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中人

    2018-01-15 21:16:19   /   公路文学

    ——蔡万破坐在老家屋檐下,坐在一堆老人中间,听他们东家长西家短,拉扯陈年旧事,恍惚有一种时光倒流感。我沉醉于这种藕断丝连,疏远而亲近。熟悉的人,近乎忘却的事,从他们口中,像一列火车慢慢启动,给人穿越时空的巨大撕裂感。一群老人,从我没出生时,慢吞吞走到现在。其中有两位,早已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她们究竟活了多久,成了一个秘密。一个面色红润的老太太,竖着手指头说今年八十了,身旁的几个老人就咧开嘴笑,我看到他们的牙齿雕刻下岁月的痕迹。这些老人告诉我,他们做孩子时,这个老太太跟他们的母.
  • 少年读书的地方 ——纪念周恩来总理逝世42周年

    2018-01-15 21:14:28   /   公路文学

    文/蔡万破晚了一天,去看你看一个少年郎把水巷口,把青石板,读出波浪读出宽阔,读出光明以及史学的经典穿过中大街的梧桐零星的雪,念念不忘对根的滋润,木门紧锁周遭安静,少年埋头书本走在朝阳前面我走得急,忘掉周二闭馆海棠正年少,花朵藏进虬枝涉过严寒的中国红,初露端倪我从门缝外,隐约嗅到清气来自整个华夏的脊梁自带芬芳明日再登门,修补心愿聆听教诲:为中国之崛起而读书八宝亭的湖水,开冰,卷起波澜腊梅金黄,竹子苍翠一枝一叶浮动你的身影朗朗读书声,在老城的.
  • 雪落禅生

    2018-01-09 11:12:09   /   公路文学

    文/万破雪把人间下成一个病房门诊部,住院部一应俱全一个巨大的通道恭候疾病的光临雪带着双重身份在生死一线间反复奔波你有幸听见,雪落有声你无缘相逢,雪落无声雪在三界不断的循环出没此起彼伏的呻吟压低了天空,地狱与人间的距离雪化整为零恰巧替代我们你留不住雪也留不住自己此刻,我在二十四桥看雪,也把自己看空以为还有青春,它早已模糊以为还有中年,它正在逃离欲把心思托付给这洁白之物只寄下躯体留.
  • 雪的断想

    2018-01-09 11:08:52   /   公路文学

    文/万破一遥想米雪米和雪一样白想起七十时代一个物质一个精神女神,完美二童年堆雪人就地取材,以为堆成人的模样现在想来,那时堆的只是天真堆不出人的心,肺眼神,和疲惫这似是而非的人间三挣脱关爱赴宴,如赴汤蹈火雪,看了暗笑雪不像你,雪很冷静它从不燃烧送你一场酒足饭饱晚景萧条你浑浊,雪白不搭配四学会覆盖的技巧雪不鸣叫但掩耳盗铃激情,新鲜也有迟暮的难堪一切.
  • 灯下,读雪

    2018-01-09 11:04:42   /   公路文学

    文/万破一爱雪的人很多吐血的人很少雪无方向的飘誓言轻如鸿羽有竹,雪苍翠无雪,竹无节二街头,你是唯一与雪共振的活物疯子,同龄人深夜,尖叫,私奔日落前,还是单身爱着雪的人,值得托付终生三雪消融,你成未亡人人非雪,跨界之恋但愿出走一生归来仍是如雪为雪,为梨,为李不争,不语,不渡三我在飘,雪在眠我在融化,雪在收集雪雕刻草木也雕刻人类雪不.
  • 扬州偶遇

    2018-01-09 10:59:11   /   公路文学

    文/万破 在扬州,他爱上一匹马一匹白色的小马 如此的痴迷,以至于单调的世界里只有这匹马她的白,她的轻盈跑动进来,马蹄下繁花点点 她的姿势古典,正被时光阅读的背影,涨满帆,充满青春的活力甚至她的决绝,叛逆,颓废让他莫名惊喜,心头绞痛一个老男人不可救药的爱上唯恐拒绝,假意闭上眼睛,仰起脖子他可不想让泪水三千尺,盲道上任那匹马吐着鼻息,领着另一个逼近真实的他冉冉飘升
  • 滑行记

    2018-01-09 10:53:12   /   公路文学

    文/万破 两个女孩在雪地上练习滑行晚饭后的雪结了一层薄冰路灯表情丰富光线收不住脚马尾在脑后荡秋千看门的大爷紧巴巴的双手像捏着一个太阳我路过蝴蝶记住了花丛摇晃的天鹅我担心被玻璃划伤直至我走上台阶身后的笑声传来仍想象不出一个词汇描绘冬天的绽放影子旋转,变幻在我的身体里进进出出拉着的手对视的眼和雪差不多好看
  • 滑行记

