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城伟哥之公路博客,有公路诗集《橙色的音符》、小说集《古镇排客》出版,省市作协会员,湘长沙望城公路局养路工人。博客除转载之外,都为原创,本人邮箱:maren250@163.com

鸡笼上的日记(小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9-01 09:02:13 / 个人分类:小说     分享到:

查看( 177 ) / 评论( 6 )
                                                              鸡笼上的日记

生产队长张满邋遢是出鬼了,没事总往俺家里跑,一大早跨进我那塌了一边的门槛,只听得他说,我还没有洗脸啊。
 于是我只好端来那只掉瓷掉得看不见底色的搪瓷脸盆,从灶头上的炊壶里倒出水来,把小篮子的那条花手巾拿来,丢在脸盆里。张满邋遢把脸盆放在鸡笼上,慢条斯理的洗起来。
一个脸洗得这么过细,真的是少见,只见张满邋遢洗了额头,洗腮帮,洗了下巴,洗耳背,洗了耳背洗颈根,洗了颈根,又把手巾往他乱糟糟的头发里来回搓,最后小篮子的那条手巾变得和我的手巾一样旧了。我有些担心,我担心小篮子会不理我,我甚至害怕,他把这一切都记到他的那个算术本上。
小篮子是我的大女儿,初中读了一期,学费贵得吓人,南山那片土的番薯长一年,还不够她读一期书,读那么多书干什么,打青要认得字干什么,背水要认得字干什么,喂猪要认得字干什么。听说还要念什么英语,中国字都没用,还外国字。
我真后悔让他读那么多书,要是不读书,只怕可以买一头母猪了,能下好几窝崽呢,那不比种番薯强。还有南山的那些土,要是有一头好牛,又何苦拿个锄头,一锄头一锄头的挖哦。买牛,我是想都不敢想,
还有那条花手巾,看见就不舒服,还班主任林老师给的。看得比老子还重,洗的胰子油都有一条多了,养女就是败家子。
还有每天在那个算术本上划划划,每天晚上都划,桐油都烧了不少。

张满邋遢幸福地洗着脸,说道,我一早起来,就来看大家,我们队上水不方便,我看主要要抓好副业生产,多种红薯和南瓜,能顶半年粮。说着眼往灶头上瞭。
我说,队长啊,才洗脸,还没吃早饭吧,吃碗南瓜汤。
张满邋遢有些喜出望外,揭开锅,果然细半锅南瓜汤,用瓜瓢舀起来,蹲在门槛,哧溜哧溜地吃了起来。
我今天早晨都洗了12个脸了,还是你们家的饭早啊,张满邋遢刚说完,不好意思的笑了。我知道他洗了12个脸,是应该要吃早饭了。
只是小篮子的早饭就没有了。小二吃饭后,影子都冇看见,不知道死得哪里去了,等会弟弟起来哪个带啊。
我的玉兰命真苦啊,小三横着生下来。玉兰她一脸豆大的汗,下身的血把床铺都浸红了。赵医师接生三十年也没有办法,说要赶快送医院,还没抬到大路上,玉兰就没了。唉——
张满邋遢看着我,也唉了一声,老弟啊!出山的路太窄,当初,我抬后面,脚都歪断,半个月还没好。乡上抓计划生育,我还挨了骂哦。不要说了,不要说了,玉兰终究还是给你们李家留了后嘛!
张满邋遢吃着吃着,就用衣的下摆擦起汗来。
可是那条花手巾我是不知道怎么向小篮子交代了,还有鸡笼上的那本算术本,被张满邋遢洗脸溅上了不少水。
张队长不是别人,小篮子读初中的头期学费还不是张队长到乡上要来的!
我不怕小篮子,我是她老子。

