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欢迎批评和指导;更欢迎同船同渡,同桌同饭。也欢迎访问我的另一个家:我的网易博客——http://zdl366.blog.163.com/blogBackendManage.do?fromnewcenter#m=0

我们都有一个恶名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8-03 21:17:50 / 天气: 晴朗 / 心情: 平静 / 个人分类:杂谈     分享到:

  在我们国家,工程的参建方主要有:业主(建设单位)、施工单位、劳务公司(农民工)、监理工程师。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开始,工程的参建各方逐渐都有了个恶名,这也是我们的行业文化,和我们的建设管理制度以及民族文化密不可分。先说说恶名吧: 施工单位——偷工减料;监理——吃拿卡要;农民工——堵告闹跳;业主——野猪。
        关于施工单位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工程多了,国家实行改革,于是出现了内部承包——分包——劳务分包——专业分包,还有民营的施工单位,偷工减料的事是越来越严重。于是,“偷工减料”就成了施工单位的代名词,监理工程师也因此因运而生。
        关于监理工程师,监理制度是从国外学来的菲力克(FIDIC)条款,起初基本执行,现在已经成了“中国菲力克”了。国外的监理工程师执行的也是每天8小时,每周5天的工作制,如果需要加班,承包人须另付加班费。可是,中国的监理执行的是24小时365天工作制,加班费不能给,也不能要。否则,就是腐败。可是,偏偏施工单位就给,部分监理工程师就是(去)要,要不到就卡人家,久而久之,自己就成了“吃拿卡要”。
       关于农民工,这里就多说几句,我对他的情感相当的复杂,可以说他现在是建筑施工行业里最可悲、最可怜的群体。可怜之人必有可悲之处。建筑行业原来是有产业工人的,原来的产业工人施工经验丰富,思想上也是有觉悟的。改革开放以后,部分产业工人思想中毒了,懒散了,也偷工了,再加上当时社保制度未建立起来,于是就成了施工单位的包袱,被朱镕基总理改革掉了,下岗了,被临时工,也就是现在的农名工取而代之了。农民刚当上工人还是听话的,好学的。可是,久而久之,农名工技术没有学会,当初产业工人所有的恶习都学会了,再加上确实也存在拖欠农名工工资的现象,温家宝总理帮其讨了回工资,农民工却因此把自己捧上了天,以为自己是弱势群体,所有人都要包容他。殊不知,他的这一错误认识被一些不法包工头利用的淋漓尽致,包工头为了拿到该拿或不该拿的钱,就收买动员少数或个别农民工堵项目部的门、堵路、堵隧道、堵桥、甚至堵政府有关部门的门,或者拉横幅喊冤,或者告黑状,甚至告自己,或者大闹项目部、建设单位、政府部门甚至公检法机关,更有甚者以跳楼相威胁。可以说,他现在就是包工头和项目经理的工具之一,有时也被一些项目经理用来对付(像包工头对付项目部一样的)业主。久而久之,自己就成了可怜又可悲的“堵告闹跳”。
        业主也就是建设单位,业主成为野猪,主要是汉语拼音惹的祸,是毛头小伙子和姑娘用全拼打字时选了第一个词导致的,当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现在好像也被赋予了一定的“功能”了,至于什么意思?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自凭自己的感受去赋予他特定的意思。
       现阶段参建的还有设计、质监局、安监局(现在已经改为“应急部门”),他们或是高级知识分子,或是政府官员。在此不予讨论。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