    2018-01-09 10:53:11   /   公路文学

    文/万破 两个女孩在雪地上练习滑行晚饭后的雪结了一层薄冰路灯表情丰富光线收不住脚马尾在脑后荡秋千看门的大爷紧巴巴的双手像捏着一个太阳我路过蝴蝶记住了花丛摇晃的天鹅我担心被玻璃划伤直至我走上台阶身后的笑声传来仍想象不出一个词汇描绘冬天的绽放影子旋转,变幻在我的身体里进进出出拉着的手对视的眼和雪差不多好看
  • 雪发动一场战争

    2018-01-08 10:20:45   /   公路文学

    文/蔡万破人间赞美声一片:诗心洁白爱情的信物,堪比一百万个月亮其实,我们和雪都明白这是脆弱的心灵,在找一个支撑梨花远在二月,梅寥寥数语点题但不尽兴,更不止渴有人落魄,在两棵雪松之间打出横幅:雪——大地上的不二法门对此,雪统一回复:铺天盖地,不留死角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即便孤独加身,江山易主该离开时,绝不拖泥带水雪发动一场战争,无数辆坦克碾过人间,洒下一片断壁残垣
  • 十二月的故乡平安无事

    2017-12-25 15:08:21   /   公路文学

    文/万破故乡,给你念想耳根会发热给你河流,枝桠会漂泊给你广袤,生长小麦的肤色飞白的田埂,沟坎留给虫蚁、碎花、小兽的蹄迹亡灵飘忽,在暮色中撒欢故乡,我在与不在你都披一身倔强在风中踽踽独行,赠我的背影比枣木拐杖孤傲比小路曲折,过了大冬浑身焕然一新,洁白的事物让你显得异常肃穆,庄严在低矮的屋檐,菊花和梅花重逢说不尽的情话我像一个勇士从远方归来十二月的故乡,肢体完整炊烟晃动,喜气洋洋平安的更鼓,从大地深层击响母亲的白云 棉田,腼腆的田发青、发红.
  • 1989年的乡村(外七首)

    2017-12-25 09:53:48   /   公路文学

    文/蔡万破这是我一个人的乡村田里的庄稼,被母亲承包了学校的伙食费,靠父亲打杂工接济喂猪,割草,放鹅,交给未出门的姐姐浆洗,灶台前,站着年逾六旬的奶奶周末回家,跟着爷爷身后去一次澡堂,裸露的后背有花白胡须的骚痒匆匆一别,似在昨天爷爷的门,打开过一回把奶奶接走了姐姐生活在秋天,一河之隔,如今在江南像一棵树,为刚学会走路的孙女遮蔽风雨至于父亲,那个沉默者他只能在相框中凝视着他的儿子遗憾地表情,仿佛在说:帮不上忙了母亲健在,住上了政府的安置房一人坐拥二楼.
  • 1989年的乡村(外七首)

    2017-12-25 09:53:10   /   公路文学

    文/蔡万破这是我一个人的乡村田里的庄稼,被母亲承包了学校的伙食费,靠父亲打杂工接济喂猪,割草,放鹅,交给未出门的姐姐浆洗,灶台前,站着年逾六旬的奶奶周末回家,跟着爷爷身后去一次澡堂,裸露的后背有花白胡须的骚痒匆匆一别,似在昨天爷爷的门,打开过一回把奶奶接走了姐姐生活在秋天,一河之隔,如今在江南像一棵树,为刚学会走路的孙女遮蔽风雨至于父亲,那个沉默者他只能在相框中凝视着他的儿子遗憾地表情,仿佛在说:帮不上忙了母亲健在,住上了政府的安置房一人坐拥二楼.
  • 1989年的乡村(外七首)

    2017-12-25 09:52:29   /   公路文学

    文/蔡万破这是我一个人的乡村田里的庄稼,被母亲承包了学校的伙食费,靠父亲打杂工接济喂猪,割草,放鹅,交给未出门的姐姐浆洗,灶台前,站着年逾六旬的奶奶周末回家,跟着爷爷身后去一次澡堂,裸露的后背有花白胡须的骚痒匆匆一别,似在昨天爷爷的门,打开过一回把奶奶接走了姐姐生活在秋天,一河之隔,如今在江南像一棵树,为刚学会走路的孙女遮蔽风雨至于父亲,那个沉默者他只能在相框中凝视着他的儿子遗憾地表情,仿佛在说:帮不上忙了母亲健在,住上了政府的安置房一人坐拥二楼.
  • 1989年的乡村(外七首)

    2017-12-25 09:51:59   /   公路文学

    文/蔡万破这是我一个人的乡村田里的庄稼,被母亲承包了学校的伙食费,靠父亲打杂工接济喂猪,割草,放鹅,交给未出门的姐姐浆洗,灶台前,站着年逾六旬的奶奶周末回家,跟着爷爷身后去一次澡堂,裸露的后背有花白胡须的骚痒匆匆一别,似在昨天爷爷的门,打开过一回把奶奶接走了姐姐生活在秋天,一河之隔,如今在江南像一棵树,为刚学会走路的孙女遮蔽风雨至于父亲,那个沉默者他只能在相框中凝视着他的儿子遗憾地表情,仿佛在说:帮不上忙了母亲健在,住上了政府的安置房一人坐拥二楼.
  • 1989年的乡村(外七首)