小篮子杀了满满一篮猪草回来了。
我和她约定,那两头小猪长大,卖了钱,她就又可以读书了。读了书以后能看个好人家,她的命会要比玉兰好些吧。小篮子回来的时候,张满邋遢刚好吃完半锅南瓜汤,一副满足的样子。小篮子掀开锅盖时。我和张满邋遢不约而同地看着小篮子的脸。
小篮子虽然瘦,但是眉毛细长,和妈妈玉兰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上光溜溜的,没有一点瑕疵。如果能配上几件好衣服,我不敢说全乡,至少我们村是首一漂亮的,就像当初她的妈妈。
小篮子默不作声,拿起鸡笼上的算术本,冲到里屋,呜呜地哭了起来。小三子被吵醒,也哇哇大哭。
张满邋遢吃了小篮子的南瓜汤,用坏了小篮子的花手巾,还弄脏了她的算术本,脸上拧着笑纹,他感到很不好意思。

很不好意思的张满邋遢就到了村上,痛哭流涕,村长,我们队里穷啊!于是张满邋遢贴上了自家灶台上熏了半年的腊肉。
村长知道老张工作不容易,趁着到乡上汇报工作的时候,他找到乡长:乡长,我们村苦啊。
乡长怎么会不知道,那个村,那个生产队最穷,最苦。那个叫李小篮的女娃子,还是乡计生委解决的一期学费,最后还是失了学。
乡长在县里开会的时候,就找到了县长。
国家级贫困县,不是哪个乡不这样,比你们好的,也只好得那么多,你还得因地制宜想千方设百计带领大家致富啊。
省里书记眉头一皱,是啊,今秋,还是批三十吨返销粮吧,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啊。

这天省委书记的办公室里,来了一个外国记者。
记者前几年采访了沿海一个全国最富裕的村,那是他的家乡,他家乡一年的生产总值相当于西部的一个省。他知道他的家乡怎么从小产业做起,怎么利用华侨投资,怎么抓基础设施建设,怎么搞好投资环境,怎么引进各类人才,怎么赚中国人的钱,后来又怎么赚外国人的钱。他的父亲就是一个企业主。因此他留洋了,而且他书读得好,有了绿卡,成了某国外派记者。
成为记者是他的第一步,他要出名,他要在全世界出名。他有成熟开阔的头脑,他的创意层出不穷。他刚留洋的那阵,就注意到家乡闻所未闻的独特发展模式。
他为熟悉的家乡写了一本书,书名是《财富红与黑》。他以大量的实例大爆不为人所知的潜规则,甚至点到了他的老爹。他的家乡恨死了他,他的父亲指着他的鼻子骂:你这个数典忘祖的畜生,永远不要回来,滚。
但他的书在国外引起了轰动,加印五次,畅销欧美发达国家,光正版发行就有七十万册,这让他财源广进,而且赢得了国际知名记者的头衔,频繁往来于五大洲四大洋。
几年后,闲了下来,他感觉他的灵感已经枯竭,他很冷。为了保持他良好的上升势头,他觉得他还要弄点什么,这次他要写一个最贫穷的村,全国最穷的村。
他和这个省的省委书记熟,在某次交流会上碰过酒杯的。省委书记看过他的那本书,书中说到分析到的事情引起过书记深深地思考。记者找到省书记,刚好省书记批给县书记返销粮。
那你就去某某县吧,他是我们这儿最穷的。
县长一听来意,他觉得穷与不穷,这是自己的事,让外国人知道写出去,也许不好,当看到记者中国人的面孔,是省长派来的,只好自语道,哦 哦哦。
那就去某某乡吧,那是我们这儿最穷的。
乡长很远就看见了这个假洋鬼子,心中想,看就看呗,
于是说,你就到某某村吧,他那儿是我们这里最穷的。
村主任就让记者跟着点头哈腰的张队长,去他们那个小组吧。

