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客原创文字发表时间均以中路公路网服务器时间为准,在此后发的雷同文章均为转载。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打球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9-04 13:57:29 / 个人分类:我的全部日志     分享到:

查看( 235 ) / 评论( 1 )

有人做过调查,现在谁最幸福,答案是老年人,说老年人退休了不用工作,没有了工作上的压力,不用想着法子提升自己,也不用为着什么事去费脑细胞,时间由自己安排,生活自在随意,一天到晚除了睡觉就两件事,做饭吃饭,健身锻炼。引得许多人羡慕,总盼着不工作了该多好啊。

羡慕不羡慕的倒也没啥,锻炼健身却是时下的时尚,生活好了命就金贵,会打球的打球,爱练剑的练剑,喜欢唱歌的趁黄昏夜幕盘踞广场一角放开嗓子尽情吼,热爱跳舞的早晚争夺地盘随音乐手之舞之足之蹈之。锻炼是城市人的专利,农民有几个专门锻炼的呢,城市恰又人口稠密,公共场所有限,有为了个活动地盘还动了干戈的,有为了唱歌还出言污秽的。即使这,也拦不住锻炼的潮流,前不久某市万人早晨走步,占了道路还动了法律。所以商家也转移了目标,以前是女人和孩子的钱好赚,现在是健身的人钱好赚,玄之又玄虚夸如何效果卖补药的那还是另外一路,就是走步健身的行头也价格惊人,我也纳闷,走路就走路吧,有什么行头呢,经个圈里人屈指一算,走路的装备弄全了得两个月工资,看起来再简单不过的走路运动,也成了奢侈行为,一般人还走不起,行头太差了,跟着别人一起走,会遭白眼。哎!

人为动物,天性要动,可是动也得有条件,国家队选体育的苗子,首要的就是先天条件,是不是那块料一看就知道,教练的眼睛贼得很。我是不敢去的,还安慰自己,算了,有啥呀,不去搞体育的专业,我自己玩还不行吗,于是去打篮球,站在场上半天没人给我传球,气得我呀上去就抢,结果自己队的要投篮,我冲上去抱住没让投,额头上还撞出一条口子,血流如注,到医院缝了五针,医生还夸我,你娃命大,没把眼睛撞瞎,我记他一辈子,那医生姓王。打篮球也不是没有快乐的时候,那一年去滨州联谊,我奋勇上场,硬是一分没得,对方的队长是个领导,好人啊,结果抱了球来,交给我,还挡住别人让我投,中了两分,算是我多年来热爱篮球的一次具体回报吧,那好人我也记他一辈子,他姓李。

多少次我都在寻思,我到底适应哪种运动呢,有一年我下定恒心要锻炼,咬牙买了一双运动鞋,置办了设备,要去早上跑步,早起一看白茫茫的一片,心就凉了一半,下大雪了,寒风刺骨,冻手冻脚,在门口溜达一圈,埋怨天气不给力,还是房里暖和,扔到床下的运动鞋从此做了盛灰的器皿。看来早起锻炼不适合我,怎么办,买个自行车蹬,还能看电视,于是买了来,朝电视机放着,一边蹬一边可以看电视,正播武打的连续剧,结果自行车没蹬几圈,电视剧是一集连着一集地看,为此我矛盾了好一阵,是电视影响了自行车呢还是自行车影响了电视,为了互不影响,只好把自行车放进库房。后来还买过羽毛球拍子要锻炼,也没成,租场地太贵,马路上打有风,女儿批评我找借口没恒心,我辩解说没对手,买了拍子找不到对手,才打不成的,爱人从旁嘲讽,是啊没对手,没有你这么差的对手,谁还跟你打呀。哼!我搞不了体力的,我搞脑力的,下棋,下棋不用风吹日晒,不用野外作业,冬天放着暖气,夏天开着空调,品着茶,摇着扇,半天才走一步,也不累,我决心下棋,可是围棋没人教,不会下,象棋也刚知道了马蹩腿,就去跟人下棋,人家送我两句话,算了算了,先回去看看马走日字还走田字吧。后来真还“棋逢”了几个“对手”,是我的同事,老巨老张和小尚,中午和下班后就爬在一角下棋,常常如火如荼,面红耳赤,平均三分钟下一盘,不知道的还以为水平多高,就特别不能理解以前有个电影叫《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时间跨度几十年,我们下棋快得很,一会儿一盘,一个人说,你们俩先摆上,我撒泡尿回来修理你,常常一泡尿回来,他们已经下了一盘,属于窝里斗窝里狠那种,从不敢跟陌生人下,出了单位的门,都不敢承认自己会下棋,于是同事取了一个外号,让我们四个人共用,臭棋篓子。

