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以诗歌为主轴的园地,是诗歌爱好者的摇篮,是诗歌爱好者砌磋机艺的方舟。就让我们互相学习,互相促进,互相共勉,为共创和谐而献一点微薄的力量吧! 一、我所有作品都是公开的,可以相互传阅,相互探讨。 二、我所有作品未经本人同意不得唯利它图。 三、为使让我们共同进取,奋力拼搏。 四、如要转载需付稿费,或经本人同意。

梦在天路(五十六)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12-03 14:54:39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分享到:

查看( 161 ) / 评论( 0 )

第五十五章

 

诗梦没有追到秀丽,一个人回到项目部。郭强进来问:“你俩是怎哩!一个哭着走了,一个拳头丧气地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诗梦说:“坏事了。”

“坏什么事了?”

“她知道我与魏英的事了。”

“你与魏英什么事?”郭强有点惊讶地问。

“事情是这样的,去年,我在省城学习,父母亲托媒人在老家邻村给我找了一个对象,叫魏英。魏英见了我一面就愿意嫁给我,去年腊月我还给她们全家人,及她姐姐妹妹一些近亲戚买了衣服和过年品,一共下来差不多花了我两千元呢。”

“那你自然有了对象,咋又与秀丽搞?这些事你告诉过秀丽么?”

“我还没有说完,你听我说,当时我们见面后,她对我没有什么好感,是那种不讨厌,也不喜欢的那种,也许因为我正处在感情空虚的时候吧,见了一次面她就愿意嫁我,我默默地也就接纳了她。今年,我从情感阴影里走了出来,而且秀丽对我的一切打动了我,我也发觉我爱上了秀丽,对魏英没有那种感觉,而且就因为去年腊月他让我给她家买了那么多年货,在我心里就对她产生了逆反心里,总觉得她们家是爱财的,不是惜人的,这种人家能不能结亲,我一直保持怀疑态度。我与秀丽好上这段日子里,渐渐的我感觉自己已离不开秀丽了,也深深地爱上了她,而想起魏英的种种是让我恶心讨厌,我已决定与她分手,要秀丽。”

“真不知道你还偷偷地闹了这一曲。这下,你怎么处理这事呀!”

“我计划工程完了就去退婚,没有想到秀丽怎么会知道了,弄得我真不知该咋办?”

“真辣手。要不,你回吧!其他工作我替你干。”

“回去!我看她正在气头上,怕是不行,反而更糟。”

郭强想了一下说:“我看,不行你也得回,万一她想不开出个什么事咋办?”

诗梦想想也对,万一出个什么事咋办?想着有点后怕,他对郭强说:“那我现在就走吧!”

“你现在就走,我替你向队长请假。”

诗梦去工地也坐了辆拉砂砾车。

这时的秀丽哭得是一沓糊涂,她真没有想到这一切是真的,原来她根本不相信那老头说得一切,现在她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事实。

她从项目部跑出来躲在一个僻静处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想了一会儿,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拦了辆拉砂砾车走了。

诗梦一进站门就直径上楼去找秀丽,结果扑了个空,办公室空空的没有一个人。秀丽去哪了?他转头跑下楼去敲秀丽宿舍的门,没有人回答。把耳朵伏在门上听了听,里面没有动静;又到窗户向里望了望,屋里空空的也没有秀丽的身影,便跑去找张瑞。推门进去见了张瑞就问:“你见秀丽来没?”

张瑞有点惊讶地说:“今天,一早秀丽就坐拉料车去工地找你了嘛!你没见。”

“她回来了。”

“没有。我没有见她。”

这下可糟了,她会去哪?他自语道。

“你一个人自语什么?秀丽怎么了?”张瑞在床上躺着说。

“她在我头里走的,该回来了。”

“诗梦,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算啦!我去门口等等她吧!”说罢,他就要走。

张瑞说:“哎!你是怎么了,怎不回答我的问题。”

“等再和你说吧,现在我心里烦着了。”他没有回头就走了。

张瑞有点纳闷,诗梦这是怎么了。风风火火的进来又风风火火地走了。出什么事了么?

他睡不着,下床去找诗梦。

诗梦在站门口来回转悠,心乱糟糟的,担心秀丽会做出什么傻事,但愿她能平安回来。可见不到秀丽,他的心就不能平静下来,像拨乱的琴弦,在发着乱七八糟的音律,很是难听。

这时,张瑞走进他说:“你今日很反常,有什么心事不能给哥说一下。”

诗梦便一五一十地把所有发生的事给张瑞拉了一遍。

张瑞说:“你干什么事一项都很谨慎,在这件事上咋这么不小心!”

“工地忙,我还未来得及去退婚。”

“秀丽,对你可是真心的。她早就看上你了,你却总是不搭理她。这一次,对她打击可不小。”

“这次,我也是真心的,以前是我不好,有眼无珠,对她总是冷冷淡淡的。”

“你真的得好好珍惜秀丽对你的爱,失去她可很难再找个这么疼爱你的人。平时,她总是为你考虑的多,你却不理不睬的对她。而她从来没有闲过你什么,一心一意地为你着想。”

“这下,我不知该咋办?我不想失去她。”

“这下,你伤得她不轻。”

“她早就该回来了。”

“是呀!安你说她中午就该回来了。”

“她要出个什么事,我可怎么对他爹交待呀!”

