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客原创文字发表时间均以中路公路网服务器时间为准,在此后发的雷同文章均为转载。未经本人允许,请勿转载!

人格之美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6-14 08:38:41 / 个人分类:散文     分享到:

 
   
     

人格之美

   
 

文/丁晨

      作者按: 2017年6月11日,一台由著名作家莫伸总指挥、女博士韩红艳、公路人缪尚辰主持,自编自导自娱自乐的《多瑙河随想——中欧行诗歌散文朗读会》,在西安市高陵区泾渭国际大酒店成功举行。参会人员,除了今年春季由一帮子作家、学者、记者、博士和旅友们组成的中欧行全体团员外,还邀请了音乐学院的著名教授、歌唱家和作家、诗人、企业家等各方面的朋友50余人,参加了朗读会。朗读会上朗读了著名文化学者商子雍的散文作品,朗诵了著名诗人子页、商子秦的诗作和作家胡君的散文、女博士韩红艳、魏策策的散文以及赵清洁、张景文的诗词。我的散文《春天的收获——中欧行散记》,分上下篇由我和缪尚辰朗读。

      朗读会告一段落后,受莫伸委托,我朗读了我写的《人格之美——记发生在中欧行不为人知的故事》,并请缪尚辰女士朗诵了我的一首小诗《雪绒花——谨以此诗献给我的姐妹兄弟赵清洁张景文伉俪》。之后莫伸夫人董希辉女士满怀深情地朗读了,由莫伸撰写的《我的好同学赵清洁》。最后由莫伸带领:中欧行的全体女士和全体男士,先后登场,祝福赵清洁加油,早日康复!

人 格 之 美

——记发生在中欧行不为人知的故事

     2017丁酉鸡年的春天里,我偕妻同一帮子作家、学者、记者和旅友20余人组团,愉快地度过了半个月的中欧难忘之旅。

     15天的欧洲旅游,大伙在导游张华、宋锐带领和作家莫伸团长组织下,全团精诚团结,互帮互助,欢声笑语,称兄道弟,称姐道妹,和睦相处地像一家人。就在这个和谐的团队里,发生了一个不为人知的令人肃然起敬的感人故事。同时也让人感到震惊、沉重和愧疚。

       在中欧行之前,我们原台湾行的团员赵清洁女士,感觉肠胃不舒服,因此她和丈夫张景文,是否决定参加中欧行旅游犹豫不定。后来赵清洁女士吃了些中药,觉得好了一些。于是张景文、赵清洁夫妇决定:台湾行咱们都成了好朋友,为了和大家一块热闹快乐,我们当然也要参加中欧行。在踏上中欧行的前一阶段日子里,赵清洁小肚子就感觉微微阵痛,但她觉得没啥大问题,谁也没有告诉,一挺就过去了。她和丈夫张景文照样和大家,一路欢声笑语,游览、参观、拍照、购物,还相互照顾团里有些腿疾的周春一、樊琴玲女士,一切都平安无事。可是中欧行旅程大约到了第9天,晚上入住维也纳一家酒店,天气很冷,房子有暖气,张景文夫妇不知怎么没开暖气,两人硬是相互依偎着冻了一夜。这样加重了赵清洁肚子的疼痛。腹水积满了小肚子,腹腔越来越大、越来越涨、越来越疼,以至于她的衣服都穿不上了,她把衣服剪开,裹着肚子,不让人发现。她为了不拖累大家,不影响大家的旅游兴致,他两依然谁也不告诉,在丈夫张景文的呵护下,强忍着病痛,和大伙一块继续参观游览。由于大伙对她的病情全然不知,欧洲的美景又那么迷人,大伙每天都沉浸在忙碌、愉快的游兴之中,谁也没有发现赵清洁有病的样子。而张景文、赵清洁夫妇只有忍受着病痛的煎熬,和大伙一道忙碌、愉快着。

      离开维也纳离回家返程的日子还有好多天。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大伙们都欢声笑语,购物、收拾东西,为返程做准备。可他们夫妇俩,掐着指头熬日子,硬是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顶着病痛,坚持到最后。

      第十四天,是中欧行的最后一天,也是赵清洁女士最痛苦、最难熬的日子。在从布达佩斯飞往赫尔辛基的飞机上,她坐也不是,睡也不行。她们甚至想,实在不行告诉团长莫伸,求救机长,在赫尔辛基住院看病。但她们马上一想不行,全团的中欧行眼看就要顺利结束了,如果这样就要求救中国大使馆,会给大伙和太多的人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整个中欧行团队一下就忙乱套了。

      飞机终于正点在咸阳机场落地。同行的宋锐导游提前给我们雇了大巴车。这时车上的赵清洁女士疼痛难忍,已经顶不住了,汽车还没到目的地,张景文、赵清洁夫妇赶快提前下了车。一下车,他们两放下行李,就直奔交大二附院住院了。一开始,当肚子疼肠胃病检查。后经妇产科专家检查,卵巢上长一个东西已经破裂,腹水已积满腹腔。医生很生气,批评他们腹水已积满腹腔,为什么才来?再晚来一会就有生命危险了。而他们只有默默地接受医生的批评。后经妇科专家近8个小时的手术,排掉了大量腹水,摘除了卵巢,顺带也摘除了阑尾,并接着进行化疗治疗。

