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城伟哥之公路博客,有公路诗集《橙色的音符》、小说集《古镇排客》出版,省市作协会员,湘长沙望城公路局养路工人。博客除转载之外,都为原创,本人邮箱:maren250@163.com

蛇劫(小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0-13 22:33:26 / 个人分类:小说     分享到:

查看( 180 ) / 评论( 9 )
                                          蛇劫

汤得过的父亲捉蛇,还需要锄头竹竿什么的,汤得过什么都不要,只要一双手。他经常举着右手在前面拨草,引起蛇的注意或攻击,这时,他摸了雄黄酒的左手,出其不意迅速地伸出,像钳子一样钳住蛇的颈部,或抓住蛇尾凌空一抖,那蛇就被他装到布袋子里。

那时候古镇周围蛇多,却很少有人吃蛇。
吃蛇有很多忌讳,吃蛇要把锅灶摆到屋前空旷的禾场上。旧时农家的厨房,没有天花板,看得见屋檩和茅草,这样可以把生火的烟快速散掉。柴草的烟很大,黑黑的烟尘很容易粘到蛛丝上,形成一串串挂着的阳尘。若在屋里煮蛇,阳尘落到锅里,蛇汤就会有毒,一锅汤就报废了。而且蜈蚣特别喜欢蛇汤的香味,它会爬到屋檩上去闻升腾上来的香气,口里的毒涎就会掉落下来。所以吃蛇要把锅灶摆到屋前的禾场,大家就在禾场上吃。吃一回蛇,人很多,大家每人舀一碗,坐着站着,十分热闹。
只是蛇刺不能乱扔,乡下有句俗话说“蛇刺取了龙刺挑,三年不挑烂脱腰”。龙都没看见过,哪里又弄得到龙刺呢?因此赤脚走路踩着蛇骨头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蛇肉很美味,吃蛇的人并不多。
汤得过的父亲却经常捉蛇,汤得过也跟着父亲学捉蛇。汤得过的父亲其实那不叫捉蛇,叫打蛇,他经常把蛇打死,再拿回来。打来蛇就汤得过父子俩吃。汤得过的母亲就在一旁数落,作孽啊,迟早要死到蛇手里。
汤得过的父亲就像没有听见一样,照例打蛇来吃。汤得过已经上学了,老师说蛇可以吃老鼠,是人类的朋友,因此他不再吃蛇。但汤得过却还是喜欢捉,他宁愿捉了再放掉,他一手捉蛇的绝活在读小学的时候就练得炉火纯青。
有天早上,他刚来学校,就看见很多同学惊恐地站在操场上,远远地望着他们的教室,有的女同学还害怕得哭着。原来有条红巾子蛇盘在讲台上,来看早自习的老师最先发现的,同学们吓得像一群被扔了石头的麻雀,一哄而散。校长都没有办法,说是要拿长棍打死。可是谁也不敢去打,红巾子蛇很毒的,而且可以直接用毒液射人,所以拿长棍也没有人敢去捅这个篓子。
那年汤得过12岁,只见他书包一扔,向教室走去,人们都疑惑起来,他镇定地摆着手说:不要闹。蹑手蹑脚走近讲台,只听得他轻声念道:真武祖师教我诀,阴手来,阳手接。那蛇看见他来,就自动散了盘,这时候汤得过右手在前,左手在后,轻轻地挽住那条蛇,蛇被他握着还不时地吐着信子。胆战心惊的校长赶忙拿来布袋,汤得过轻轻地把蛇放到布袋里,又轻轻扎住口子。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从此汤得过捉蛇,名声在外。他有个同学,二十多年后做到了古镇的镇长,当时一样的年纪,硬要拜他为师。汤得过不肯,但却也告诉他一些御蛇之术。原来蛇,即便是毒蛇都不会轻易攻击人,口诀自然要念,不念也可以。右手虚晃向前,左手杀机在后,如果蛇不攻击,就可以轻轻拿起蛇,拿得轻,蛇会偎依着你并不攻击;如果蛇攻击,右手可以突然压下或挥上,吸引蛇的注意,同时突然出左手,近可抓蛇颈部,远可以抓蛇尾,不过要果断有力,抓蛇尾要赶快用力抖蛇,这样蛇骨头一散,就失去抵抗了。那个同学摸着他的左手,他的左手格外粗壮,手指却分外修长,像古戏里面翻墙走壁的飞抓,那个同学佩服得五体投地。汤得过还说,左手一般还要摸上雄黄酒,退蛇就摸多点,捉蛇就摸少点,这样蛇就不会攻击左手。
汤得过这套捉蛇的方法是他自创的,连他父亲都不知道。他看着父亲打蛇很厌弃,父亲却说,你小子长这么大个,还不是蛇吃得多,补上来的。他没办法劝父亲,就随他去,有时候看到那些蛇可怜,还把父亲捉的蛇偷偷放掉。
有次,汤得过打开父亲的竹笼,一条小菜花蛇伸着头一动不动,鼓着黑溜溜的眼睛,正哀怨地看着他。蛇头被铁锄敲破,溅出的蛇血已经凝固,口里无力地吐着舌信。汤得过和蛇对视着,他觉得那双眼睛像自己的妹妹。他曾经有一个妹妹,因为出天花,家里没钱治,最后死了,他记得那双哀怨的眼神。那眼神让所有铁石心肠的人,都会流下泪来,看着这条颤颤微微的小蛇,除了老汤谁都不会忍心加以伤害的。
菜花蛇不咬人,汤得过就把手伸进竹笼。蛇好像非常信任他一般,任他摆布。果然很惨,蛇头被打扁了,头顶的蛇骨已经破烂结痂。他偷出父亲的刀伤散,轻轻地洒在蛇头上,独自一人把蛇偷偷地往古镇的后山放了。那蛇走的时候还一步一回头的,还是鼓着黑溜溜的眼睛看着汤得过。这让汤得过少年的心很是伤感,就像他又失去了一个妹妹。

