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客原创文字发表时间均以中路公路网服务器时间为准,在此后发的雷同文章均为转载。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我所知道的陈明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12-31 09:54:15 / 个人分类:原创 散文     分享到:

我所知道的陈明

 

莫言和美国作家威廉·福克纳等作家因写了家乡邮票般大的地方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可见邮票般大的地方起到了非同一般的作用。说起邮票,我就想起一个人。这个人在我们邮票般大的地方起到了邮票般的作用,或者更甚。

那是十四年前的一个春天,段上把各个道班的职工集中到段机关大干,主要任务是往鸟弯道班拉砂,要把18公里砂土路路段的养护砂在春季还没有结束之际就要备足。我们工作的地点在上磨村畔的河湾里,具体工作是在河湾里采砂,然后把采的砂装满两大东风车、四大川路车运往远在25公里外的鸟弯道班。任务艰巨又漫长。干活倒不要紧,可是人又没有长时间的持久力,一旦闲下来,虽说是二三月,但川道里的风从衣领里往进灌,大家唇裂口干,相视无语,心里极想一个温暖的去处。一日,天蓝无风,领工员说是东风车坏了,下午休息。在河湾里的时候,总想着在暖和的被窝里躺会儿,可是有这样的机会了却不想躺。当梦想实现的时候,无聊和空虚或者未知的欲望却像没有实现一样强烈,内心里好像有上百条小虫子蠢蠢欲动,令人坐卧不安。怎样打发这难得的消闲,腿脚就不听使唤,从机关一楼住宿到大门,往返往返,尘埃在碎步两边。

邮递员来了,送来了报纸还有一封信。信封上的邮票吸引了我。收信人是陈明。问了门房的人,才知陈明是刚分到我段财务上的小伙子。“人挺不错的。”门房的人说的话给我增强了信心,我决心跟陈明讨要这枚邮票。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我,抽屉里唯一珍藏着初中三年引以为豪的一本集邮册。得到一枚新的令人喜欢的邮票,不仅意味着拥有,而且还会勾起花季时代美好的吉光片羽。那时候我们都没有手机和电脑,书信往来比现在的“伊妹儿”都令人珍惜,陈明会不会给我呢?第二天中午,我终于等到了掏钥匙正在开门的陈明。陈明站在门栏里面,我站在门栏外面。我右手拿着信伸在陈明眼前,陈明说谢谢你,我说把你的邮票给我吧!陈明不经意地看了一眼邮票,小心翼翼的从牛皮纸信封上一点一点地卷了下来,说:“给你吧。”

 此后,再没有见到陈明。他赠我邮票的事快要淡出我记忆的时候。一位地位不高但人品很高的人,给我的记忆照了光,浇了水。陈明留给我种子般的记忆,开始生根发芽了。

有一天,我走了一个人情,喝多了酒,摇摇欲坠的在街上漫无目的地前行,像冰天雪地到处乱窜的风一样没有归宿。幸好给我们段上烧锅炉的宽厚仁爱的史师收留了我。他把我扶到床上,一边摸黑做饭,一边和我说话。史师说了很多的话,我都没有记住。倒是陈明,史师说了又说。当时我18岁,血气方刚,因在报刊上发表了一些诗歌而自鸣得意。想不到史师提都未提,不免自惭形秽。闭口不言只听史师说:“你们年轻着哩!要向陈明学习啊。陈明一年发表几十篇新闻报道,领导表扬,还挣了钱。少喝些酒,趁年轻的时候干一点正经的事。”史师的话如这屋中的温度,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我心中好像有一面镜子,反射了太阳的光芒,豁然明亮。

