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以诗歌为主轴的园地,是诗歌爱好者的摇篮,是诗歌爱好者砌磋机艺的方舟。就让我们互相学习,互相促进,互相共勉,为共创和谐而献一点微薄的力量吧! 一、我所有作品都是公开的,可以相互传阅,相互探讨。 二、我所有作品未经本人同意不得唯利它图。 三、为使让我们共同进取,奋力拼搏。 四、如要转载需付稿费,或经本人同意。

梦在天路(十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8-29 08:49:02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分享到:

查看( 168 ) / 评论( 0 )

第十二章

天刚放亮,凤英就起来了。

她惦记压在废墟中的东西,把唐可人送上车一个人就去废墟中往外扒拉东西。

太阳从东方缓缓升起,霞光万道,撒在你身上暖洋洋的很舒服。

“嫂,我哥呢?”可兰在她背后问。

“走了。”

“我哥,真似的,回来一趟什么也不干就走了。”

“他忙,路上需要他。”

“这么说,家里不需要他。”

他一句话把卢凤英堵得严严实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默默地一言不发在废墟中扒拉寻找东西。

“你们这是干什么呀?在废墟中扒拉来扒拉去的。”有一个人在说。

凤英回头看了看就又背过了头,没有答话。

“在掏金子呢。”可兰开玩笑地说。

“那有这么好的事。”

“春林你这一大早油头粉面的是去哪呀?”

“不去那,早上起来没事,瞎转转。”

“那来搭一把手吧!”

“行。”他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春林一早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脑海里询思着什么,突然想到了什么,高兴的就跳下地穿上衣服,匆匆抹了把脸,用手沾水湿了湿头就往外跑,边跑边自语,机会来了。

此刻,他心里美滋滋的,你凤英不搭理我,你兄弟搭理我,看你有啥招能赶我走。他厚着脸皮向废墟中走去。

凤英一见他就来气,心里就不吃劲,可兄弟偏偏要用他来帮忙。

“兄弟,你哥呢?”拿起洋镐在废墟中边扒拉边问可兰。

“别提我哥,一提我就来气。”

“怎哩!让你动这么大火。”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却不管,去管他的路去了,天下少有这种人。”

“说的也是,公路上活再忙也应家事为重吗?抛下家事去为公事,这样的人很傻。”他边说边时不时地圪照(指窥视)一下凤英。

“你也这么认为?”

“可不是吗?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需要男人在家撑着。”说罢又圪照了一下凤英。

卢凤英在一旁听见也装没听见,她还撑得住气,一声也不吭。

“不是我说可兰,你哥真够狠心,丢下一家老小,做没事人,一人在外享轻闲。”

“轻闲,他到享不上,可不知是中了什么邪?对公路是铁了心了。”

“公家那事,不能太认真,认真了不掏好,别人还说你傻。”

“可我哥,他不这么想,把道班看作是自己的家,把路看作是自己的孩子,用心看护。”

“这么说,你哥心中只有路没有家。”又瞟了凤英一眼。

“可以这么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在家很少。”

凤英听到这句话,心里就不吃劲,况且又让这个无赖听到,更不是个滋味,不由回头说:“兄弟,你快搭我一把手,把这个箱子抬出来。”

“好来。”

“凤英,让我来吧!”郭春林抢着说。

“不用。”

“你去弄别的,这活计让我和可兰来吧!”郭春林献殷勤地说。

凤英看都不看一下,不想脱手,可又不好意思硬抢,怕他弟看出什么,便脱手干别的去了。他本想把弟叫开,不想让他再搬什么了,没想到反弄巧成粥了。让他有机可乘,来表白自己。

“你嫂这女人,很强,能干。”

可兰没发话。“看脚下,别让绊倒了。”

“没事,绊一下也不打紧。”

春林,他今天很卖力,干把这就抢着干那,汗水直冒。

“这天,烧杀个球,他奶奶的。”把衣服往残墙上一放,就又干开了,露着个光背,那皮肤很白,很肥。

凤英偷偷地圪照了一下,这家伙真卖力,看来是想上了。管他呢?他想是他想,我却是我,想姑奶奶没门。

郭春林,他可不这么想,今天我得好好表现,只要让凤英满意,累死也没百累,不怕她不上钩,就看咱如何下手,我不能让今天的罪百受,活了这么大,何时受过这份罪。他边干活,边不时地瞟瞟风英,看有没有反应。

凤英她保守得很,任凭春林如何表现,都打动不了她,没有一系一毫的迹象使他有所觉察这力没百出。

他不甘心,慢慢地向凤英身旁抽,乘可兰去厕所之际,他靠近了她。

“凤英,你那地方露出来了,真美。”嘻皮笑脸地说。

她一时失措,才意识到衬衣扣开了,乳房露了出来,“不要脸,偷看。”脸一阵红一阵白。

“分明是你衬衣扣开了嘛!怎能说是我偷看呢?”他俏皮地说。

干活很热,太阳很毒,不知何时解开了衬衣上面两个扣子,却不曾让这个无赖钻了个空。

她忙扣上扣子。

“天这么热,还是解开好些,我不偷看了。”

“去你妈的,一副羊二假三的样子。”

“嫂,要不先吃饭吧!饭熟了。”可兰在这边喊道。

可兰什么时候从厕所出来也没觉察到,是不是刚才那一幕幕他都看见了,真丢人。

“嫂,吃饭吧!”她这才醒悟了,忙答了一声“”。就往回走。

“唉,吃饭怎不叫我一声,不会是干活当人,吃饭就当狗看吧!”