汤得过的父亲一意孤行,终于遇到躲不过的一劫。
某天晚上,老汤农田看水回来,月光很亮,看到一条土皮棘横亘在塘基路上。土皮棘是乡下常见的一种毒蛇,不长却很粗,土色,一身的皮疙里疙瘩的,很丑,也没有人敢吃这种蛇,这种蛇生性懒惰不轻易攻击人,但剧毒。老汤看见蛇,自然而然地举起锄头。他看见不得蛇,特别是毒蛇,看见就要打,用他的话说:莫咬了别人。
锄落,蛇就成了两段,他用锄头把蛇扫到塘基下。走不到十丈,又看见一条土皮棘,老汤有些吃惊,但没有思索又是一锄头,这下,蛇让过,却朝他扑来,他伸出锄头一捞,就把蛇架走,脚步加快往前走。没过十丈,竟然又看见一条土皮棘横在路上,蛇口里发出“沙沙”的声音,蛇信子进进出出,正举着头望着老汤。
字不过三,今天怕是碰到对手,老汤有些心虚。这边是水塘,另一边是塘基下面的稻田,躲是不行了,老汤只好伸着锄头迎上去,蛇头撞在锄头上,他就势捞着蛇,把蛇扔到水塘里。就这样十丈一条蛇,向老汤“沙沙”地扑来,老汤一身都汗得透湿,一边口念避蛇诀紧张地应付着袭来的蛇,一边快步往前走。过了塘基,他没有回家,而是往大路走,他怕把蛇引到家里。
老汤不敢再把蛇打死。也不知道扫开多少条蛇后,终于不再有蛇挡在他的前面,这时天已放亮,他离开家却有20多里了。
那天一早,父亲回来,满脸苍白,全身虚脱,这汤得过都看到了。后来说请来师公作法,把那把锄头熔成铁水,偷偷丢到废品站就可以化解。请来师公,把锄头熔成铁水也没有救下老汤的命。老汤这病一病就2年,弥留之际,拿着儿子的手说:孩子,我知道,你捉蛇比老子厉害,那东西有灵气的,干点别的,不要再惹。