能参加职代会是一种荣耀。满载荣耀而归的,一个道班就只有四个人——班长,统计员,工会小组长,一线职工代表。他们不仅高兴,而且干活特别卖力。我们普通职工就围着他们,听听他们说一些新鲜的事情。他们一个个的都喜欢卖关子,说半句留半句,吊我们的胃口。我们也不放过任何一个谈论职代会的机会,恰是一个集体上路的日子,我们在黄家岭子回收防滑砂。中间休息时,工会小组长又说起职代会。说他自己不算什么,职代会上最出彩的就是陈明,一人上了两次领奖台,掌声响了又响,光是新闻报道稿酬就可以买一台电视机或者其它。如果我获得那么些稿酬,我就买一部手机、一辆摩托……班长也附和道:“想不到看起来不起眼的陈明,竟是这样努力品学兼优,平日又是那么谦虚。”说完不知何故竟摇着脑袋。我们都悄着身子,静静地听着他们开心羡慕的描述,渐渐的我们也被他们的描述所感染,因陈明的成功而兴奋,因陈明的辉煌而无限遐想。在黄家岭子半山腰的公路上,一身橘红色的养路工一字儿排开,个个默不作声,凝视远方。眼前丘壑起伏,蜂蝶在青山绿水间翩翩飞舞,省道305线如一条黑色的玉带蜿蜒盘旋向远方延伸。“我要做陈明。”——这样的想法在每一个人心中如一轮明月或者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时至今日,我和陈明有三次一面之缘和一次近距离接触。癸巳年六月,我有幸和陈明参加中国公路第十九期培训,地点在重庆。重庆给我的视觉冲击如同《富山春居图》般令人陶醉。出乎意料的是陈明居然在重庆有朋友,我们来的第一天下午,陈明就给朋友打电话。对方知道陈明来了重庆,说他下午从县城赶往市上,晚上一聚。黄昏后,陈明再三邀我同去见见他的朋友。我们下了楼,那朋友已经在楼底门首等候了。那朋友带我们到一家饭店,饭店有曲水流觞,绿树小桥。琵琶声声从门口红衣女郎纤纤玉指拨弄处传来,室内装修古雅,吊灯如皎洁月光。那朋友点了菜上了酒,说是尽地主之宜。陈明说简单些好,我们吃过了。那朋友哪里肯听,说我们两口子一月七八千元的工资,都好几年没有见了,花一点钱不算什么。陈明也就再不推辞,俩朋友握手把盏甚是欢愉,好像儿时的回忆胜却任何美酒佳肴,相互询问小时候玩伴的去向和各自毕业后的境况。我只顾埋头吃菜,心里却纳闷,陈明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朋友呢?看那菜价酒价,这顿饭要上千元了。一瓶酒喝完了,二人面不改色。那朋友又要取,陈明说夜深了,伸手拦挡了。他们在一起推搡,在异地他乡,我看到了深深黑夜深不过朋友之情,朋友情真真不过发小无猜。     

我和陈明住一个宿舍,我第一次和一个上级领导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住了五天有余。我们随意的聊着,随意出进,我心中的惊涛骇浪才渐渐平息。临走时,我提了行李和陇南的朋友在另一个宿舍里集合。陈明最后一个赶了来,手里拿着一件短袖递给我。天哪!怎么在领导面前如此马虎,把衣服忘在了宿舍里。我一时语塞,看那陈明时,他只灿然一笑,我也笑了笑,头脑里就冒出孔子先生的一句话来:“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与之俱化。”随着这句话的浮现谜底也跃入眼前——陈明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朋友,想想,他是怎样地对待别人。这就是我所知道的陈明(现供职于天水公路总段)。

 

 


TAG:

中国公路网中路社区 引用 删除 秦风如梦   /   2015-03-27 15:00:03
谢谢各位来访
泾河浪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泾河浪   /   2015-03-17 10:23:59
陈明,甘肃公路名人
泾河浪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泾河浪   /   2015-02-04 11:00:18
八千里路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八千里路   /   2014-12-11 20:25:14
5
梦菊1001818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梦菊1001818   /   2014-01-01 10:07:15
新年快乐!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