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村庄:夏夜

    2018-07-17 15:10:08   /   公路文学

    蔡万破(扬州)有人拎着手电筒,翻遍田野绿皮青蛙,蹲在荷叶上一有风吹草动,默念心经近处的流水打开窗子,收容无家可归的星星,梦呓水车静穆,风翻过一座又一座草垛故乡依然很远,快要哭了,秧池边父亲悉悉窣窣打上坝口一只野鸡的好梦被打破嘎的一声,悠长婉转,村庄醒来打个哈欠,合眼,继续拉着下弦月,与小口喝水的秧苗眉来眼去,纠缠不清
  • 夏夜

    2018-07-17 15:07:59   /   公路文学

    蔡万破(扬州)树以消夏,浓荫如凉席蝉鸣似小夜曲,鸟巢自动升起这是一棵会听故事的楝树,讲古的爷爷和大伯,不务正业,学会了捉迷藏马灯熄了,庄稼的呼噜声被流水打断,墨水瓶里的萤火虫苦苦背诵一首明亮的诗“窗前明月光,低头不见故乡的霜”醒着的石头,有了体温初识愁滋味的风,掩面借一场晚来及匆匆栖身中年的树林
  • 往事挂上云天(外二首)

    2018-07-17 15:05:26   /   公路文学

    往事挂上云天白马在春天,以流浪为业以雨水为食前提是大地的反方向,也分四季原居民不反对鸟羽的视野,无法凿穿云层凡是宽厚的,安心的事物皆有神性,不张扬拒绝肉身接近记得有一次,天庭暴动,黑马狂奔低处的故乡,舞动雷电的枝条父亲蹒跚,背负旷野归来门自救,汪洋中,木已成舟生活无大事哪一次回头,都不见高山往事如平原,冲刷的生活地带只剩下细节破碎,平凡平静如父亲从田头回来,大口大口灌入喉咙的凉白开现在回首,似乎白昼和夜,是他的肚子所化晃一晃,能听见熟悉的声音.
  • 苏州(外三首)

    2018-07-17 15:03:50   /   公路文学

    苏州抵达东站,窗外已星星点点被地铁、高架滋养的城市,渐渐落在身后马鞭草独自在山坡上开放太湖用虚怀接纳即将莅临的辰光一个渺小的人,坐在一堆人中间坐在快速向前移动的黑暗里向石头致敬向春天到来致敬雨中即景出家门,暴雨如注楼下花地似落汤鸡如梦方醒的街道,略过沿途风景直奔目的地小河终成少年,大步流星去赶海那支花折伞眼中的紫薇似多年前老家的一位熟人匆匆一瞥,再也不见相见悲观的说,相见不如怀念但是人生潦草,经不起浪费为了汲取前世的教训所以这次我选择视而不.
  • 蔡万破诗两首

    2018-07-17 15:00:31   /   公路文学

    壁钟的追思加洲发现壁钟坏了他不知道坏掉的时间会被我逐出生活之外我曾试图挽救,换上电池不再摆动,它彻底死亡丧失报时作用的钟尽管还挂在墙壁,装模作样但它已是一桢遗照不会再有幻想,从它里面跑出来这次不同以往,时间本体被灼伤我凭吊的,是时间犯下的错梅雨屋子潮湿,水珠沁出地表午睡醒来,梦湿漉漉的想起一个好听的名字:梅雨梅子的梅,雨打梨花的雨匆匆一别,人到中年乡村的你,草木性格依旧未变梅雨,梅雨,有人隔空轻呼往事打开,有暗恋的味道汹涌写于2018年7.
  • 蔡万破诗两首

    2018-07-17 15:00:31   /   公路文学

    壁钟的追思加洲发现壁钟坏了他不知道坏掉的时间会被我逐出生活之外我曾试图挽救,换上电池不再摆动,它彻底死亡丧失报时作用的钟尽管还挂在墙壁,装模作样但它已是一桢遗照不会再有幻想,从它里面跑出来这次不同以往,时间本体被灼伤我凭吊的,是时间犯下的错梅雨屋子潮湿,水珠沁出地表午睡醒来,梦湿漉漉的想起一个好听的名字:梅雨梅子的梅,雨打梨花的雨匆匆一别,人到中年乡村的你,草木性格依旧未变梅雨,梅雨,有人隔空轻呼往事打开,有暗恋的味道汹涌写于2018年7.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