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城伟哥之公路博客,有公路诗集《橙色的音符》、小说集《古镇排客》出版,省市作协会员,湘长沙望城公路局养路工人。博客除转载之外,都为原创,本人邮箱:maren250@163.com

不是谁都可以做菩萨(小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7-31 00:42:04 / 个人分类:小说     分享到:

查看( 169 ) / 评论( 7 )
不是谁都可以做菩萨



绍兴初年,古镇的一队的商船,大概十来艘,装着满满的粮食行驶在湘江上。这是芦江古镇历史上首次应客户之约,送粮出湖,也就是过洞庭湖。那时候的洞庭湖宽广得多,船队行至湖中,忽然狂风大作,乌云翻滚。船头急忙降下帆,也无济于事,桅杆被风吹成了弯弓,发出毛骨悚然的尖叫,浑浊的浪头一浪接一浪打向船队,水手们拼命的往舷外舀水。船载着粮食,吃水很深,一种不祥之感像头压来的乌云一样,压在所有的人心头。
这时候暴风雨中现出朦朦胧胧一排水寨,船头连忙指挥大家靠过去,可是无论怎么也靠不拢,浪头不断朝船队打来,眼看着第一次出湖,就要遭受灭顶之灾。
忽然,水寨之中驶出一条大船,一个白袍金甲的武士,挺立出来,把宝剑往天上一指,顿时风息浪平,命悬一线的船队转危为安。有人认出,那是杨泗将军,那是杨泗将军。
杨泗将军正是洞庭军首领杨幺,带领众贫苦渔民在洞庭湖一带,春夏渔耕,秋冬攻战,水陆两栖,洞庭湖一带,“无税赋差科,无官司法令”。 杨泗将军是贪官的克星,却是老百姓心中的菩萨。
这件事情传回古镇,人们根据当时看到的情景,为杨泗将军塑像,尊为平浪将军。但看将军,白袍金甲,凤目长髯,不怒而威,真是:湖海龙王来听令,虾兵蟹将按旨行。但凡以后谁要下江出湖,纷纷来杨泗庙祷告,必定能风平浪顺,遇上风浪心中默念“平浪将军”也能逢凶化吉。杨泗将军成了水港芦江古镇的保护神,成了人们心中的菩萨。
成了菩萨,就什么事都得管了。
张子谷很小的时候,和瞎子父亲讨米来到过杨泗庙。杨泗庙香客络绎,香火茂盛,烟缭雾绕,殿案上摆了不少包子鱼肉等供品。张子谷远远地望着,喉咙里咕咕响,犹豫着不敢进去:要是能做菩萨,一定有吃不完的东西啊。
跪拜中,看到威风凛凛的将军,张子谷心中一动,他在蒲墩上默默念叨着。此时,无风的大殿,向上突突的烛火忽然左右摇动,杨泗将军的的白袍随之飘摆,露出的金甲闪闪发光。
所有的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些异象,也没有人注意到这个衣裳褴褛的小叫花子在咕噜什么。

