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汉秀,1959年出生于毛乌素沙漠深处,陕西榆林市人。 曾从事教学、金融、科研、文秘、行政管理工作,发表诗歌、散文、小说、通讯、报告文学、戏曲、研究论文两千多篇三百多万字,先后获全国及省、市各级各类奖励180余次,已出版《筑路放歌》系列诗歌、散文、小说、报告文学、摄影文学、综合文集14本,现供职于陕西榆林公路局,中国作协会员、陕西作协会员、陕西摄影协会会员、中国公路摄影协会会员。

曲江春暖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3-15 09:57:34 / 个人分类:随笔     分享到:

曲江春暖

 

我家住西安曲江池畔。

元霄节这天早晨8点钟,雪花纷纷扬扬,给这个节日拉开了和和暖暖润润酥酥的序幕。

我应约前去省作协申报一个创作选题。在曲江池站等车却不知道乘坐哪路在哪儿下车。我转身问一位比我年龄略大的老者,他不假思索对我说:“哦,建国门,到那儿得倒车,坐大雁塔倒。”正说着,224路公交车已经停下。我立即上车,一位像是中学生的女孩忙站起给我让座。在省城接受让座,还是头一回,况且我应该还不算老吧?我不免有些受宠若惊的恍惚与忐忑。

大雁塔站下车后,雪下得更大了,我仔细查看3个大公交牌十几路公交车都没有建国门这个站。于是问一位等车的中年妇女,她兀自念念叨叨几路公交后道:“哟,到建国门,真不好倒车,你坐27路在陕西报社站下车,距离不远走过去。”我点头称谢,她连连摆手:“不谢不谢!”

在陕西报社站下了车,还是不知道怎么走,于是问迎面走来的一位身着米黄色风衣的俊俏姑娘,她捋捋披肩长发,朝建国门一指道:“过那门一直朝前走,过了张学良旧居纪念馆就到了。”在雪中她的脸蛋红朴朴的像鲜嫩的红苹果,我连声道:“谢谢,谢谢!”她翕动粉唇:“别,别……”黄色风衣向前飘去,如雪中舞动一只黄蝴蝶。

到省作协我约定见面的老师请假了,一位好像是刚毕业实习的大学生接待了我。她不停地忙着手里的活计,好像在整理什么资料,双手拢齐资料在桌面上一墩又一墩,金丝边眼镜片一闪一闪。她边忙边听我说明来意便停下手中的活计道:“老师有事出去了,你把材料交给我,我保证转交到手。”

此时比我预料的办事时间省了许多,我便联系好久没有见面的莫伸老师,想见见他。电话打通他爽快地答应中午一块儿吃饭见面。在雪中,又是在好几位热心的陌生朋友指引下,见到了正在西影厂剪辑室里忙着剪辑电影的老师。他一边招呼我坐,一边忙着紧紧盯着监视屏幕。我在一旁看着他如此专注地忙着剪辑画面,被他执着笃定的神情所感染。

故友重逢,难得在午餐时一叙。正吃饭间,又有两位朋友不期而遇,一块儿坐了,好不热闹。饭店经理又及时送上汤圆,还特邀猜灯谜,更增添了节日的气氛。(我抽的谜面是“感冒通”,一时想不出谜底,临出饭店门口时,忽然想起谜底应该是“有伤风化”吧,只恨自己脑子反应慢)。

饭毕分别时,直性子的老师直截了当问我:“要我帮什么忙?”我说明要请老师帮我看看刚刚创作的一部记传体长篇小说,倘若出版还请作序,他忙发了QQ邮箱给我,让我定稿后发给他,他一定抽时间看看,并连声抱歉道:“今天特忙,恕不多陪!”

看着莫伸老师急匆匆消失在雪花中,我转身向东旋进大雁塔广场。雪花一朵一朵慢慢悠悠飘飘曳曳与火树银花中琳琅满目的大红灯笼交相辉映,音乐喷泉进入高潮,游人喧闹呐喊在喷泉中穿梭,正是如诗如画良辰美景奈何天。我习惯性地如新闻记者抢拍新闻似的,立即拿出相机凭着感觉跟着音乐喷泉的节律,在心灵在底片上定格这难忘的瞬间。

由大雁塔北广场西侧向南游逛,在中间那个露天动画广告大厅临近门口处,几位书画家正现场书写绘画,现场义卖,声称救助贫困山区失学儿童。时不时有游人在啧啧称羡中掏腰包伸援手,如获至宝衔字画而去。但见地上铺展的旁边悬挂着的书画作品还有好多,被风吹得哗啦啦响。(随着党中央反腐力度加大,特别是加大对“雅贿”的打击力度,即使名人字画也倍受冷落。)

在大雁塔南广场,游人们围拢在玄臧雕像前拍照留念,纷拥不退,我要寻一个适当角度观赏和拍摄都犯难,便朝东边踟蹰溜达而去,忽然发现一株大红梅树开得如火红艳,遂以此作前景,拍摄了大雁塔雪中的别样风采。

继续向东南游览,不知不觉游到大唐芙蓉园西门前,忽见大门左侧的高大木楼飞檐翘角台缘上,成群的灰白色鸽子飞上飞下与游人互动。游人们纷纷饲喂食料,鸽子毫不惧怕,一只只竞相飞落在游人的肩头、手掌甚至头顶上,仿佛与久别重聚的亲朋好友拥抱亲吻,其意融融其情切切。我不由自主凭着感觉咔喳咔喳手中的相机,一时间竟然忘了离开。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持照相机的两臂酸麻起来,转向东南游逛,在保安、交警、环卫的导引下,进入曲江池景区。沿池游览中,被几拨自在嬉戏的鸭子吸引。特别是有三只鸭子怔怔地兀自立岸边搔首弄姿,仿佛专业模特对我表演似的,我也便送个顺水人情,从各个角度拍摄了许多幅肖像特写,直至将储存卡拍满了才罢手。

忽遇一对情人在雪中拍摄婚纱照,看着美丽的姑娘坦胸露臂我心里不由冷得打颤。又遇一小伙向一摆工艺品摊的老者求教,不时爆出笑声来。

出曲江池登上南岸,纵目北眺,雪花飞舞中江水如镜四周楼厦朦朦胧胧茫茫苍苍恰似烟雨漓江。我没想到今天办事这么顺利,想见的老师朋友也如愿见到,还悠闲的游览了大雁塔曲江风景。或许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兀自心里美滋滋这么想着,我不由轻声哼起《今天是个好日子》流行歌曲,向曲江池南岸的家走去。

华灯初上,回到家中,元霄晚会刚刚开始。我疲惫不堪,斜躺在沙发上看着晚会,看着看着进入了梦乡。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