当张满邋遢把记者带进我家时,我正准备去锄地,和张满邋遢撞个满怀。张满邋遢忙说,进屋进屋,记者记者。
记者什么,什么记者。这么早,又要洗脸啊,没让小篮子把我怨死啊。
张满邋遢说,省里派来的,外国记者。
我往门外一瞧,果真看到一个人拿着照相机,正左照右照。我下意识的把衣角拉了一拉,只是手一松,衣服又弹了上去。哪里什么外国记者,日本人啊?我还不待见呢?
记者进了屋,我还真没东西给他坐。
张满邋遢把记者往鸡笼边的土砖上让,自己坐到半边门槛上。土砖上面有一块木板,请坐请坐。那记者也不见外,一坐下去。由于准备不足,没想到,凳子这么矮,几乎是跌到凳子上去的,张满邋遢赶忙要扶,记者说,没关系没关系。
接着就问开了,记者拿出他漂亮的本子和自来水笔。老哥,你家有几亩田啊?
我望了望张满邋遢,好像以前都不准我们乱说的,对外人好像都要说好。
张满邋遢示意我照直说,穷有什么,不哭穷,怎么会有返销粮。
四分田。
多少土?
南山有15亩。
多少山?
算上前面的有一座半责任山。
几口人?
四口人,我,老大,小二,小三。
喂了几头猪几头牛多少鸡?
两头小猪,没有牛,五只鸡,四母一公。
我说着舔了舔嘴唇,望着张满邋遢,我不知道这么答是不是要得。
没有牛怎么犁地啊?
用别人的,用番薯换?
你种了几亩地啊?

我有些懵,这地是田还是土啊 ,好像刚问过了啊。
记者也感觉到了,一时语塞,不好再怎么问下去了,支拉着身子要站起来,谁知没有站稳,身子朝后一仰,反手扑到一堆鸡屎上。张满邋遢吓了一跳,忙扶起记者,就要拿出上衣底子,翻过来要给记者抹。
记者也感觉很晦气,连说不用不用。我想去舀水给记者洗,有点舍不得,那水是小篮子从后山坳里背回来的,还只有小半缸了。
张满邋遢对着我说,舀水啊洗啊。
我不情愿拿出瓜瓢,记者伸出他白嫩的手来。
一瓢水没有了,第二瓢水没有了,第三瓢水正在记者的手上淋着,瓢底对天了。
我也不管他还要不要,就把瓢放到了鸡笼上面。
记者把手往鼻子下放了放,眼睛瞅向鸡笼上的瓜瓢。他突然眼睛一亮,看到鸡笼上的算术本,那是什么?
他的大女儿小篮子的,张满邋遢说,不要动她的东西。
记者不听他的,小心地拿起翻开看着。这一看不打紧,默默看着的他,竟然露出莫名的笑,有时候又大笑,后来又有些悲伤,甚至哭出眼泪,有时候干脆大哭起来,跟疯了一样。
我和张满邋遢都有些不知所措。

小篮子背水回来了,一脸的汗珠子,小褂子也汗湿了。
记者也看到了小篮子。
张满邋遢连忙说,他女儿小篮子,那本子是她的。小篮子看到一个陌生人看她的东西,有些急,忙去抢,记者看那架势,连忙把本子放到鸡笼上,眼露慈祥说,我不要你的。
快到家了,有些头晕,摔了一跤,只剩一点儿了,我接过小篮子的水罐时,小篮子委屈地说着。水罐的水真的只有小半壶了,我把水轻轻倒进水缸里。
此时记者眼睛湿润了,他有些哭:小妹妹,我用了你的水,我真不知道水会这么艰贵,这一百元算我赔偿你的吧。说着就真的掏出了一张百元的。
张满邋遢眼睛都直了,我也有些急,抵得一头猪啊。
小篮子倒不变不惊的,摇头说,我还可以去背,不要钱,也值不了这么多钱。
记者说,那我就和你一起去背水,背一趟,好不好?
我和张满邋遢有些无措,这怎么行,往返一趟,得两个多钟。
但是记者执意要帮小篮子背,小篮子,你前面带路,我是省里来的,你的日记很让我震撼,正好要体验体验你们的生活。记者说着,果真就拿起了水罐,往身上背只往门外走。
我和张满邋遢只好坐在地上等。那张一百块的钱,还放在那个算术本上,上面的伟人们正诱惑的笑着。

日头已经偏西,记者和小篮子有说有笑的背着满满一灌水回来了,只听记者一边擦汗一边说,小篮子,我实在背不动了,我也是小的时候干过活的,这几十米,你来背吧!