“要不,你返回工地看看,是不是她就没有坐车,还在工地没有回来。”

“不可能,当时,我追出来,见一辆拉料车刚刚驶过去。”

“这么说,你就没有见她上车。”

“是。”

“没有见她上车,就会有好多可能的事发生。”

“有什么事可能发生的?”

“有两种情况可能发生,一种是好的情况,一种是坏的情况,好的情况里又分两种情况:一是她有可能躲在什么地方哭,等心情平静下来再坐车回来;二是她有可能坐上料车走了,跟司机去拉砂砾散心。坏的情况里也有两种情况:一是她可能想不开,跳了沟寻死;二是她可能遇上坏人,给绑架了。”

诗梦听了张瑞得分析,心里真是忐忑不安,但愿事情不会那么糟,他对张瑞说:“她回来了,你替我安抚一下她,我这就回工地看看。”

诗梦转头就走,这时一辆东风汽车在他面前停了下来。张瑞说:“诗梦,秀丽。”

秀丽在车里看见诗梦的身影,心不由一怔,他怎么回来了。从车上下来,假装没有看见诗梦与张瑞笑笑就向段里走。

张瑞赶紧给诗梦提了一个眼色。诗梦急走两步对她说:“你去哪了?我回段上见你没有回来,心里很乱。”

秀丽只管走她的,没有回答诗梦的话。

诗梦又对她说:“我去把张瑞叫醒,他说就没有见你回来,我差点晕了过去。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咋办呀!?可把我吓坏了!”

秀丽一进她宿舍就把诗梦挡在门外,然后一声不响地把门给拍住了。诗梦一见这,边拍门边说:“你开开门,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秀丽不理他,一头载在床上,听着他一阵牢骚很烦人,一把拖上被子蒙住了头,任凭诗梦怎么拍门,说什么好话,她就是不开门,不理他。

诗梦无奈,摇摇头去找张瑞。张瑞对他说:“要不,就让她一个人静静吧!你越急她越不理你,反而不是很抽效。”

诗梦听着张瑞的话,心情也稍微按顿了下来。他说:“等她过了这一阵子,你先替我去说说好嘛!”

张瑞立即打断他的话说:“不行。我不能去,解铃还得拴铃人。”

诗梦皱了一下眉头说:“我说她不理我,我真没有办法。”

“不要灰心,慢慢来,至于这样,是因为她太爱你,没有想到你却瞒着她与别人订了婚。”

“订婚前我还没有与她确定来往。”

“那你就不该瞒着她。早就该给她说清楚。”

“这是我的疏忽,没有意识到会惹来这么多麻烦。”

“原来,我听人说那个女的为了你与家人闹得厉害,说非你不嫁,还威胁家人要跳井。我听了,不相信你会做出这种事来,也就没有当会事,也就没有去问你。没有想到,你却瞒着哥们,真不够意思。结果闹出这事,不好收拾了吧!”  

“我刚才不是给你说拉,我接受不了她家那种见财眼开的世利眼,决定与她拉倒(指分手),与秀丽谈。计划在适当的时候告诉秀丽,这还未来的及嘛!”

“不管咋说,出了这种事,谁也帮不了你,只有你自己去面对她。要用心去与她沟通,除去她心中所有的顾虑。不然,你们……”

“有这么严重吗?”

“有。她爱得你很深,你伤得她也很深,你让她如何一下能接受这事实。”

诗梦陷入了深思,不知该咋办?

等到该吃晚饭的时候,秀丽没有去灶房,诗梦去叫她,秀丽仍不开门,诗梦嘟嘟喃喃地说了一大堆话,秀丽最后回敬了他一句:“我们分手吧。”

诗梦一听这“分手”两个字,头就有点晕。立马反应说:“不,不分手。我爱你,秀丽。”

秀丽此刻一听诗梦说我爱你,头就炸了,身上软软的,提不起精神来。

诗梦拍着门说:“快起来吃饭来,有什么事咱以后再说。你这样一直与我赌气也不是个办法。咱先吃饭,实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饿死才好呢,那正好给你们值合适了。”

“快不要说这不吉利的话。我不会与她有结果的,明天我就去给她说清楚,让她死了这条心。”

“你不用去,人家心里很在乎你,很爱你,为了你可以去死,这样的女孩难找。”

“快别说这些了,都是因为我没有及时去解决,才会出现今天这种局面,又伤了你的心。我保证以后再不会伤你的心,我会好好保护你,让你过得开心、快乐。”

秀丽犹豫了一下说:“你走吧!什么也不要说,我现在心里已容不下你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不,我不会放弃的。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也爱你。”

“你要相信现实,咱们是不可能了,不用再为我操那么多心。”

“不管怎么说,你总得吃饭吧!要不,我去给你打饭。”

“不用,我用不起你,我也不吃。”

“不行,得吃点。我这就去给你打饭。”诗梦说罢就转身走了。

不大一会儿,诗梦端着饭拍门说:“秀丽,开门,饭来了。”

“你端走吧!我不吃。”

诗梦心想,看来她是与我抬上了,这时拍了一下门说:“秀丽,我把饭放门口了,吃不吃你看吧!”

诗梦放下饭转身就走了。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