她不由“哧地笑了,这是你说来,我可没说。”

“管他呢?当狗就当狗吧,添饱肚子再说。”春林跟在凤英后面。

郭春林像跟皮虫似的,随后进了院。

“先抹把脸吧!”可兰他爹端来一盆水说。

“我自个来”自语地接过一盆水放在地上。

“秀梅给你叔端饭来。”唐老喊道。

她扭着胖胖的屁股向厨房跑去。不大一会儿,一双白浓浓的小手捧着一碗玉米疙瘩向郭春林走去。

“奥!慢点让叔叔端。”他赶紧扔掉毛巾伸手去接碗。

凤英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却无法阻止女儿,让春林心里美的。

他趁别人不注意,偷偷地笑。

虽是笑的无声,却也够让他美一阵子。

可兰端了一盘土豆丝从厨房出来给他。

“吃吧,吃饱饱的。”

“你也吃吧!”

凤英看着他那得信的样子就恶心,就想吐,便端着饭进屋里了。特别是他的一双鼠眼,扫描在人身上就不吃劲,冷麻。

还是躲远些好,能吃劲地吃顿饭。

可兰与他紧挨地蹲着,边吃边叨歇(指聊天,说话)着国家大事,套得很是近乎。

华国峰当上国家主席了,人民的穷日子就快熬到头了;电灯电话,楼上楼下;耕地不用牛,点灯不油;出门不用走,穿衣不用愁等话题。尽叨歇些时髦的,未着边缘的话题,没完没了地叨歇着。

吃完饭稍歇了一会儿,便又在废墟中扒拉开了。

“春林,上午要有什么事就去忙你的吧!”凤英想赶他走,又不好直说。

“我这单身一人,也没什么可忙的。”

“俺嫂说的对,你要有事就走吧!不要让耽误了,大部分东西都搬出来了,没搬出来的也不多了。”

春林他不想走,好不容易才有了接近凤英这么个好机会,要好好表现表现自己,怎能走呢?多接近凤英,总比不接近好。

凤英很犟,很难对付,不是那种轻浮风流,一搭就上钩的女人。

她很辣手,很费心,我得把握这次机会,有机会总比找机会省事,错过了,就很难再碰到这么好的机会。

他又忙回话道:“我挺闲的,没什么事。”说罢就拿起铁锹向废墟走去。

凤英见他不走,真是没招。

“没什么事,那就在吧。”唐老说。

春林得了唐老的话,心里很是舒坦,干起活来更卖力。

凤英、春林

一人存有一份心事

在各自肚子里打转

迷雾重重 山路重重

心路更重重

海底浪花沸腾

一浪扑打一浪

把暗礁洗劫一净

任海风疯狂

任山风咆哮

浪浪掀起你的红裙

一遍遍地

喉咙里痒痒地疼

……

“秀娟。”

“娘,叫我做啥?”

“来,你的布娃娃找见了。”

她一听说布娃娃找见了很高兴。那是她娘熬了一夜没睡给缝的,她很喜欢这个布娃娃,晚上睡觉都抱着布娃娃一块睡。秀娟在废墟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娘身边走去。

她从娘手里接过布娃娃说:“她身上有土。”

“你用手拍拍。”

秀娟今年才4岁,刚过了两个生日,很乖,很惹人喜爱。

她一边走一边拍布娃娃身上的土,嘴里还不时地自语道:“把我布娃娃给弄脏了。”

“谁把你布娃娃给弄脏了,秀娟。”春林抬起头来问。

秀娟把身子一扭,“它。”

“它是谁?”

“我也不知道它是谁。”只是用手在指划着。

“过来,让叔叔给你好好打打。”

“给,叔叔你一定给我打干净啊!”向春林走去。

“好哩!叔叔一定给你打得干干净净。”便放下铁锹,伸出双手去接。

秀娟突然改变了注意,把布娃娃收了回来,说:“不,我自己拍。”

春林的一双手伸出去,却不知所措地收了回来。

“秀娟,别在上面走来走去,小心摔倒,到下面平地上去。”凤英关切地说。

“来,叔叔把你抱下去。”还未等他双手伸过去,秀娟说:“不,我慢慢走。”

凤英回头白了他一眼,真会当好人,大的不行向小的进攻,黄鼠狼给鸡拜年的一副善意面孔,很是可亲可笑。

“来,秀娟,爷爷抱。”

秀娟高兴地蹦到爷爷的怀里说:“我不用他抱。”

唐老抱着孙女走下废墟说:“去玩吧,别走远。”

郭春林看着这一老一少,心中顿时泛起了很多心事。一只手托着铁锹把怔在那里。

可兰从脖子上拿下毛巾擦脸上的汗,忽发现春林站着发呆的样子,感到很是意外,问:“春林,想什么呢?”

“嗯,”愣了一下,忙回答:“没想什么?”

“是不是又想女人了吧!”

凤英发话说:“他呀,三十大几快四十岁的人了,不想女人就不正常了。每天尽打些坏注意,不误正业,不去撩东家女人,就是去撩西家女人,村里都快让他给翻个底朝天了。”

“是啊!春林你真有两下,恐怕村里好女人都让你尝过了吧。”

听着这一番话,让他思绪万千。“那里,你怎也这样说。”心想,眼前这位就没有,只能看看饱饱眼福,进不了自己的被窝。

可那不死的心,泛起一缕缕波纹激荡,让沸腾的心在不安地起伏着。

一次次的泛起

却又一次次的不同

勾勒着一颗不死的心

在心窝潮湿、等待、发霉

等那果树开花、结果、成熟

等那秋叶发黄、飘零、落地

却是一种无目的的等待

不知何时才能属于自己的归宿

像一个个夜游神

半夜不回家

可总不见有什么好结果

却甘愿一路漂浮

不甘心结局的残酷

一直在等待、奋斗

相信自己

相信会有机会

相信那一天一定能到来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