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汉秀,1959年出生于毛乌素沙漠深处,陕西榆林市人。 曾从事教学、金融、科研、文秘、行政管理工作,发表诗歌、散文、小说、通讯、报告文学、戏曲、研究论文两千多篇三百多万字,先后获全国及省、市各级各类奖励180余次,已出版《筑路放歌》系列诗歌、散文、小说、报告文学、摄影文学、综合文集14本,现供职于陕西榆林公路局,中国作协会员、陕西作协会员、陕西摄影协会会员、中国公路摄影协会会员。

渐行渐远红树林——莫言长篇小说《红树林》读后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3-04 10:40:30 / 个人分类:随笔     分享到:

查看( 100 ) / 评论( 0 )

渐行渐远的红树林

莫言长篇小说《红树林》读后

 

莫言的长篇小说《红树林》以南海海岛红树林边的珍珠养殖场为背景,以革命战争中结下生死情谊的的老战友解放后在政治舞台上的起起落落为线索,着力描写一位朴实美丽的渔家姑娘从红树林边的渔村闯入都市,经历了情感的波折和撞击演绎出的复杂而又多变的人生。

渔家姑娘陈珍珠进城打工,珍珠公司总经理大虎(地委秦书记与儿媳妇乱伦孽子)对她一见钟情,珍珠却不为所动。大虎企图强占珍珠,珍珠毅然回到红树林。大虎在另两个干部子弟二虎和三虎的挑唆下,轮奸了珍珠。珍珠的意中人大同进行报复,欲杀大虎的母亲、副市长林岚(地委秦书记儿媳妇),却刺伤了检查官马叔(林岚发小)。大虎与二虎、三虎再次犯案轮奸女工小云,被当场抓获。林岚救子心切,落入了刑侦科长金大川(马叔情敌)手里。马叔与牛劲(派出所指导员)顶住压力使案件重审,三个虎终被绳之以法。

红树林是人类最原始的生命摇篮。红树林边珍珠场演绎的爱恨情仇是人类由原始的共产主义社会淳朴率真蜕变堕落为狡诈卑鄙的见证。红树林愈益旺盛的生命力与人类愈益蜕变堕落形成显明的对照。当人类怀揣美好的梦想一步步挣扎着走出红树林,寻找更广阔的生存时空,着力创造更美好的生活时,随着社会分工的越来越细,随着私有化程度的越来越高,人类自身胎带的自私贪婪的本性越来越强烈,从而使红树林里恰如原始珍珠般的清纯正气越来越被污染蜕变丧失殆尽。

正如珍珠历经千磨百折呕心沥血孕育吐哺而成后,亦不甘心居于穷困潦倒之室,亦喜欢被尊奉于富丽堂皇的殿堂之上而辉煌璀璨。那些南征北战打下江山的革命功臣每每在功成达官后沉湎于享乐腐化而堕落,谁能真正像毛泽东在“进京赶考”前敲响的警钟警示中经受得住严峻考验?不是吗老一辈的秦书记、马刚新生代林岚、大虎、珍珠等都成为珍珠的牺牲品。

做人难最难在于抵抗诱惑。尤其在权势、金钱、美色面前,谁能不摧眉折腰?谁能淡泊从容?

近年来查处的逾百万的腐败分子,哪个不是当了权势、金钱、美色的俘虏而丧失了做人的初衷和淳朴率真本性?