张子谷,母亲早亡,住在芦江古镇镇尾一间破草房里。自幼父亲带大,因为没有饭吃,所以取名子谷。稍长,父亲眼睛就瞎了。他就牵着父亲在古镇一带做叫花子,讨米回去,两爷崽煮饭吃。张子谷对父亲特别孝敬。饭到大半熟,他把米汤簝出来再蒸,他只喝米汤,干饭留着给父亲。这些父亲并不知道,他深陷的眼窝里,深深地满足。
有一年,也就是张子谷十五岁那年,他做了有据可查的第一件好事,那件事多年以后还在古镇流传。
瞎子老爹要吃鱼。他就真的搞到了一条鱼。
古镇本是水乡,吃鱼原也不是难事,但对张子谷来说,却是个不小的问题。河里的鱼不得手,塘里的鱼有事主,街上的鱼没钱买。
这鱼他只能从黑狗潭里凭空手抓上来。
十五岁的乞丐,也是一个朗朗的少年了,幼年在杨泗庙里的祷告时时刻在他的心里。
沩江在古镇半边街转弯入河,一口水直冲黑狗潭,水急而险。人们在黑狗潭抛下大量的麻石,一来护堤二来减轻水流的冲力。有一年半边街还是被大水冲垮了一半,因此靠水的这一边根本无法建房,半边街得名由此而来。船到黑狗潭,很早就要绕开,如果顺水而流,非得撞个稀巴烂。深深的黑狗潭里,暗流汹涌,麻石嶙峋,打鱼的人都不敢在这里下网,一不小心一铺网,就剩根绳子。也有舍不得网的,下水去取,结果网没取下,人也缠住脚回不来了。所以古镇的俗话说,网撒黑狗潭,落死鬼背上玩。在黑狗潭,有网还打鱼不到。
张子谷来到黑狗潭边的时候,并没有人在意,等他顺着潭边跳下水的时候,有人要拉住他已经来不及了。
张子谷一口气憋下去,黑狗潭水果然十分阴冷,好在不是涨水的季节,虽然水流急,但不至于抓不稳,他沉下去,抓住石头,在石头里摩挲。水边长大的他知道,石头中的缝隙藏有鱼,而且鱼急忙之中跑不出来。
他已经憋气不住了,只得浮出水面。
岸边看的人随着他的头发露出,都惊呼起来,还都以为他出不来了。好心的人赶忙说,细伢子,不要下去了,会淹死去的。
张子谷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沉了下去,黑狗潭有二丈多深,在水里打开眼睛,感觉眼珠子要被压出来,张子谷拼命把水往上拨,好让自己沉下去,手脚不时地刮碰在麻石上。等他终于在一个石窠垃里发现有鱼时,他的胸已经闷得要炸了。
当他再次浮出水面时,人们又是惊呼。张子谷整个人脸都憋成紫色,可是他不听众人的劝告,稍微休整,又潜了下去,他终于找到藏在石头下面的那条鲶鱼,凶猛的鲶鱼一口把他的手咬住。鲶鱼满嘴的细牙,像锯齿一样卡着他的手,张子谷忍痛顺势把手插进去,抓住鱼鳃,鲶鱼猛打猛撞,嘴紧紧地咬住张子谷的手腕,张子谷感觉手都要断了。而且鱼太大,在石窠垃里挣扎,张子谷不能及时地浮上来。水只往他肚子里灌,张子谷就要死了。
当张子谷被德兴米铺的龚老板用带钩子的长篙钩上来的时候,他的肚子已经滚瓜溜圆,没有了呼吸。人们把他伏在河边老柳树下的麻石墩上。大鲶鱼还咬着他的手,尾巴在轻轻摆动,张子谷的手腕鱼口这一圈,在隐隐地往外流血,手臂和脚上都划出很多血道道。

人们都以为他死了,一刻钟后,他突然啊的一声,那个水突然从他肚子里冲出来。张子谷竟然活了过来,他一摸,鱼还在,就挣扎着站起来,护着鱼,踉踉跄跄地往他的破屋走。
这件事像一个雷在古镇上炸响。他的父亲不但吃到了鲜美的鲶鱼,而且张子谷成了道德的典范,里正带着几个老先生和一帮人专门到他家看望,把小茅棚整得不漏雨,又给他父子各制了一套衣服,还留下一石米,两吊钱。
这件事后来上了蒙学,排在二十五孝之二十五,辞是这样写的:张子谷有孝名,年十五命换鱼,下深潭三沉浮。