小篮子你是一个好姑娘,如果你同意,你的日记本可以借给我吗?
小篮子不做声
我用东西和你换,说着,记者从包里又拿出一本厚厚的非常漂亮的笔记本。
小篮子有些犹豫。
记者把本子递给小篮子,说,这样吧,我不要你的本子,你就让我把你写的日记都拍下来行不?
小篮子点了点头。
记者就在鸡笼上,一页页的拍了起来,有三十页。拍完后,记者感觉意犹未尽,说你应该还有日记啊,能不能都拿出来呢?
小篮子从床铺的稻草下竟然又翻出十来个一摸一样的算术本。我的天,我说,她不停地写,那个本子咋就写不满呢?原来都换了,这得花多少钱,她哪来那么多钱啊?
记者见这么多日记,非常兴奋,说借给我,我下次来一定还给你,这对你很重要。我要把它编成一本书,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的故事,出名后,你就会有很多的钱。
张满邋遢望着小篮子又望着我,嘴巴动了起来,似乎要替她作主了。我也向小篮子望过去,很多钱,那不我就可以买一头牛了。
小篮子说,我又可以去上学吗?
当然可以,而且可以上初中、上高中,还可以上大学。
好,都借给你!

生活像雨中扯过闪电,之后还是一样的泥泞。我继续在南山中锄地,小篮子继续背水,打猪草喂猪,小二继续带小三,小三继续地哭着。小篮子也许有些后悔,那个记者再也没有来了,音讯全无,小篮子也许又不后悔,每天晚上,她在那个漂亮的笔记本上,幸福地划着,而且是用记者给她的那支自来水笔在划。

忽然有一天,张满邋遢高高地举着一张绿色的纸条,兴冲冲地找到南山,老李老李,你发了,发了,汇款单,汇的美元,美元啊,二十万啊。
两万?美元?我有些听不清。
二十万美元,要抵一百万块钱啦!老李,你家小篮子出息了。那个记者把小篮子的日记,一字不差的变成了一本书,叫什么来着,《鸡笼上的日记》,比他的前本书还火,印得还多,卖了很多钱啦,很多美元啊!
看着那张绿绿的汇款单,千真万确是我家小篮子收,二十万美元。我擦着满头的汗,竟然有些哆嗦,真抵得一百多万?张满邋遢也有些语无伦次,老李,你发啦,只是这钱要到省城去领,走县乡信用社拨付下来。

不到半天,全生产队都知道我家的事,小篮子写日记被外国记者看中,出了书,得了20万美元。乡亲们把我家围得水泄不通,家里坐不下,好多都站在门外。我高兴急了,这不,我可以买一头牛了,小篮子不是也可以上学了吗?上初中上高中上大学,她不是可以嫁个好人家,不再和她妈妈一样的苦命了吗?
想到这些,我眼含着泪水,乡亲们,在这儿吃饭啊,我杀鸡,杀鸡。张满邋遢赶忙招呼大家,邻舍的几个堂客帮我生起火拾掇拾掇起来!
还有几个大人带着小孩子来的,中间有的是小篮子的同学,央求着要小篮子告诉他们怎么写日记。小二和她的玩伴带着小三子奔奔跳跳的,小三子邋遢的脸上笑成了一朵眼夹里花,小三从没有这么快活过。
大家都在忙活,我倒反而没事干了,看着他们我就呵呵地笑着。那只公鸡已经跑到桑树顶上,喉咙里可可地低叫着,头上的鸡冠都吓得乌乌的,母鸡们都已经快到砧板上了。