人类自从离开红树林后,渐行渐远,再也回复不到那种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大公无私团结互助的原始共产主义思想境界。随着自私贪婪的欲望日益增长,自私自利唯我独尊的本性愈演愈烈,几至利令智昏欲罢不能。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在社会这个错综复杂五颜六色的大染缸里摸爬滚打之后,那种当初的淳朴率真本性早已潜移默化,而代之以尖酸刻薄尔虞我诈处心积虑损人利己。此乃人类致命的弱点。

林岚与陈珍珠,都有着类似珍珠的命运。当珠贝被沙子或其他异物侵入身体,它们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死去,要么活着,活着就要分泌珍珠汁,包裹起异物,形成了珍珠。正如莫言所言,珍珠是月光的魂魄,是凝固了的月光。珠贝痛苦的自救过程就是孕育珍珠的过程,世界上多少美好的事物,都是痛苦的结晶。

林岚,那个年少时班里所有男生追棒的女神,将一切美好的词语赋予她都不为过,但这样一个洁白无瑕的身子,以及洁白无瑕的心灵,后来却被命运捉弄。当她被地委秦书记玷污之后,她选择的是美好人性的丧失,选择的是直上青云的快感。不仅如此她还对珍珠贪婪成僻,爱珠如命,与珍珠结下了不解之缘。她的化妆品,是珍珠护肤霜;她的生日礼物,是珍珠项链、珍珠虎和珍珠衫;她的催眠剂,是口含珍珠安然入睡;她的一次受贿,是用一百元“买”来用999颗樱桃大小的珍珠串成的珠巾;她的一次贪欲,是昧掉了小海几乎用生命换来的那颗鸽子蛋大的黑珍珠;她的一大政绩,是首届珍珠节;她的一次情欲,又是在口含了安书记送的那颗粉红珍珠后激发的,而一切悲剧的开始,都在她的身体变成粉红色之后;就连她最后的自杀,也是吞食了半升的珍珠。林岚人性的变异,不仅仅是社会动荡、变革的结果,实在是自身人性弱点的必然。如果,她能够不离开马叔;如果,她能够坚持不嫁给秦小强(秦书记的傻儿子);如果,她能够在秦书记“爬灰”第一次得逞后离开那个家。那么,之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她适应了虚荣、虚伪的生活,她享受着地位、权力带给她的荣耀。再后来,她主动选择欲望的发泄,实在是因为其他已带不给她新的刺激。

陈珍珠,一个美丽的渔家女,超凡脱俗,又不能免俗。她数次的内心挣扎,可以看出她的懦弱与抗争。她不听大同的劝告,招工来到大虎的珍珠公司;她坚持自己的良心,但却慢慢地适应了大虎对他的奉承;她为了补偿,嫁给了大同;她认清了大同处女情节和对钱财的贪婪欲望,又回到了大虎的公司;她气愤于大虎的追问,一怒之下说已经与大同睡了,引来大虎的愤恨,以及后来的玷污;她受辱后认清了大虎的爱财爱权势本性,百般求死不能,后来得到万奶奶的开导;她为偿债进城当三陪小姐,初次坐台便遇到动手动脚的客人,而奋身跳楼;她为伤害林岚的大同求情,找到大虎欲以身相许;她和小海冒死采到黑色宝珠,引发一系列事端;她欲去海南,大虎划破手指,跪地大哭,她竟然被感动;她和大虎结婚,但新婚之夜不许大虎碰她的身子;她后来明白他的丈夫就是昔日强奸她的歹徒,百感交集,爱恨交加,大虎苦苦哀求,她竟然原谅了他;她为珍珠节开幕式领舞,大虎来献花却被马叔逮捕。陈珍珠内心的数次敌我胶着,不是天灾人祸的结果,实在是其自身性格的弱点。如果,她能够不离开大同;如果,她能够坚持不嫁给大虎;如果,她能够得知大虎是强奸犯后离开他。那么,之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她逐步适应了大虎带给她的副市长儿媳的荣耀。再后来,她主动原谅了大虎,实在是因为她不想失去这份荣耀。

伤痛中孕育的珍珠,象征人生的艰难曲折的珍珠。我不知该赞誉你亦或贬抑你。你是幸运的,又是不幸的。你洁白如玉,你光润如华,你璀璨夺目,你自赏孤芳,你令人如醉如痴,你让人屏住呼吸。但,你总归是你,你的内心总有沙尘。你是月光的结晶,也是痛苦的固化。你给人以美好,却独自在月夜中哭泣。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