讨米的时候,爷俩总是经过德兴米铺,德兴米铺龚老板可怜这对父子,总是给些扫桶的米,这事被龚家小姐知道,龚家小姐大概也就十来岁,她觉得父亲不地道,同情这对父子,倒也注意起张子谷这个人。
张子谷虽然一身破烂,却眉清目秀,虽然乞讨,却有一种傲骨在里面。哪里看得出傲骨呢?首先他腰不弯,还有不肯施舍的他不缠。他讨的,有什么好东西,先给父亲吃,父亲吃饱了,他才动口。父亲问他,他就说自己饱了,
龚老板佩服这个小乞丐,就让他在德兴米铺打打零工。
虽说和讨米差不多,但这却是他做事做来的,他做事可以养活父亲和自己以后,他不再乞讨了。这个让龚家小姐看重。
米还是不太够,而且张子谷正在发育,吃完米汤,把父亲剩下的干饭也吃了个精光,好在德兴米铺有时候还管顿午饭。
张子谷做事肯干、活策,龚老板看在眼里,龚小姐对张子谷有点意思,龚老板也心知肚明,虽说生意不大,但好歹也是小康之家,只可惜膝下无儿只有这么个宝贝女儿。于是就龚老板收了张子谷做个学徒。张子谷条件是要瞎子父亲一同过来,而且不能让父亲受委屈。龚老板一口答应。
日久情深,张子谷和龚小姐的感情瓜熟蒂落。张子谷成了龚家的上门女婿,龚老板看着张子谷,写算一学就会,而且为人诚实,对待女儿和自己都十分不错,乐得当甩手掌柜。德兴米铺的老板就成了张子谷。

古镇都是木板房子,父亲住在隔壁房间,听得小夫妻是夜里是吱吱嘎嘎,十分难受,半夜还在咳嗽,老婆有点不耐烦。张子谷知道是怎么回事,第二天夜里问老爹,爹爹啊,你晚上睡不着,想么子咯?瞎子老爹低头不语。是不是想娘咯,瞎子老爹点点头。张子谷凑近老爹,爹额,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就莫倒处乱讲啦。
晚上,张子谷趁黑带着老父出了门,宏泰坊灯火通明,深夜人客有些稀落。张子谷携住父亲的手,快步走进大门,老鸨儿认出张子谷,心里一惊,心里想,没想到张子谷竟然是这样一个人,但嘴里却喊了起来,哟,张老板,要几位姑娘啊。
张子谷不好意思一笑,轻声说,就要你们这最好的姑娘翠柳,
老鸨儿堆着笑,喊了起来,翠柳啊,下来侍候张老板。
张子谷脸炸地红了,连忙摆手,快莫声张,就要翠柳,把我老父亲伺候好了,打赏。
老鸨儿一听,笑了,想不到张老板这么细意,我家翠柳一向要十个光洋,您张老板良心好,你就给八个吧。
张子谷说,还给十个,仔细我爷老子的身体。老鸨儿又笑了,我们这里什么救急的药没有,湖广的商客都在我这儿歇住,我做生意比你早二十年。
张子谷呵呵一笑。老鸨儿派一个叫桃红姑娘陪着张子谷喝酒,这个姑娘生得瓜子脸,柳叶眉,脸皮子白里透红,姿色不在花魁翠柳之下,特别是那双水杏眼,骨碌碌转,像会说话似的,秋波频频向张子谷传。张子谷却像没看见一般。桃红自言自语,我本是湖区农家女,因为倒垸子,被迫卖身娼家,如今想回去看看。说着眼泪汪汪地坐到张子谷的腿上,手就往他肩上搭。张子谷正色道:姑娘,我是叫花子出身,我老婆一家对我恩重如山,请赶快坐一边。
这事神不知鬼不觉就过去了,
以后媳妇问张子谷,怎么爹爹晚上就不咳嗽了呢?张子谷诡秘地一笑。

