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脸迎向阳光,那就不会有阴影

节俭持家的一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5-16 16:00:54 / 个人分类:我的母亲     分享到:

          节俭持家的一生

母亲的一生,是坚强节俭的一生。母亲常常念叨:节约就是赚钱。她教育我们子女一方面靠自己的劳动挣钱,一方面节约每一分可以不花的钱。中路博客9AAQ {f(de}

先说“吃”。从我记事开始,饥饿就伴随着我长大。一直到当兵之前,脑海中没有肚子饱的记忆。父亲微薄的工资,全家七口人,五个兄弟姐妹都是长身体的时候,肚子要怎样填饱,是母亲头等重要的大事。

.^*J9`6Da0

母亲精打细算,粗粮为主,就是地瓜为主,一点大米要到客人来才吃,或者是逢年过节才能吃,但肯定不能吃饱。困难时期那几年,母亲会让大哥、大姐在华侨中学食堂蒸两份米饭,那时大哥大姐已经在中学读书了,一放学就赶到食堂把两份米饭拿回家。母亲把这些米饭放在锅里,加进去好多水,再放进牛皮菜,煮成一大锅菜稀饭,分成我们每人一碗,母亲自己最后基本上是喝菜汤了。现在想起这些就想哭!我们全家人吃野菜,吃香蕉头,吃桂圆籽做成的块状东西。野菜还不能让你痛痛快快地吃饱,母亲会有计划地安排每顿吃多少,下顿吃的东西放在吊篮里,吊在离地面好高的地方,怕我们偷吃。我们兄弟有人偷吃过,我从小是母亲的乖孩子,为了保持这个荣誉,我不敢偷吃。我们的孩提时代就是这样过来的。如果不是母亲的操持,当时的家庭恐怕维持不下去了。

:d"I)?lEY0

到了1964年,国家经济有所好转,家里可以买到定量的花生油,偶尔还可以买点肉,母亲在伙食上也有所变化。每天中午煮稀饭,她会捞一小碗干饭,再炒一小蝶有点油花的空心菜,留给父亲吃,因为父亲是家庭唯一经济来源。接下来给我们分别打一碗稍微浓的稀饭,最后母亲自己只能喝米汤。其实,父亲回家吃饭时,我们虽然是算吃过饭了,但是眼睛还是不自由主盯着那小碗米饭。父亲就会叫这个孩子过来扒一口,叫那个孩子过来扒一口,母亲用眼神暗示我们走开,只有我会自觉地跑远一些。中路博客|9|r/J,d}3Q2k

好景不长,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不久父亲工资被停发,唯一的收入中断了,家庭陷入了困境。那时大哥去当兵了,大姐去永安上山下乡了,二哥14岁,我11岁,弟弟泉生9岁,学校停课没书读了。母亲组织我们上山拾柴,到处拾牛粪,种菜,养鸡,养鸭,养猪,养羊。后来还卖冰棒,卖油条,二哥学做裁缝,我学补衣服,开展生产自救。从1966年到1969年三年时间里,虽然做不到丰衣足食,但基本做到三餐有食物填肚子。最大的好处是培养了我们从小勤劳的好传统。中路博客C1^&{ acJ x

为了节省开支,在文革那几年,母亲告诉我们要自己做豆酱,做酱油。黄豆是自己种的,用水泡几天,放到大锅里煮熟,然后让太阳晒到半干的状态,用从邻居要来的发酵粉把黄豆搅拌均匀,放入缸内,倒进凉开水,密封缸口。工序基本完成,把缸放在太阳下暴晒,时间要一至两个月,缸里散发出缕缕香味。打开缸盖,把黄豆汁挤出来,装在玻璃瓶里,就是土制酱油了。黄豆可以做菜吃,可以做调料,营养又好吃。现在看来是最环保、最绿色、最安全的食品。中路博客y%b4Ej(W)r ^V7a

次说“穿”。在母亲眼里,衣服有两大功能。一是保暖。兄弟姐妹的衣服纵向是小的接大的,大的穿好的,小的穿补的,衣服补了又补,穿到我基本上是百纳衣了;横向是外面穿好的,里面穿补的,衣服补了又补,穿到我的内衣基本上是没有原来衣服的样子了。没有内衣内裤的概念,里面穿的衣服都是旧的破的,一直到当兵时才穿上部队发的内衣内裤。我穿过母亲缝制的“蚊帐布”短衫,就是蚊帐破了,不能用了,母亲把其中没破的地方一块块剪下来,洗晒干净,然后做成短袖的汗衫。我小时候夏天基本上都是穿这种衣服,凉快且好洗。二是面子。母亲十分重视穿衣的面子,逢年过节,或者是外出做客,不管是谁都得穿的有模有样。衣服破了没关系,一定要补好。母亲补衣服水平极高,选择补衣服的布块必须尽量和原来衣服相似。家里抽屉里珍藏了一捆捆补衣服的布块,随时可以拿出来补衣服。再则是补衣服的针线颜色要一致,手法要密实。我从小就是缝补衣服的高手,母亲接活下来,我都会认真细致帮忙修补。那时是计划经济年代,每人每年7尺布票,小孩还更少。在母亲的精打细算下,我家的布票用不完,可以送人,或者是换粮票。亲戚朋友都十分羡慕我家的孩子外出能穿上体面的衣服。