    2017-12-25 09:51:16   /   公路文学

    文/蔡万破这是我一个人的乡村田里的庄稼,被母亲承包了学校的伙食费,靠父亲打杂工接济喂猪,割草,放鹅,交给未出门的姐姐浆洗,灶台前,站着年逾六旬的奶奶周末回家,跟着爷爷身后去一次澡堂,裸露的后背有花白胡须的骚痒匆匆一别,似在昨天爷爷的门,打开过一回把奶奶接走了姐姐生活在秋天,一河之隔,如今在江南像一棵树,为刚学会走路的孙女遮蔽风雨至于父亲,那个沉默者他只能在相框中凝视着他的儿子遗憾地表情,仿佛在说:帮不上忙了母亲健在,住上了政府的安置房一人坐拥二楼.
  • 乡村转过身来

    2017-11-17 08:57:36   /   公路文学

    文/万破不可能一开始就隐匿一个世界不可能虫鸣一下子就轻易打开刮锅声响起,母亲蹲在桑树下枝头的喜鹊,蹦来蹦去,晚霞涨红了脸夏不着寸缕,小声说:借过不可能秧田一直干涸,不可能那头老水牛哞哞的叫唤,让饥饿洒满田野水车滚动,父亲深夜起来打缺口新鲜的豆饼,流向牛犊的胃,风摔打门板狂殴干草,发出莫名的啸叫不可能苔藓停滞不走,不可能蜘蛛永远织网,没有鱼死网破的时候山羊衰老,不再啃青,矮墙与土坡成为它无法逾越的坎,遮蔽的风景抵挡不住咳嗽与打盹的侵袭不可能运动不止,.
  • 家在运河西

    2017-11-17 08:56:33   /   公路文学

    文/蔡万破 一家是另一类植物蔷薇科,略高于地面生长每添一片叶子运河自会跋涉化整为零,通过土壤对根系发号司令无论我流落何方它总能凭借基因毫不费力,把我从异域,从人群从工地的暮色中捻出来像从米中捻出米虫像从风中捻出流动 二家在运河西时常出现在运河东白水滔滔,允许我借助身外之物征服它内心的骄傲回忆那么瘦孤单和它一样辽阔三十年,穿过河床我像运河一样开枝散叶,拥有更多的支流现在我的身体里就有一条细流似断非断,欲语还羞 三苇丛.
  • 生活,被行走炸开一个豁口

    2017-11-15 16:57:56   /   公路文学

    蔡万破@屋檐屋檐不高,也不贵我想说,屋檐与青菜一样土生土长,不高贵长蒿草,野麦,偶尔逢喜事,也开星星点点的小花雨水和月光,交相流淌也是辣椒,玉米,腊肉和鸟类的天堂,在此歇脚消化,反刍,繁衍爱情与远方够得上的不叫梦,无数夜晚童年住在隔壁,时常把树敲醒芝麻开门,屋檐低悬@草垛把草码成方块的山田野光着身子喊冷鸡,狗,星星忙着搬家没空搭理一个少年乡村的屋后,阴凉丛生槐树傍着草垛,五指抓住一小块蓝天,我躺在其上秋阳慢悠悠,像我读过的书@.
  • 运河,我将随波逐流

    2017-11-10 16:17:06   /   公路文学

    文/蔡万破一运河,流过一个叫八浅的地名童年带香,野花流动古老的基因一路小跑进岁月从乡音到普通话偶尔露出京腔原汁原味,让山水迷恋,让一个从未见过世面的孩子产生飞鱼的动机二堤长,树茂密早春三月,弹奏一支启航的旋律曲子里古今相遇涛声转缠绵,听出玄机的人都被运河引为知音接上它的舟橹,开启幸福的航程,南征北战江南醉酒,江北养伤云漂过时,与运河促膝谈心量一量,自己的深浅三它受命成为一条河小城安插于身边便注定我的漂泊在它的浪花上旋转或进退无序.
  • 列车疯语

    2017-11-10 16:16:26   /   公路文学

    蔡万破这是一辆孤独号列车从繁茂开向枯疏,从生开向死,开向茫茫未知它是永动的时间是它的燃料也是它的速度,且匀速前进从不后退加速或减速,只是错觉它穿越旷野,也穿越地图本身,偶尔停下来,思考要不要把猎物制成标本展示辉煌一生窗外风景,视人而定沿途小站,车门敞开上下自如,但有节点限制该出发时无论你愿意与否一概把你摄来,继续未尽的旅程一节一节的车厢,搭载一拨一拨的旅客,说得很清楚了,你只是其中一节车厢中的一名普通的旅客别想成为列车长更别妄想.
211/212>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