这一年沩江上游一带,风调雨顺,稻米大丰收,新粮顺流而下,把个芦江挤得没有空隙,
粮多谷贱。粮农们只好自己驾船或者租船,顺江下来,谁知芦江古镇粮食扎堆,价格压得更低。粮农们个个像小桥栏杆上的石狮子,紧绷着脸。
货到地头死,各处米行里,算盘珠子噼噼啪啪地响着。半边街上,人们摩肩擦踵,举袂成云,小摊小贩临街或驻或走,吆喝叫卖之声混杂。各大商号,大门敞开,铁铺里叮叮作响,蒸酒店里热气腾腾。宏泰坊的姑娘们拉客都拉到街上。虽说人们的表情各异,远远望去,那小香港和小汉口的名堂不是虚传。
有一个粮农为了谷的好歹和价格,和米号争了起来,粮号仗势欺人。汉子气不过,把船上一袋袋的新谷就往芦江水里掀,他的老婆阻止不了,一头头发乱糟糟的,站在船尾默默哭泣。那汉子一边掀一边也满脸泪水,掀完,大哭一声,抱起最后一袋谷就往河里跳。码头上人群顿时就像油锅里炸开了。
跳河啦,跳河啦——
张子谷正在为没钱收粮而苦恼,挤到街上散散心。张子谷看到粮食价格这么低,谷贱伤农,因此,他的收购价格要比别人的每石多十五大钱,得信早的都往张子谷粮号涌,一会子,张子谷准备的钱都花光了,所有能借到的钱都借尽了。
人越来越多,张子谷只好关上店门,一边上板子一边说,仓都满了,装不下了。
有粮收不了,看着那一船船的粮食,张子谷知道,天道周而复始,这两年粮食丰收,明后年是一个饥荒年啊。
听到人们的惊呼,他急忙拨开人群,跳到河里。他水性好,可是好一阵子他才浮上来,喊道,拿绳子。那个粮农的妻子,急忙拿来绳子,张子谷对其他人喊道,我下去绑他,你们用力拿,果然,绳子一动,大家奋力拿,那汉子终于被拉出水面,只是还死死地抱住那袋谷。
张子谷赶忙让人把他手掰开,把他伏在船舷边,让他老婆在他身上踩,女人将信将疑的踩着,只听得,肚子里的水往外冲,随后是那汉子一声长哭。
人们刚轻松过来,不由得又为那汉子夫妇同掬一把泪。
张子谷安慰醒过来的那个汉子说,你好糊涂啊,丢下老婆,自己跳河。今年粮食多,明后年肯定是饥荒,不好卖,也不要扔河里,血汗粮啊。
汉子羞愧难当,女人抽抽搭搭又哭了起来。张子谷要人喊来伙计,又一袋袋的把谷成河里捞起来,吩咐汉子道,你自己造的孽,找个地方,把谷子晾干,我双倍价收你这船谷子。汉子夫妻,惊喜异常,千恩万谢。
有认出张子谷来的,张老板,你好人啦。
张子谷一脸愁颜,乡亲们啦,我是叫花子出身,不讲假话,我晓得冇饭饿死人。今年多打了粮食,明年不见得就有饭吃,我想收你们的粮,我不是没有地方装,我是再没有钱来收了啊。
人群一遍激昂,有个瘦干老头说,张老板,我们相信你,今天我们把谷子都给你,你就给我们一个条儿。您什么时候把米卖了,什么时候给我们钱。
大家齐声喊好。
张子谷喜出望外,好,到时候青黄不接,凭条买米,原价返还!
张子谷有的是地方装粮食,而且镇尾的他那栋祖传小草房,可以改成粮仓。