r$E,wD`2Kq.e0

穿鞋子,是很奢侈的事情。从会走路开始,白天就是光脚,不管是春夏秋冬,不管是烈日下雨。冬天下霜赤脚走路,脚如刀割,裂开口子直流血。晚上洗脚后,就是穿木榍,一种木头做成的拖鞋。那时候街道用石板铺就,穿木榍走路噼啪噼啪地响,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母亲为了面子,买一双回力球鞋,谁做客谁穿,回家马上洗干净收藏起来。我真正穿到一双属于自己的鞋子,应该是当兵后部队发的军鞋。中路博客4F2x$G\4j.Z;i

再说“用”。用的范围就很广了,家庭需要用的东西母亲基本上都有添置,由于保管的好,每一件东西都经久耐用。  

s,_/Kt-~3iY0

 古厨。在我的脑海中家具只有一个古厨,老祖宗哪个年代的无从考究,百年以上是确定无疑了。这个古厨上下两个部分,厨门雕花刻字,十分精致。1957年从永春乘船到丰州,就是搬这个古厨去的。到丰州12年先后搬家4次,主要就是搬这个古厨。至于床铺、桌子、凳子,都是找学校借的,要归还的。

#u @7t%IN0

缝纫机。1962年,母亲学习做裁缝,技术已经日臻精湛,就是没有缝纫机。开始是找一位华侨借手摇缝纫机,母亲摇累了,我们兄弟轮流上阵,帮助摇缝纫机。我们的臂力从小就是这样练成的。老是借别人的总是不好,在母亲的精心筹划下,全家一致赞成购买一台用脚踩的缝纫机。那时没有广告,仅仅从《福建日报》刊登的文章里知道福州生产闽江牌缝纫机。父亲发挥文科名师的作用,给福州缝纫机厂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缝纫机厂马上回信,说要服务广大人民群众。父亲到邮电局给工厂寄去120元人民币,这可是天文数字啊。父亲月薪是63元,母亲从牙缝里抠出这笔钱,确实不容易的。

;LN&N0h{0

缝纫机寄来了,全村人都跑来参观,比现在买一辆奔驰小车更风光的事。谁知道用没多久,缝纫机经常跑针,衣服做出来不美观。母亲对每件衣服都是精益求精的,容不得一丝一毫的瑕疵。父亲写信和工厂联系,厂方非常热情,让我们把缝纫机头(缝纫机的上部分寄给工厂,工厂给我们寄来一个全新的缝纫机头。那个年代,人很淳朴,信任度很高,现在要这么换来换去的,恐怕很难了。

4KLz n7q^?0

后来证明,这台缝纫机花大钱是买对了。文革父亲停发工资,全家就靠缝纫机帮人做衣服挣钱维持生计。1969年搬家回永春,缝纫机也搬回来了。母亲凭着这台缝纫机在大路头街道和其他妇女一起,开了一家裁缝店,用现在的话说,打开就业门路,带动大家致富。缝纫机母亲用到1984年去世,母亲的几个媳妇都用过。到九十年代大家衣服都是买成品了,缝纫机完成了历史使命,现在这台功勋缝纫机到哪里去了,我还真不知道了。中路博客"VOtG0j o"~$OKE

自行车。1966年文革开始我们兄弟三人没地方上学了,除了父亲教练字、自己看书外,就是上山捡柴火,我在劳动中创作了不少诗歌。我们捡的柴火自己家里烧不完,存了好几个房间。1969年3月,我们全家搬回永春。搬家前,我们兄弟把柴火挑到丰州街头卖,一百斤大概是卖八毛钱,有的可以卖一块钱,总共卖了八、九十元钱。回永春后,母亲用我们兄弟几年的血汗钱加上家庭储蓄,买了一辆永久牌自行车,全家高兴极了。父亲当时在洪濑八中教书,从洪濑到永春来回100多公里,靠的是这辆自行车;生产队分地瓜、分谷子,运回家靠的是这辆自行车;家里人不管到哪里到走亲戚,靠的也是这辆自行车。母亲要求我们每天都要擦拭这辆自行车,先去掉灰土,用水冲洗,擦干,再涂上润滑油,象新的一样。这辆自行车用了几十年,一直到九十年代年轻人买了摩托车,父亲还在用这辆自行车上街办事。中路博客)f/EW&y J3n)J%q2k

母亲的理念首先是家里添置用的东西不怕贵,最重要的是性价比要高,把钱用在刀刃上;其次是用的东西重在保管和修补,充分发挥作用,延长使用年限。节俭持家,家庭才会兴旺发达。

g;h'ryk`r0
中路博客6HUt6hq%fr9f~h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