蛇多,即便捡黄鳝一般,汤得过果然也不再捉蛇了。
读完高中,汤得过招工到了一家新建的农药厂,在农药厂学烧锅炉。农药厂建在古镇的后山上。农药厂搬来的那会,镇上的人们过了两年幸福的日子,夜里在外面纳凉,就是睡到身上打了露水,也不会有一个蚊子来叮咬。睡在屋里也可以打开着门窗,那个觉睡得叫舒坦。人们庆幸农药厂的药气把蚊子都给毒死了。
当大家发现有蚊子的时候了,蚊子就一天比一天翻番似的多了起来。咬着人留下很大的包,像长了一个疖,以前摸上点花露水就可以好了,现在没有个两三天还不行。汤得过把小孩寄到丈母娘家,只到读书才回来,家里,里里外外都是密密的纱窗。
生产农药,工厂里自然不会有好空气,而且农药蒸馏的时刻,放出的烟气熏到几十里。汤得过看着天上弥漫的黄烟,他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好在他只烧锅炉,只闻煤烟,这个要好得多。当地群众意见很大,经常有闹到厂里来。最后厂领导说改进工艺,打发一批钱就了事,再闹,就再打发一批钱。
农药厂不停地生产着,每天一车车的农药往外拖。厂子是当地利税大户,厂长每年都被镇上和县里评着了先进,干不了几年,都脑满肠肥地升了上去。
领导们大手大脚的明里暗里贪,工人们也就把厂里的钢板铁管木料鼓捣,在上班的时候,做煤灶,做衣柜,做烤火架,做菜刀,做鳝鱼刀,做好后往家里带,还有做鸟枪火铳的卖钱的。好好的材料偏说是剩下的边角料,有个领导来管,大家起身就喊,你上次一车甲胺磷,票都没开,就拉出去了,我倒要问问,你是贪了,还是自己吃了,那个领导一时语塞退了出去。从此厂子再没人敢管,大家似乎心照不宣,各干各的。
后来,传统的六六六甲胺磷都不走俏,市场上需要什么高效无毒的农药,厂子做不出来,来拉货的车一天比一天少,和昔日兴盛时的农药厂相反,有脚路的都争着往外调。汤得过没有脚路,只好在农药厂苦捱着,真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
有一次,汤得过的一个伙计,烧锅炉时竟然睡着,锅炉都烧干了。一个机灵醒来,急忙加水。锅炉“砰”地巨响,把个锅炉房顶掀走百多米。幸亏祖宗菩萨坐得高,人都没事。
最后这一击终于把农药厂彻底整垮了,新锅炉要七八十万,谁也没钱买。

汤得过就地下岗了,下岗也只是迟早的事,他早就不想干了,他觉得这样做农药是伤天害理的事。他的锅炉证没年检,再说谁敢请农药厂的人去烧锅炉啊。
柴米的夫妻,酒肉的朋友,没有收入,汤得过的老婆总是不停地找他吵,他很烦。在汤得过老婆日吵夜吵的时候,他的那个小学同学却发迹了,当到了古镇的镇长。汤得过找到他,由于身材高大,到镇政府做了保安。一对酒一条烟退了回来,镇长没有收他的,汤得过暗暗地很是感激这位同学,就到批发部把烟酒又换回了钱,交给了老婆。当保安每月800元,吃烟还不够,他就把烟戒了,儿子小学快毕业了,这让他心里秤砣一样的沉重。
有天夜里回来,汤得过在路边草丛里解手,一条蛇吓了他一跳,屁股都没擦,反手就捉了那条蛇。第二天拿到一个偏远的饭店竟然卖了160元。这让汤得过有些吃惊,他不知道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值钱了,口味蛇变成了很时尚的佳肴。。
从此,汤得过又开始捉他的蛇了。
捉蛇的人很多,不久就很难看到蛇了。老娘说:老鼠这么多,都爬到床上来了,过伢子啊,你不要再捉蛇了。汤得过一声不吭,蛇却在继续地捉。别人捉不到蛇的时候,他却总不会空手而回。汤得过当然记得父亲的话,不捉蛇,没有别的手艺,一家四张嘴,等死啊。母亲说他的时候,他始终不承认捉蛇,他从不把蛇带到家里。

