹,倒赔款累计9万多元;他曾经三次被“碰磁”赔款4万多元;他曾经三次被同一个乞丐捉弄恩赐8百多元;他曾经三次集资被骗33万元……等等笑话广为流传。当然他在抢险救灾、捐资助学等方面的慷慨每每让同事们惊诧汗颜,每每他都要将腰包搜刮干净才罢休,常常高出同事几倍乃至几十倍,让同事们相形见绌很没面子。当然只要和他一块儿下馆子吃饭,准是他第一个掏腰包。即使同伴们做个掏腰包的虚假动作他都会冲上前阻止的。常常令领导和同事们难堪的是,他每每自作聪明在大庭广众甚至会议桌上指出毛病纠正错误仗义执言,丝毫不避不顾及别人的面子。他总是一是一二是二,甚至看望病人也不会敷衍说几句假话安慰。久而久之,人们称他为魔爷,他也就嘿嘿一笑默认了。

除夕前一天,他和该酒店老板续签了寄宿合同,将他毕生积蓄所剩余的88万元人民币转账给老板嵩鹰,要求其为他养老送终。其中有关日常生活照顾、每日伙食标准、护理服务、后事处理等等备细二十余项尽皆详细明示。特别约定一应花销之后剩余款项全部捐赠红十字会,并作了公证。

逼他签约的是无常鬼。年前的腊月23他不慎摔折了臀骨和股骨,医生诊断因多个器官衰竭无法手术,只能瘫痪在床理疗静养。其实他知道他生命的大限就要到了,只能躺在床上数时日,等待阎王爷升堂那一刻。

除夕前他获悉这个酒店,正月初六正式上班。因为酒店特别搞了个“小年夜饭大酬宾”活动,8888元人民币的高档套餐酒席订出了500套,听说老板要大显一回声威呢!

应该说这最后一个年他还过得比较祥和安稳,预定的护理姑娘每天变着花样按豪华标准给他配送饭菜,预定的理疗服务项目一个也没有落下。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从正月初六过小年这天开始,他热切盼望奉为活菩萨的服务姑娘再也没有露面,仿佛戛然蒸发了,从此他就水米没打牙。他整天躺在床上与渴饿病痛PK,望眼欲穿却未见第二个人光顾理睬。任凭他喊叫呼号如堕入混沌世界。

此时外面的世界发生了8级强震他一点儿也不知道。

从正月初六起聚贤酒店全体员工和老板集体失踪。

那是酒店老板嵩鹰蓄谋已久的锦囊妙计。

原来这个久负盛名的聚贤酒店早已亏损得一塌糊涂,是酒店老板别出心裁玩花样儿靠不停地搞一些优惠酬宾活动拆东墙补西墙筹集资金勉强维持着,酒店的租赁费及采买材料款数百万元也一直拖欠着。这一回他知道实在支撑不下去了,便在年前设下圈套,搞了一个“小年夜饭大酬宾”活动,并将他的酒店秘密转让他人经营,处心积虑套取信赖他的顾客朋友现金一千余万元,于除夕夜携款举家出逃国外。

等到受骗上当者反应过来,纷纷报案,公安局上手查封酒店调查此案,已是元霄节过后的事了。是时,这个酒店早已人去楼空,阴森森如一座鬼城,没有谁过细检查每个房间。直到半年之后,依赖国际刑警组织协助,才在南部非洲将酒店老板嵩鹰抓获归案,真相大白。

而此时清查房间才发现魔爷已干朽成干鱼片了。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