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以诗歌为主轴的园地,是诗歌爱好者的摇篮,是诗歌爱好者砌磋机艺的方舟。就让我们互相学习,互相促进,互相共勉,为共创和谐而献一点微薄的力量吧! 一、我所有作品都是公开的,可以相互传阅,相互探讨。 二、我所有作品未经本人同意不得唯利它图。 三、为使让我们共同进取,奋力拼搏。 四、如要转载需付稿费,或经本人同意。

梦在天路(四十九)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11-12 07:51:15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分享到:

查看( 155 ) / 评论( 0 )

第四十八章

 

六月份,诗梦调到段工程股工作。

领导如此安排是考虑他学得是“公路工程管理”专业,在工程上能充分发挥他的所学,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能很快让他掌握好工程技术。领导也很重视栽培他,一有任务就交给他去办。诗梦从不偷懒,一向认真负责,肯吃苦,爱专研,遇到不会的就向师傅们请教,仔细看图纸,一学就是深夜,直到弄通弄懂为止。诗梦经过半年时间的磨练,可以一个人独挡一面。

第二年一开春,工程股全班人马就浩浩荡荡住进工地,放线、打桩、备料,制定施工组织计划、周密安排各项工作任务,诗梦被安排负责两公里路基的技术指导工作,这两公里干线公路改建任务有涵洞、有挡墙、有小桥;有加宽路基、有填方段、有挖方段,真是麻雀虽小,可五脏俱全。面对这些技术任务,诗梦临危不惧,晚上看图纸、白天放线,看不懂就向师傅们谦虚地请教,一门心思是学技术、学管理,严把质量关,不甘落后,也不想拉后腿,整个人陶醉在这两公里路基上,其它杂事什么也不想,白天黑夜一个人在工地跑来跑去忙得是不亦乐乎!心里很美,美滋滋的,旁人(指别人)理会不到他的心情,他的滋味。

一天,诗梦从工地回段里办事,遇到秀丽,她对他说:“前几天有个电话找你。”

“是谁,找我干啥?”

“对方是个女的,问她她不说,只问你在不在,一听说你不在就把电话给挂了。”

“是不是你对象?”秀丽关切地问。

“我没有对象。后来就再没有来过电话?”

“没有。”

“噢,对了,昨天下午又接过这样的电话。”

诗梦“哦”了一声,就跨上洋车的上街去了。

秀丽还未赶上忙问他去哪,已看不见了他的身影。

诗梦有种未名的预感,电话一定是焕英打的,一定有重要的事。一年多来,断断续续地与焕英联系,也没有给她一个明确的答案,一直拖着。

诗梦骑得很快,赛火箭般就到了商场。他走到焕英卖货的柜台前见不是她就问:“焕英呢!”

“她不干了,转让给我了。”

“什么时候不干的。”

“不干了,有一段时日了。”

“你知道她去哪里了?”

“不知道,你问问别人吧!”

诗梦四处看看,大部分柜台都换了人,见东面柜台有一位女的好像面熟,便向她走了过去,问:“你好!请问你知道焕英去哪里了吗?”

“这你可把我问住了,平时我们不好往来(指不常来往),只是听别人说她哥哥在广州给她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可不知是在什么单位上班。”

诗梦听了这,一怔,半天没回过神来。

“哦,谢谢你了。”他走出商场,不知该去哪里。

他推着洋车的,心里想着她的好,她的美,她咋会悄悄地走了呢!一声也不吭,说走就走了,是不是中了我的病?是不是不和我好了?……,一连串的疑问交织着理智。不由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真是的,这想那里去了,她不会是那种不吭不哑的人,她不会悄然离去不会让我知道她去哪里的人,她不会的,可她会去哪里了?。突然眼前一亮,崔英英蛋糕点招牌映入眼界,对了,去问问崔英英,她与她相处的不错,是好朋友,一定知道她的下落。

诗梦快走两步,一进店就问:“焕英去哪里了?”

“你在问谁?”崔英英却反问道。

“问你呢?我能问谁。”

“她去哪,我怎知道,你们不是……

“快别瞎说了,求你告诉我她去哪里了。”

“她不让我告诉你,你对她怎么啦!她这样地恨你,不辞而别。”

“我对她没怎么呀!”

“不像,不然她不会下这么大的决心,我劝过她多少回,她都听不进去。”

“去哪了,你快告诉我。”

“你到底对她怎么了?”

“没怎么样,我说得是真的。”

“你没对她怎么样,她却下了这么大的决心离开兴武,再不回来了。”

“是吗?”

“你不信,我会鬼你嘛!”

“我真想不通,她这为甚?”

“你想不通,逼得她都走投无路了,才作出离开兴武的决定。”

“是谁逼她来?我真的没有。她没有给你说?”

“我问过她,而且不只问过一次,她都不说,眼里含着泪,只是说在兴武活得没有意思,得走得远远的,不想见所有熟悉的面孔。她不是这么个人来,平时很活跃、开朗、有啥说啥,从不唧唧呜呜的,说变,一下就变得闭口不言,少言寡语的,整天没有个笑脸。”

诗梦听了,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英英接着说:“她快走得那几天,整天闷闷不乐,一天不吃饭,饿得受不住了,就买点罐头。好几天呢!”

“好几天,就都吃冷罐头?”

英英摇摇头。

“吃那么多冷罐头,身体能承受得住吗?”

“谁知道呢!记得有一年冬天,她也不知是因什么事不高兴,好几天不吃饭,就吃冷罐头、冷冰糕,一口气吃四瓶罐头,五个冰糕。”

“那真是瞎扎腾自己的肚子。”

“你这么关心她,她走时,为甚就不告诉你?”

“我在工地刚回来,听办公室人说有个女的打电话找我,我猜想是她,就去找她,结果扑了个空。”

“算你还有点良心,可我真得不知道她去哪里了,走时说去广州,却没有说去广州什么地方。她说去了广州一切稳定下来,就给我来电话,可这以快一个月了也没有接到她的电话。”

诗梦的心一下沉了下去,原本一点希望也给破灭了。

“拜托你一件事好吗?”

“甚事?”

“她如来了电话,你告诉我一声,好吗?”

“行。”

“我走了,你忙吧!”

诗梦慢腾腾地骑着洋车的,想着刚才英英说的话,一股股思潮涌上心头。她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乱七八糟的东西在脑海里直打转。不料,一声“咣当”,车撞在了桥栏杆上,险点就掉桥底下了,头已探出桥栏杆外,身子被桥栏杆挡住了。诗梦摇了摇头,重新骑上洋车的向单位走去。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