反正那时候全队,甚至全村的小孩都在写日记,而且都用最普通的日记本,就写家长里短,写山村田野的事情,写完就放在鸡笼上,也有放在土炕边或者窗台上的。也有求张满邋遢,说,再有记者来,一定要往他家带。
张满邋遢高兴地答应着,一边说,我还没洗脸呢。
县里来了干部,弯腰走进来,说道,这拨付的20万美元,与我们县的推荐是分不开的,县里正要和外国交流,引进项目,需要这笔美元,我们决定,替你换成人民币吧,县里留一部分作为助学基金,还给你家五十万人民币。
真的值那么多啊,五十万啊,我又有些哆嗦,那能买好多牛啊。我一听,忙说好,好好好,我们用人民币,不用美元。
乡上也来了干部,说,乡上机械厂,急需从美国引进一套冲压设备,正需要美元。而且没有乡上的推荐,你小篮子那日记还不是废纸一样,我们这里穷,这钱既然从政府一级级拨付下来,说明不是你一个人的。而且你小篮子上次交学费还不是乡政府出的钱?
我急了,我不是急那些钱不是我的了,而是已经县里有安排了,忙说,美元已经被县里换成了五十万人民币了。乡里的干部恨恨地“哦”了一声,接着说,人民币也行,我们就买辽宁那儿的设备,以后,你也到机械厂去做事吧,当副厂长,买设备要30万。
我点点头,说道,好好好!
村支书也来了,他笑眯眯的,张满邋遢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支书说,你家小篮子为什么没书读吗?还不是学校太远了,我们村正琢磨着自己建小学,因为穷,一直没钱搞,治穷先治愚啊。没有村上的推荐,那记者会到你家来?你家小篮子的日记能被那大记者看见?钱从村上信用社过,就说明这钱不是你一个人的。
我急了,我不是急那些钱不是我的了,而是县里乡里已有安排了。村支书眉头皱着,一会儿舒缓开来“哦”了一声,那就给建小学留十五万吧,还办个附设初中班,你家小篮子免费读初中,还可以学英语呢!
我点点头,说道,好好好!
支书走后,张满邋遢磨磨唧唧没有走,这时候他凑了上来,老李啊,说道推荐大记者到你家,我的功劳会比那县乡村少?我在生产队这家跑那家的,还不是为了众乡亲们。队上穷得叮当响,为什么?咱们这儿闭塞啊,上趟乡政府出国一样,满山的桃啊梨啊番薯啊,都只能自己吃,运不出去,我看把我们队的出山路拓宽整修一下,开条石头路,大概有10里长,我估摸着4万块钱足够了。
张满邋遢继续说,我一分钱不要,这事归你管。公路通,百业兴。你一家富了,那不叫富。大家富了那才叫富。
我心里划算着还有一万,我可以把房子整整,给小篮子做两套衣服,小篮子读书的事村上不是同意解决了吗。还能买一头好牛。
我点点头,说道,好!
小篮子没有我们这么多心思,她还是背她的水,打她的猪草,喂猪,但那个高兴劲掩都掩不住,她不停地唱着学校里曾经唱过的歌,晚上,她不停地在日记本上快活地划着。县里乡里给了她很多新日记本,还有好看的衣服,而且不久,她又可以坐进学堂,她可以读初中了。

突然有一天早上,张满邋遢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脸都不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他说,老李啊,我们的事,黄了,村上说,乡上说,县里说,省里的,省委书记决定,这20万美元,哪一级一分钱都不能动,全部要归你。
我吓了一跳,那村上建小学,附设初中班,队里修路,都搞不成了?
是啊,县里引进项目,乡里买设备都黄了。张满邋遢一脸苍白,有气无力的瘫坐在半边门槛上。小二又不知道哪里去了,小三子在炕头上哇哇地哭着。
咱要美元有什么用,我们这里又不用美元。我急了,那整房子都不行了,而且我想要一头好牛啊,我的那些山地哦!


TAG:

丝路驿站 丝路驿站 发布于2009-09-01 09:18:58
欣赏学习
wenbing.51的个人空间 wenbing.51 发布于2009-09-02 18:37:16
好文,学习了!
橙色的音符的个人空间 橙色的音符 发布于2009-09-04 23:24:00
感谢 丝路、 wenbing、彭阳公路、沭水人家、zhouqua。。。。。。
爱晚亭 爱晚亭 发布于2009-09-08 16:53:24
不断出新作,向你学习。
雨中越 雨中越 发布于2009-09-09 21:59:33
生活像雨中扯过闪电,之后还是一样的泥泞
橙色的音符的个人空间 橙色的音符 发布于2009-09-14 21:25:51
再感谢 爱晚亭 雨中越2位老朋友!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