新粮刚入库,就听到长毛西征来攻古镇的消息,芦江是长沙的门户,长毛的必争之地,从鄱阳打到岳州,又打到芦江,听说,长毛打战不要命,旗往哪里指,人就往哪里攻。长毛通常披头散发,奸淫虏抢无恶不作。整个芦江古镇都沉浸在山雨欲来的恐怖气氛中。
咸丰四年四月底,半夜炮响不停,长毛从岳州水陆并进,从乔口方向猛攻芦江古镇,芦江镇守团练主将张炳南被长毛大炮击中,炸得尸都没有了。水上堤上的湘勇团练抵挡不住节节后退,曾剃头在江上划一根线,谁退过线,格杀弗论。没用!湘军兵败如山倒,长毛和湘军从湘江厮杀到沩水内河也就是芦江,一直打到半边街前。曾剃头看着自己那点家底都打光了,在卖粮汉子投水的地方,就要跳河,幸亏两次被部将救起,才有后面的卷土重来。
翌晨,芦江古镇,河堤内外到处都是太平军的旗号。古镇上,有钱的胆小的早往益阳和长沙跑了。张子谷知道,跑了,家业就丢了,他不信长毛就那么恶毒,听说长毛都是作田人出生,像杨泗将军一样举义旗的人。自己小心应对,至少有个照应。
谁知长毛驻扎在堤上,并无侵犯。张子谷安下心来,婆娘细崽都从仓板夹层中出来。正在这时候,一队长毛过来敲张子谷的店门,买米买米啦。张子谷有些哆嗦,忙说,好好好,相送相送。为头的长毛,倒也不黑人,说,不要送,是多少就多少。长毛一次就把德兴米铺的现米给买倒了,而且足额给了银钱。
看着长毛远去的背影,张子谷说,长毛的事情还会闹大,看那秋毫无犯的样子,怕是要夺天下了。

这半夜,又炮声四起,喊杀声震天,一家人又躲到夹仓。突然一阵敲门的声音急促响起,张子谷没法,只好出面开门,一看原来是那个买米的长毛首领。
原来曾剃头重振旗鼓,突然打了回来,太平军措手不及,几乎全军覆没,少部顺江往武昌撤退,因为自己在筹粮,没有跑出来,现在粮食丢了,部队打光,只身一人,请求张老板救命,身上还有不少银子全给张老板。张子谷一听,慌了神,现在古镇全被湘军占领,私通长毛,灭九族的罪啊。张子谷迟疑之间,已把长毛让了进来。很多年后,张子谷知道这个长毛竟然是章王林绍璋,后来做到长毛的丞相。
 林绍璋在张家躲了半个月,湘军已退,才潜往鄱阳九江去了。
长毛在江浙一带终于成了气候,最后盛极而衰,那是后话,也不再与本故事相干,按下不表。
只是这一战打得湘江沩水为之泛红,两军尸体浮满江面,无人收拾。张子谷不忍见此惨状,便组织族人和街坊将江面和沿岸的无名尸体一一收集起来。当时有些个迂腐的人犯难了:有的是朝廷的反贼,有的是为国尽忠的湘勇,埋在一起,是否行得通。张子谷心下想,都是爹妈所生,死了的还不都是最苦的作田人啊。于是他建言:不管身份,入土为安。就这样,在今日古镇的挖口子和螃蟹岭就分别留下了八十八人墓和八十义冢。大家无不称赞张子谷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张子谷想到这一月的鏖战,死难的何止数千,那么多尸首竟然随水而走,死不安宁。这人生一世,图个什么。

张子谷因为太平军的到来,卖粮反而发了财。按理说,长毛造反,大逆不道。为此,张子谷偷偷到了杨泗庙,跪问杨泗爹爹,心中默念,这财发得还是发不得,一打卦,胜卦。再问,官府追究起来,就说店里的粮全被长毛抢光,血本无归,可得不可得,一打卦,胜卦。再问私藏长毛,放得不放得,一打卦,胜卦。张子谷心中有主了,想起幼年许下的宏愿,不禁偷看杨泗爹爹,将军威严的面相,竟然眼带慈祥。
兵灾过后是水灾,水灾过后是旱灾,沩江上游一带,果然粮食欠收,来古镇籴米的船不在少数,张子谷没有忘记自己的诺言,凡先年打过白条的人,原价卖米,就连那个跳河的汉子也来了。张子谷还在德兴米铺前,架起大锅,广舍施粥。灾民感其恩德,山呼“张菩萨”“张爹爹”。古镇上下对张子谷也另眼相看,米商们争先效仿。
别的地方因灾,出现了打家劫舍的事情,官府再派兵镇压,城乡内外颇不安宁。芦江古镇因为张子谷带头赈济灾民,人们不但安居乐业,古镇反而更加繁盛,各地的商贾纷纷落脚古镇,新开的商号比比皆是,各色买卖有条不紊。
从此,古镇上下都叫张子谷为“张菩萨”,就连里正等有头脸的人们都这样称呼。
张子谷乐善好施,财源广进。半边街竟然有五家店铺都是他的米行。德兴米铺的旗幡在半边街上猎猎飞扬。