古镇没有了蛇,却接连出现蛇咬人的事情,这让古镇笼上一层恐怖的阴云。
蛇咬人的事说来很蹊跷,咬的第一个是古镇一个贩蛇捉蛇的人。在废弃的农药厂附近被咬,由于那人懂点捉蛇整蛇之道,赶紧包扎往医院送,命保住了,却哑了喉咙,后来竟然成了神经,看到长条状的东西,就恐惧得筛糠一样,口里嗷嗷地叫唤,到后来看到毛巾牙刷都把个脸吓得嘎白。
还有一个是捡废品的,翻进了农药厂的围墙,农药厂的废墟上,砖头水泥惨兮兮的。那个人捡了很多废铁,据说是还看到一条大蛇,虽然有些害怕,却不知天高地厚地看中这条蛇能值多少钱,当得捡几个月废品,因此对蛇起了谋心。
等人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铁青着脸,头砸在一块尖棱的水泥块上,流出黑黑的血。公安局来了,法医说,痕迹很简单,可能是受到蛇类的攻击,看牙齿是无毒蛇,可却是中了蛇毒,但体内却找不到已知的所有蛇毒,要不就是一种新型的有毒蛇类。
有的说,那蛇头上长有冠,有的说像鸡冠,有的说像头顶一朵灵芝。有的说有一丈长,有的说有两丈。还有的说得更吓人,说这种蛇已经成精了,谁如果看到它,就会蛇精上身,不死也要脱层皮。
本来农药厂垮了,也是一件好事,古镇不会再有那难闻的气味,不会有那么多无缘无故得病的人。很多投资商也看中了这块地皮,买下来或兴业或开发,总会有不少收入,一来活跃经济,还可以安置补助那些下岗后不断上访闹事的职工。可是一个又一个的客商,当他们听到蛇精的故事,听到人们描绘得是那么阴森恐怖,总是知难而退。这让新上任的镇长左右为难。
农药厂就这样依然的荒凉着,厂区大坪,厂房前后,还有垮塌锅炉房那儿的水泥石块间都长满了灌木和杂草。
最近又有一个港商来看这块地,他有一个项目,他要在这个离省城不到50华里的古镇附近建一座高楼,但丝毫不影响古镇的古朴,那古色古香的建筑风格矗立在古镇边与古镇浑然一体,或者就是古镇旁边树立一座高高的旗杆。而且时代也是在不断进步的,要是古镇不用电只用煤油灯和蜡烛,那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吗?人们很远就会看到它,会指着高楼说,看,看那高楼,古镇就在那儿。
在镇长的陪同下,港商隔着锈迹斑斑的铁门不住地点头,特别是看到里面那棵巨大的樟树,非常满意,那棵老樟像一把巨伞,只怕能遮一两亩地方的阴,浓密的叶子黑绿黑绿的,那下面建一个停车坪该是多么惬意啊。
镇长哈哈大笑,连声附和,好创意好创意啊。心里却在打鼓一般,这该死的蛇怎么办啊?
突然他眼前一亮,他想到了一个人。一想到这个人,他的心情骤然开朗,他感觉千斤的担子都撂下了,他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他觉得只要解决了蛇患就能留住港商,至于看重风水迷信十足的港商,他知道怎么对付,他知道虚以委蛇的故事,齐桓公就是看到那条大蛇才成就了春秋霸业,汉刘邦当皇帝之前不也是斩杀了一条大白蛇吗?
想到这里,镇长又哈哈大笑起来,走,我们一起去见识一下古镇的小吃吧。

汤得过很早就注意到农药厂有条大蛇。
在农药厂废弃厂房临河的一个石缝里,他看到过一张亮晶晶的蛇皮,这条蛇足有二米七长,有小臂那么粗,只是很奇怪,蛇蜕的头部不完整,头顶明显少了一大块。
汤得过也猜不出那是什么蛇,他曾试图想捉住那条蛇,但他看着那蛇蜕的颜色不太正常,好像不是本色。这农药厂,他在那里工作了十几年,原来自己一身光溜溜的皮肤,现在都疙里疙瘩的。听到别人说这蛇奇毒无比,可能与自己一样,多年浸润在这个农药的环境,想不毒都不行。
他甚至希望这个破厂房永远没有人要,永远荒在这儿,他觉得这儿,刨地三尺都有毒。
可是他的镇长同学不这样看,不引进新鲜血液,古镇就会消亡。古镇开发出来,土地就增值。现在我们这个县遇到了千载难逢的融城机遇,我们古镇可以说得天独厚,距省城才50华里。你们那个农药厂位置很好,开发出来还不影响古镇的整体美,但历年来的环境污染,你我是知道的。项目一确定,可以说是一举三得。污染得到处置,古镇焕发了新生,还有你们厂的职工,我一直很头痛,这样一来,你们的三保一金都可以解决,年轻的还可以招到里面工作,何乐而不为呢?这蛇,我看,也就只有你才可以对付,我是知道你的。另外你家困难,我可以优先解决,这事办成了,一万块钱的奖金。
汤得过对这个农药厂丝毫没有好感。想起那些曾经来了又去了,走马灯一样换着的各届厂长,他有些厌恶,厂长们像一群群饥饿的毒蚊子。开始的时候,农药畅销,厂长们吃饱了还有流出来的,他就是那个时候讨的堂客,生的儿子。厂子效益好,往农药厂调的人也很多,有一次他领工资,就看见有张工资表上的名字听都没有听说过,会计装着整理桌子,赶忙掩盖着。现在树倒猢狲散,他们这些没有脚路的工人成了弃儿。