      当时远在广州的莫伸,因为发现大伙都参加了商子雍、商子秦兄弟俩邀请的聚餐,而张景文、赵清洁夫妇说在外地没来参加,就不停打电话询问张景文夫妇情况。张景文这时,才给莫伸说了赵清洁病重住院的实情。莫伸第二天就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赵清洁的病情和住院治疗情况。并说张景文不想让大家知道,也不让大家去看望。我当即对莫伸说,以前我们不知道,就不说了,既然现在已经知道了,就应该马上去医院看望,否则我们会后悔一辈子,心灵也将不得安宁。这时莫伸和我,电话两头的说话人,心情沉重,都哽咽了。我挂了莫伸电话,当即挂通了张景文的电话,问清了赵清洁的病情和她的病房号。

      第二天上午,我偕妻周春一和莫伸弟弟孙树锦、毕桂芬夫妇四人,捧着象征纯洁友爱、心心相印的一大束白百合花和适用流食的食品,代表远在广州的莫伸、董希辉夫妇和我们中欧行全体团员去看望赵清洁。她已做完手术三四天了,手术很成功。赵清洁精神、起色都不错。刚作完手术,只能吃流食,身体很虚弱。张景文详细地给我们叙述了赵清洁在中欧行途中发病忍痛和医院手术治疗的全过程。他说本来想能扛着就扛着,不想打扰、麻烦大伙。等好了,出院了再和大伙一聚。没想到还是让莫伸知道了。请代我们谢谢大伙。听着张景文的叙述,我已经哽咽了。

        多好的人品啊!多好的人格啊!

      我在想,一个女性摘除了卵巢,这将意味着什么?不论是做姑娘的,还是当妈妈的,或者做奶奶的,卵巢是体现女性生理和柔美特征多么主要的器官啊!一次中欧行旅游,赵清洁女士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啊!

      在来参加朗读会前,我和张景文通了电话,他告诉我,赵清洁第一阶段化疗已结束,虽痛苦、难受。但她会坚持。我说,安心治疗,一切都会好的。

      人们在极度困境的时候,最能暴露和表现人的本质的东西。有的人,由困境所迫,就产生无奈之举,倒下了;有的人,经不住困境所迫,一念之差,干了错事、坏事甚至是恶事;有的人,在极度困境的时刻,迸发出了一种惊的人性之美、人格之美。我们应该真诚地感谢和祝福张景文、赵清洁夫妇。在他们极度困境无助的时候,我们却全然不知,没能帮上忙,而他们在极度困境的时刻,所迸发出的人性之美、人格之美,感动着我们,也教育着人们。

      在当今,人们惊呼世风愈下,人心不古,道德沦丧,人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时候,就在我们的身边,赵清洁一个普普通的弱女子,所展现的坚强意志,善良心灵,吃苦担当,处处替别人着想,有难自己扛的这种人性和人格的大美行为,多么的可贵、可敬、可佩和可赞啊!

      连日来,赵清洁的故事,让我思绪万千,浮想联翩。每趴在电脑前,敲着文字,就眼眶湿润,敲敲停停 ,停停敲敲。突然想起在我们这次去过的阿尔碑斯山上,有一种生长环境险恶,却顽强傲然屹立的雪绒花,便欣然命笔 ,写下了一首小诗《雪绒花》,聊表心意。

雪 绒 花

——谨以此诗献给我的姐妹兄弟赵清洁张景文伉俪

            在我们中欧行团队里

            有这样一对伉俪

          妻子忍着病痛游完旅程

            她怕拖累大家瞒着病情

          俗话说病来如山倒

            病去如抽丝

            可妻子凭着坚韧的毅力

            像阿尔卑斯山上的雪绒花

            没有倒下一路步履坚毅

            雪绒花奥地利的国花,

            阿尔卑斯山的名花

            小巧洁白

          生长环境艰险

            却勇敢顽强傲然屹立

            如从天而降的精灵绽放美丽

           

           

            可妻子腹水已积满了肚子

            腹腔越来越涨

            病情越来越重

            而她不想影响大伙的旅游兴致
            保密地我们全然不知
            妻子依然和大伙欢笑
            丈夫依然给大伙拍照
            她靠着老三届人吃苦担当的勇气
            在丈夫的呵护下坚持到底
           

            这对伉俪我原素不相识
            台湾行我们成了朋友,
            中欧行我们又成了姐妹兄弟
            亲情最珍贵 爱情最美好
            友情最纯稚
            在极度困境中迸发的人格之美
            怎不让人感动敬意
            这就是
            发生在我们团队不为人知的故事
            在这里
            我要向敬重的赵清洁女士
            把高贵的阿尔卑斯山雪绒花献给你
            愿我们再踏旅程永葆情谊

                                    2017年6月1日


     补记:2017年6月11日《多瑙河随想——中欧行诗歌散文朗读会》结束当天晚上,我接到赵清洁女士的电话。她说她和张景文感谢我丁大哥,感谢中欧行团队的大伙们,有这么多的人关爱我、关心我、祝福我,我一定积极配合医生治疗,早日归队和大伙继续旅游。她还说,她已出院,搬到儿子那住,儿子给她请了保姆。她目前感觉还好,精神也不错,准备第二次化疗,请大伙放心。听了她的话,我很欣慰,我用我小诗最后一句告诉她:“愿我们再踏旅程永葆情谊”。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