他为宏泰坊的翠柳和红桃,为那些不愿做皮肉生意的女子赎身。
他为古镇所有的老人办整生宴,请戏班在会馆戏台为他们唱“洪南桂打酒”“四郎探母”。
他在芦江上修了义渡,方便往来古镇和南岸堤两岸的人。
他为上游的沱市捐资建桥,桥上留下某年某月芦江张子谷捐。建桥时,他甚至放下生意,亲自到工地搬石头。人们在桥上走过,总会念记这位善人。
他翻修古镇的麻石街。从丁字湾买来麻石,把街上烂了的石板都换掉。他在半边街黑狗潭一带建起麻石护栏,用铁链连着,人们不再当心掉到河里。那个救过他的石墩今日还在。
他用赚来的钱,开了一家义学,读不起书的孩子在他的义学里免费读书,成绩好的还有奖励。他甚至自己也在义学里跟着先生念那些增广贤文。听着那些圣贤之言,想起那年在杨泗庙里许下的那个愿望,他更加兢兢业业。
但张子谷喜欢听,他喜欢别人喊他爹爹,喊他张菩萨。

很多年后的一天,儿子张老三陪同衰老的张子谷来到杨泗庙,杨泗将军还是那么神采奕奕,威风凛凛,而此时的张子谷虽然做了古镇的里正,却已经腰弯背驼,力不从心了。
张老三看见父亲望着杨泗爹爹羡慕的眼神,心中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但是张子谷,丝毫没有怠慢杨泗爹爹。他推开儿子,颤颤微微地立正深深地叩拜下去。
张老三深深懂得父亲的意思。他说,父亲,到时候我给您塑个金身。
他摇摇头,我不要金身。
张子谷为杨泗爹爹再塑了金身,重修了庙宇。塑像更加精神抖擞,庙宇雕梁画栋。杨泗爹爹六月初六生日的那天,进奉的香弥漫着芦江水面,祈福的火昼夜通明。给爹爹看的戏,一场接一场。庙门口的芦江,船一艘紧挨着一艘,人们在船上看戏,甚至就在船上做买卖,庙门口坪上的人成山成海。那个胜景不是所有的朝代都可以看得到,那个胜景也只有张子谷所在的芦江古镇才会出现。人们在敬着杨泗爹爹,心里却默念着张菩萨。

最后的日子,张子谷更加的好客。德兴米铺,无息粜米,高价收粮,平年施粥,荒年开仓。他怕他做得不好,怕他的功德不圆满。
而且他回忆自己的一生,他感觉,他没有做过任何错事,他环看着送终的满屋子的人,儿孙们跪倒一地。张老三跪在床边握着他的手,他知道儿子懂他的心思。
他平静地死去。
全镇的人在活菩萨的哭声中跪倒,所有的人都为他祷告,县乡政府要员都出席他的葬仪,满街都为他披白。
张子谷在天国,自信地笑了。他幼年在杨泗将军庙里许下的愿望,那个愿望让他念念一生,为此,他日三省吾身,一生奔波劳碌,如履薄冰。
当初那个在庙里衣着不整,骨瘦如柴的穷叫花子,在蒲墩上喃喃自念的心愿就是——我要做菩萨。