他佩服他的同学,不愧是当干部的料,说起话来,头头是道,这捉蛇还真是他汤得过义不容辞的责任。
只是这能在农药厂生存下来的蛇,已经不是一般的蛇了,它不止是颗颗牙齿都有剧毒,而且满身的肉也不知毒成什么样子。就像厂区周围的蚊子。
这个晚上,汤得过跳过围墙,在农药厂里转悠。他把雄黄酒洒在左手上,为此他还准备了一只右手的手套和解毒的药酒,这药酒是他估计着蛇独特的毒性专门配制的。静静的月光轻轻地宣泄在废弃的房子和各种管道上,虽然如同白昼一般,却是那么阴冷可怕,附近没有虫鸣,甚至各色杂树上夜鸟的啼鸣也没有。那棵在汤得过入厂时就有的大樟树已经长成了撑天大树,月光被挡在树的上面,树下面一片阴冷。
汤得过灭了手电,静静地站在树下,一双眼睛像鹰一样扫过厂房。
忽然,“咔察”一声在头顶炸响。汤得过吓了一跳,低头轻轻闪在一边。却原来一段枯枝从树上掉了下来。
连着几个晚上,汤得过像幽灵一样逡巡在废弃的厂区,却始终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身影和响动,那条蛇似乎消失了,或者知道他要来,而远远地躲着他。汤得过觉得那寂静有些怪异,他感觉有一双眼睛总在某一个方向盯着他,而他却找不到那双眼睛。

汤得过有些懊丧,他决定白天再去看看地形。这个中午,他对同事们说有点事。
他轻轻翻过厂区紧锁的铁门,悄无声息的落到地上。白天的厂区仍是那么寂静,太阳火辣辣地晒着每一个光光的石头和房子,杂草都耷拉着叶子,只有大樟树青青亮亮的,有一个蝉在上面拼命地叫着,是那么响,就是调子最高的笛子也吹不出那么高的音。
汤得过今天没有摸雄黄,白天这么大的太阳,又这么干热,蛇都会在很深的洞里躲着的。他轻轻往前走着。
忽然,他看到在那栋倒了的锅炉房的一块光滑的铁板上,一条乌黑的蛇,正支开着鳞,不时地翻滚着,正在火毒的太阳下晒鳞。那蛇足有三米长,此时鳞都支开着,比水杯还要粗。头上通红的突起充盈着,像一束耀眼的鸡冠花。
这条蛇,正是汤得过幼年时放掉的那条小菜花蛇,通体还是那样的青色,举动还是那样的幼稚,无所顾忌的样子,只是头上的伤口竟然长成了鲜红的肉瘤,就像一个鸡冠。
汤得过倒抽一口凉气,顺手碰到插在腰间的匕首。
他身上只带着一柄保安佩戴的匕首。本来发给保安们的匕首都没有开口,只是配个像,让人看着保安的样子,威风凛凛的。汤得过非常喜欢这把刀,沉甸甸的感觉,得闲的时候,就在小河的青石上开了口。今天汤得过临时起意没换衣,不想把这把匕首也带来了。
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这么怪异的蛇,选在这么热的中午,在视线这么好的大铁板上晒鳞,大铁板应该已经晒得滚烫。如果周围那些废弃的厂房是观众的话,那条蛇就像一个在舞池中间的高台上翩翩起舞的舞者。她翻滚,她盘曲,她支开鳞,又收起鳞,她头上的红冠像骑着骏马维吾尔族姑娘头上的红缨,时而独立,时而挥动。她像一个被宠幸的美人,或者就像杨贵妃和赵飞燕,在帝王和大臣面前恣意地舞蹈着。
汤得过有些晕眩,看到眼前的一切,他惊呆了。他想世界本来是美好的,特别是这样一条无毒的蛇,她们自由地过着她们的日子,享受生命,享受天地给它们的时光,在自然中凭本能而不是靠狡诈竞争,快活地时候就舞蹈,衰老的时候就死去,多么好。
这条蛇好比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措然在这里相逢。那动人的舞蹈,那动人的舞者,是否正像那风中摇曳的美丽的罂粟花呢?而今她已满身是毒,已经让小镇的人充满着恐惧,已经让很多下岗如自己的人生活陷入困顿。她已经让她不再有存在的理由,今天狭路相逢,两强相斗,必有一死。这一切要怪谁呢,要怪谁呢?
汤得过一边痛苦地想着,一边在向蛇接近。
忽然他的脚踩断了一段枯枝,小小的“咔”的声音,像一记危险的醒木。
那蛇停止舞蹈,抬起头朝汤得过望来,红红的冠子顶在头上,口里吐出猩红的舌信,发出“哈哈”的声音。瞪着眼望着汤得过,那望着汤得过的眼,由开始的愤怒,渐渐转变成湿润,由开始的慌张,竟然转变成温和。喉咙的哈哈的声音也不再有了,蛇信子也不再那么频繁的进出,头也没有抬起那么高。
那条蛇已经认出汤得过来。是的,这个铁塔一般的汉子正是当年那个心地善良的小男孩,正是他救了奄奄一息的小蛇,医好了他的伤,又放回到大自然,让她这样延续着自己的生命,她怀念着他,就像怀念那个日思夜想的哥哥。可是,今天,他的手里,他的手里怎么会有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他的眼里怎么会有一种绝望,一种危险的绝望。
汤得过还是过去的汤得过,只是今天,他的背已经微驼,生活的重担让他喘不过气来。他不再有当年无忧无虑,他日夜加班,他要捉蛇,卖掉养活自己和一家,他已经走投无路了,而且,今天,他的肩上,他的手上,还有不可变改的坚定的责任。

