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念父恩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07-10 11:44:19     分享到:

查看( 800 ) / 评论( 0 )
念父恩

    这是一个古老而又严肃的话题,曾几何时,让我几度落笔又停笔。直到前两天我在异乡给父亲打长途电话时,父亲说我怎么半个多月没跟他联系,正准备要打给我时,我才意识到我的父亲真的是平凡而伟大!
    和父子关系的眷顾感不同,父女关系就像静置在桌上的透明玻璃瓶中的泉水,是那么的透彻,那么的平静,又那么的自然。
                                  一
    父亲是个朴实的农民,然而在80年代初,当种田的收入远远不能满足家庭开销时,父亲便走上了做小买卖的路,田里的活也就相应的压到了母亲的肩上。父亲做生意的路曲折而漫长,吃了不少的苦头,杀过鸡鸭,扳过水果,卖过蔬菜,还开过小店,总之,当时我们三姐和弟的嘴巴都张着,时刻使父亲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起早摸黑便成了家常便饭的事。
    由于长年在外风吹日晒,父亲的皮肤变得黑亮黑亮的。虽然生活比较拮据,但父亲从未在生活面前低过头,弯过腰,在我们面前总是露着慈祥和蔼的笑容。我不得不承认,在我们三姐弟中,父亲最疼我,尤其是在我小的时候,父亲每次做完生意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亲我,而且在每次亲我前,总是先用双手把我举得高高的,让我喊爸爸,等我喊过之后,父亲又说:“不行,声音大些。”于是我大些声音喊,可父亲还是不满足,继而又说:“不行,声音还要大些。”于是我用尽全力的喊爸爸,往往妈妈这时会过来,埋怨爸爸把我吓坏要求快放下我时,父亲才恋恋不舍的放下我,然后重重的在我的脸蛋上印下个吻记。
    原先,可能是因为自己太小,并不懂得那吻中有何涵义,只单纯的认为那只不过是父亲在逗我玩,后来,我长大后,尤其是自己也有子女之后,我才深深的体味道父亲的吻中浓缩着数不尽的爱意。
    父亲的吻,甜蜜的吻,叫我思念到如今。
                                     二
    我上学了,父亲没读到什么书,却经常在我跟前提及有知识的好处,而那些好处当然是说哪些人读书之后有出息,以后的日子好过了之类的话语。我听从了父亲的教诲,把自己时常想飞出窗外的心渐渐地藏在了梦里面,同时也想给家里增点光,添些彩,所以一直到高中前,我都是父亲眼中的宝,更是父亲心头的肉,因为父亲把自己全部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因为当时我们三姐弟当中唯有我是考上大学的那种“材料”。
    然而高中时我却给父亲脸上摸了黑,尤其是我高考的挫败更是让父亲的颜面丢尽。高考后的一天晚上,我在闲闷之际出去散步,走到院门口时看见了那个再也熟悉不过的背影,当我喊声“爸爸”,父亲在听到声音迅速拂了一下脸,转身面对我时,我竟然发现父亲的脸上挂着未擦干的泪滴!虽说在晚上,虽说在昏暗的灯光下,我依然看到那挂在父亲脸上的泪滴!它像烙印似的刻在了我的心上,使我的心不由得紧缩成一团。“男儿有泪不轻弹”,父亲这次真的是被我伤透了心。
    后来,当我未听从父母复读一年的劝告而提出读自费大学的想法后,父亲自我生平以来发了一次最大的火,而且自我生平以来第一次打了我个耳光。因为那时、那环境下读自费大学是件十分丢脸的事,而父亲虽然是父亲,但又是一个现实的普通农民。当我捂着脸与父亲拒“理”相争而无任何效果后,我便使出了许多人惯用的看家本事之一——绝食来抗议。父亲起初肯定是接受不了的,但终于看不过我那灰暗的眼睛和疲怠的神情之后,便痛苦的答应了我,不过对外却宣称我是正规录取的大学。我理解父亲的用意,就在父亲同意我的“无理要求”的那一瞬间,生平第一次我发自内心的跪在了父亲面前,生平第一次发自内心深处流出了感动的泪水,发下了真诚的誓言。
    父亲的泪如泰山,重重的压在我的心上,使我不由得升起一股莫名的使命感。
                                   三
    就在我去异地求学的第一个春节前夕,母亲意外的出了场特大车祸,从头到脚十几处缝针,肋骨被撞折七根,脚踝处因粉碎性骨折还插了钢针。而父亲竟然将这个可怕的消息向我封锁。因为当时,我即将要进行期末考试,父亲不想我为了母亲的事分神,更不想让我为了母亲的事而放弃考试提前回家。
    北方的夜清朗而透彻,寒冷且刺骨。那天凌晨两点当我兴冲冲的下了火车,刚出站台,父亲就用自己身上的棉大衣把我裹得严严实实,自己却冷得发抖仍然笑意十足时,我才觉察到回家的感觉真得是很好!坐上父亲接我的车,多少天来的兴奋之感使我滔滔不绝的讲述自己身旁的有趣之事的瞬间才发现父亲的眉头正紧锁,少有的凝重挂在父亲灰暗的脸上。当父亲以悲痛又坚强的语调告诉我母亲的不幸遭遇,带我回到的不是我向往以久的温馨的家,而是那静谧的白色的重病看护病房时,我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做梦;当我被躺在病床上的母亲的惨相吓得痛哭时,我才感觉到自己仿佛一下从天堂跌入地狱。
    那晚夜灯下,等我静下心来与父亲聊天时才发现,父亲的眼角又多了许多条鱼尾纹,而额头上的皱纹像烙上去似的,抚也抚不平了;脸庞也不像先前那样黑亮,灰暗且无神,消瘦中带有许多的疲倦;最明显的还有那头发,本来就少,现在因为母亲的事几乎要秃顶了,看着看着,使我情不自禁的再次流下伤心的泪水。
    大学的第三个新年在家快要过完时,由于家里当时经济极为拮据,而我也因为身体不舒服想推迟回校的时间时,父亲竟然把家中仅存的几百元钱塞进我手中后,强行的让我与老乡一起回学校。我知道父亲的良苦用心,他怕再拖下去的话,恐怕连我的生活费都拿不出。当时正值过年时节,向别人借钱总是件很为难的事,所以不得不狠下心来将我推之门外。我在火车开动的一刹那才对着来送我的父亲哭了,就像当年我第一次乘火车时对着送我的母亲的哭是一样的,舍不得之外还是舍不得。
    父亲的胸怀如无边的晴空,如无际的浩洋,时时拥抱着我,温暖着我。
    如今这些事已经成为历史存放在自己的记忆匣中,而我也已经在他乡成了家立了业。父亲与自己的点点滴滴只能在记忆的电视剧场中播放了。每每与父亲通一次长途电话,我都会与父亲聊聊家常,谈谈工作生活,说说家庭朋友,总之有什么就讲什么。家里的境遇如今好转开来,父亲的声音也随之清脆起来。在这里,我不知该怎样感谢父亲的养育之恩,不知该怎样答谢父亲的培育之情,但那隔不断的亲情又时刻在催促着我,在这里,风唯有用一句最为普通而平凡的话语来表达我发自内心的真诚:亲爱的父亲,您辛苦了!上海曹家渡搬家公司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