儿子们请黑麋峰的师傅雕了楠木像,在黑麋古刹里开了光,运回芦江古镇的时候,天下起了淫淫小雨,好像是在为张菩萨哭泣送行。
杨泗将军庙里的居士,袈裟齐整,法旗在和风中缓缓飘扬。根据事先商定的,杨泗爹爹的像不能动,在爹爹像的旁边把香案加长,再立张菩萨。
第二道程序,卜卦请辞,就是最后还问一声杨泗爹爹,这件事就要实施了,请爹爹同意。同意就是胜卦,打三卦,有两个胜卦,其余配阴阳卦即可,配胜卦更是求之不得。
法师念动经文,凌空一掷,双卦在空中翻动,像是飞入庙门的燕子。
张菩萨的儿子们,心都提到口里。
那卦落地,在地上啪啪弹跳,果然是个胜卦。
第二卦又当空翻滚,落到地上,果然还是一个胜卦。
张家子孙脸上浮出笑意。法师也双手合十,喃喃而念“阿弥陀佛”。
第三卦已经只是一个形式了,卦象只有三种,胜卦,阴卦,阳卦,现在已经有两个胜卦,杨泗爹爹已经最后认可了。
但第三卦还是要打的,只看到竹卦在空中挥舞,似有风声。
卦,一般是笋子长到六月,这时候已经是新竹了,把个蔸挖出来,笋蔸像牛角一样的弯,锯下来,一头尖,一头平,整修打光,剖开成了两半,这就是卦。合起来就是一个弯弯的竹蔸,分开就是两个卦。俗话说,六月的笋子变了卦,就是这个意思。扔出来的卦,只能是伏着和仰着的,两个都伏着的叫阴卦,两个都仰着的叫阳卦,一伏一仰,正好是阴阳调和,深合神旨,谓之胜卦。真是:小小山中竹,有幸临佛门,百年修行苦,人神传梵音。
这个卦就是人和菩萨之间的一个媒介,有了他,就可以知道菩萨的意思,知道怎么做。
杨泗庙的这个卦据说有三百多年了,是当年某一代主持从南岳衡山那儿求来的,质地坚硬,卦身乌黑,黑暗之处又能发出幽幽亮光,两卦相碰之声如鸣佩环,而且个头比普通卦要大一点点。一般奉在香案正中,轻易不用,是杨泗庙镇庙之宝。
且看空中挥舞的宝卦,落在地上又反弹起来,起起落落,发出脆脆的声音,果然不同凡响。
有个卦已经仰停在右边,另一个却蹦蹦跳跳之间,竟然立了起来,没有倒,卦尖指向上。
所有的人都默不作声,十分诧异。
法师也摸头啦,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卦象啊!好在他灵机一动说道,杨四爹爹是说,他要站左边,要高一点。
大家都愉快得轻声笑起来。
这样,张菩萨的楠木像就安在了杨泗将军的右手,低一个卦高,大概低三寸的样子,站在庙门口望去,和杨泗爹爹倒还满相称。杨泗将军威严神武,张菩萨慈祥和善。

过了不久,居士们发现张菩萨有些异样,过细一看,竟然偏向一边,居士们赶忙扶正,不几天竟然又偏了。多次反复。
居士们只好告知张家,张家不知底细,请来木匠在楠木像和底座上,装下木隼,把像固定下来。半个月过去了,楠木像果然不再偏斜。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不久又出现了怪事,庙门外樟树上的麻雀,总是跑到庙里嬉闹,吆喝都不走。赶跑这个,跑来那个,最后在张菩萨的头上,拉了不少雀粪。佛头着粪,好不雅观,居士们赶紧清洗,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拉了雀屎。可是杨四爹爹那儿却没有雀鸟骚扰,干干净净的。居士们疲于应付,只好又告之张家。
张家为此给庙里又捐了不少帷帐,那些帷帐从屋顶一直垂到地上,风吹过来,轻轻拂在菩萨上面,帷帐下的铃铛轻轻作响,古刹更加幽深莫测,麻雀们再也不敢进来。当张家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才安下心来。老父的遗愿得以达成,孝道得以彰扬,阿弥陀佛。
大家都为古镇又多一个菩萨保佑而各自庆幸。