蛇被汤得过眼里复杂的眼神吓着了,她不懂这个汉子眼里开始的脉脉柔情会变出这么大的仇恨,甚至拨出了匕首来。
蛇选择了逃,她跳下铁板,旋转着往烂石堆里跑。汤得过,飞身向前,伸脚尖踩住那蛇的尾巴,弯腰直接出左手抓住蛇尾。这时的蛇忽然掉回头来,凌空射向汤得过的左手,在汤得过的手指上划过两线牙痕。
汤得过没有想到还有这么敏捷的蛇,他忍住庝痛,把蛇尾抓住,凌空奋力一抖,那蛇再次回过来的头也被抖落,竟然像散了一般,几十斤的身体随着汤得过的手在空中呼呼转旋。汤得过的手奋力一挥,大蛇被重重地摔在大樟树的树干上。大蛇跌落地上,蛇身渗出殷殷的血来,动弹不得,只是瑟瑟发抖,冠子虽然有些发黑,但还坚挺挺的立着,那双仇恨交织的眼睛还在死死地盯着汤得过。
汤得过没有丝毫迟疑,右手挥起刀,把被蛇牙带过的左手中指和食指齐刷刷的砍了下来。汤得过竖着左手拼命的甩着,乌黑的血溅向周围的泥土,泥土发出扑扑的烟尘。
此时,那蛇的冠子突然耷拉下去,死黑一般。

如今人们经常看到汤得过把左手插在衣袋里,在镇政府门口依旧做着保安,下班后他不会再四处游荡,他的孩子拖着鼻涕在慢慢长大。他的镇长同学问他:事情怎么样了。汤得过铁青着脸一吭也不吭,也没有人知道那大蛇到底死了还是没死。
那个废弃的农药厂终于建起了一个高层酒店。所有的一切都被淹没在厚厚的混凝土下,只有那棵老樟树还长在原处,风吹过,沙沙的声音,像是某种动物发出的冤鸣,满树的绿叶放出怪异的光芒,又像是在冷笑地看着这个世界。

TAG:

爱晚亭 爱晚亭 发布于2009-10-14 08:30:01
形象而生动。
丝路驿站 丝路驿站 发布于2009-10-14 09:12:39
行文自然老练,很耐读。美文也!
五味子的个人空间 五味子 发布于2009-10-14 15:03:51
让我想起柳宗元的《捕蛇者说》。
橙色的音符的个人空间 橙色的音符 发布于2009-10-15 20:35:37
问候各位朋友!
爱晚亭、 丝路驿站、 五味子、backyar、flasher、五味子、174276、大聪头、路政之友。。。
桑雨柔 雨柔 发布于2009-10-17 22:38:32
生动而形象
橙色的音符的个人空间 橙色的音符 发布于2009-10-22 22:36:45
感谢老朋友雨柔!
光照陋室 纤夫 发布于2009-10-23 08:06:22
有声有色
橙色的音符的个人空间 橙色的音符 发布于2009-10-30 20:17:20
感谢纤夫能读!
沪陕高速光山路政大队 吻穿地球 发布于2009-12-13 13:07:27
我公路网上看到这品味的小说,是我的幸事,是公路网的幸事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