人生在世,重要的是选择,但是能供我选择的体育项目实在太少,大型的足篮排,拳击,击剑摔跤之类,不敢沾手,小型的如下棋,桥牌,又乏于计算,这使我困惑,虽早已没有了要在体育上如何的念头,喘粗气流臭汗锻炼身体也还是要一点的,根据长期观察,我选择了打乒乓球,一来个子要求不高,二来不身体接触不易受伤,再是不用起早贪黑往外跑,一块小地方,一张桌子,就可以打起来,以前是在一家单位的一楼有个天井,放有两张球台,年深日久,雨淋风吹,桌子已成朽木,蹊跷不平,我们经常把拍子别在裤腰里去打球,厚着脸皮与那单位的人争抢台子,水平又没人家好,就总能听到一句,你们又来啦,一个又字让人感情复杂,好在他们不和我们计较,不久就买了新台子放到一楼的会议室里,自此他们在里面新台子上打,我们在外面的朽台子上打,终于不用抢台子了,好不快活自在,嬉笑之声总能吸引他们隔了玻璃看我们打球,有几次,趁他们忘了锁门,我们是偷偷溜进去新台子上打了几回,新台子,真舒服啊。再后来我们就搬走了,也买了新台子,但时不时还想起那个天井,想起在天井里打球的日子。

小小乒乓球带给我们无限乐趣,由打球也结识了不少人,周末常就有人在电话里邀请,打球吧,反正周末没事,哪儿哪儿等着,来啊。一个上午或者一个下午就快活得如同神仙,有时还要庆祝一下,喝上几杯,日子就格外的滋润了。想,打球,健身,舒心,提神,养气,再得几个知己的朋友,这打球还是打球吗,打的是快乐啊。

一项爱好到了一定境界时,求新求变是必然的,于是开始琢磨搞个比赛活动,把爱好者弄到一起,共同乐和,这就有了全国公路职工乒乓球大赛,每两年一届,今年已是第三届。中间隔年还搞小型的比赛做穿插,现在已成为全行业的一个文化体育符号,这是打球带来的又一个快乐啊!

月初,去换胶皮,说到横拍和直拍的优劣,就生了心思,想试试横拍,当即置办了家伙事,提了横拍回来开打,一时,议论分成两派,赞成者:直拍没有意思,现在都打横拍了,你看世界上拿冠军的都是横拍,谁还打直拍啊。反对者:都打了这么久,定型了,现在换,晚了,换了球也不会长,到时候,弄不好,横拍学不会,直拍也忘了。我则想试试,开始用横板打球,一打才知道,任何东西改变都不容易,哪能说改就改得了呢,起初两天,大家觉得新鲜,跟我打,球飞得乱七八糟闹出不少笑声,后来再打,觉得就没意思了。体育运动是需要对手的,就明白了瓦尔德内尔培养了中国选手的说法,没有瑞典高手的对抗,中国失去了对手,也是会退化的。诸葛亮用空城计,只能对司马懿,他们水平相当,是为对手,如果空城计用给司马懿的儿子司马昭,诸葛亮可能就被生擒了,因为司马昭没有诸葛的智慧,管你空不空城,莽撞撞冲将进去,岂不活捉了孔明。一段时间里,心情郁闷,叫人打球吧,拿横拍已没法与人对抗,知之索然,何必勉强,俱乐部也躲着不去了,遇对手叫板,只找托词当啄木鸟,有空了收拾你,嘴是很硬的,只是怯怯然不敢应战,老毛发信息邀去打球,则推说有事改天再教他,再输也得说是教人,走夜路唱歌,必须给自己壮胆。

看对手打球,自己在旁边休息,体味到常常听说的冷板凳的滋味,就后悔改了横拍,悔是悔,不能认账,坚持就是胜利,可是不练习又怎么坚持呢,不坚持哪来胜利呢,于是就对着墙打,左一板右一板,嘴里还念念有词,等着吧,还给自己定了目标,三个月修理谁,五个月又修理谁,都是心里说的大话。这样也是练。没两天,隔壁邻居不愿意了,要抗议,又不好直接干预伤了和气,就敲墙,我打一拍,乒,邻居也敲一下,乓,开始对练,结果把一面雪白的墙打成花里胡哨的地图,然后我对着地图欣赏,有时看出地图里的山水,有时看出人物、走兽,各种各样的形象,开心啊,赞叹起自己的发明创造,用乒乓球画画,吉尼斯没有记录,属于独创吧,耶!墙壁花脏,妻责怪,你看你,犯神经啊,是打球的地方吗,嘿嘿,还真不是,找来物业粉刷,物业说是人为破坏不属维修范畴,遭一通数落不算,还要交罚款。我不服气,生命在于运动,运动一定要去体育场里运动吗?罚款还是扁着嘴交了。

过几天就要去山东济南参加乒乓球团体赛,我是成员之一,肯定是上不了场了,只能凑数,几天里,我一直犯嘀咕,我是带上拍子还是不带拍子,是带个横拍呢还是带个直拍呢?矛盾啊!


TAG:

北方公路人_柽柳的个人空间 北方公路人 发布于2014-09-05 18:45:38
评论
活宝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18-08-21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41861
  • 日志数: 203
  • 影音数: 1
  • 建立时间: 2006-10-09
  • 更新时间: 2017-08-28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