如此平安过去半年之久。到了张菩萨周年的时候,张家人到庙里烧香敬奉。张老三看着父亲的楠木像,总觉得颜色发暗,不似当初那么有神,和居士们一说,大家都有同感,于是便靠近仔细端详起来,当绕到像后,果然发现问题。
楠木像背后湿漉漉的,后背沤烂了一大片,已经烂出一个洞来,霉斑长满洞中。往天上一看,原来什么时候屋顶的一片沟瓦被老鼠翻动,露出一块不仔细看不出的天来,亮亮晶晶的,一到下雨,就有细小的水珠落到张菩萨木像的后背。
这个时候这个楠木像已经基本毁了。
张老三捶胸顿足,爹啊,儿子不孝,没有照顾好您啊。哭着就扑到在地。

张老三从此一病不起,生意也懒得打理。这一天,恍惚之中,张子谷恹恹走过来对儿子说,儿啊,算了,不要争了。
原来张子谷幼年在杨四庙默念,许下宏愿,要做善人,对待苍生要像对待父亲一样,如果做到了,请求上苍,请求杨泗爹爹给他一个菩萨之身。所有的事情都做得非常圆满,却有一件事他做得不好,不但做得不好,而且罪大恶极,莫说是做不成菩萨,即便下地狱也该是罪孽有余。
张老三吓出一声冷汗,爬起来跪倒在地,忙问:爹爹啊,你修身齐家哪有这样的事啊。
张子谷一声长叹——
幼年时候,粮食甘贵,我让你爷爷吃干饭,自己吃米汤。后来我竟然爱吃米汤,你们的饭都让我簝去了米汤。适才杨泗将军告诉我,这米饭的营养都在米汤里。若不是我积下这么多德,早就被雷打了。
不是谁都可以做菩萨的!
说罢又长叹一声,忽悠而去。


TAG:

光照陋室 纤夫 发布于2009-07-31 06:21:39
坐着沙发 慢慢欣赏
683的小屋 683 发布于2009-07-31 12:35:34
真好的文章,我一口气读完了,对于张老三,我心敬他为菩萨!
爱晚亭 爱晚亭 发布于2009-07-31 15:09:45
越来越出神入化。
683的小屋 683 发布于2009-08-01 16:28:33
我回去想了一个晚上,还是觉着不对,在那个饿饭的阶段,米汤再有营养也不能顶饱啊?所以他把干饭给老父亲吃
当然就是无私的了,杨泗将军有点吹毛求疵了。
wenbing.51的个人空间 wenbing.51 发布于2009-08-01 22:35:09

spark-j-m的个人空间 spark-j-m 发布于2009-08-02 08:43:14
拜读了。
橙色的音符的个人空间 橙色的音符 发布于2009-08-02 14:04:35
问候各位老朋友!纤夫, 爱晚亭、683、 wenbing.51、 spark-j-m、backyar、kgdxk、雪雨飞、邓琮999、落雪斜阳、日照东方。。。


683,——感谢您的 意见,米汤的故事改造自我们这里的一个传说,媳妇对婆婆十分孝敬,却因为自己吃米汤婆婆吃干饭,最后媳妇被雷打了。正是考虑到作为菩萨,杨泗将军过于苛刻,所以把张子谷的罪行扩大了:他因为爱上喝米汤,以至于以后的日子,他把妻儿米饭的米汤都吃了。但想想对张子谷还是过于苛刻,但要作菩萨就得这样严要求,呵呵。
感谢你的意见,以后的修改中,我会把这个意思明白地写出来。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