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达明英伦随笔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5-10 17:10:39 / 个人分类:中路社区     分享到:

查看( 151 ) / 评论( 4 )
                                               远达明英伦随笔
  春天里的晨早,英国乡村总是那样生机勃勃。


1.jpg
(2011-04-20 16:29:39, Size: 231 KB, Downloads: 0)


  一早起来,一个人悄悄地出了房门,信步的沿着乡村小路,探索着英国的乡村早晨。天已经亮了,太阳还没有出来,天空裹着一层厚厚的白云,但山村里处处显示着春天的气息。


2.jpg
(2011-04-20 16:29:39, Size: 207 KB, Downloads: 0)


  路边的梨花,热烈地绽放着,像美丽的姑娘,热情地张开双臂,在门口等待着你的拥抱,而杜鹃花,则羞答答地从院子里探出半个身子,红着脸,给我这个远方的朋友打着招呼。


3.jpg
(2011-04-20 16:29:39, Size: 113 KB, Downloads: 0)


  在绿绿的草地上,风姑娘撒下了片片带着露珠的玉兰花片,粉的粉,绿的绿。留下了春的足迹。


4.jpg
(2011-04-20 16:29:39, Size: 130 KB, Downloads: 0)


  抬头远望,远处是杳杳的小山,山上有茂密的森林。后来听朋友说,驯鹿、野猪、狐狸、野兔。常常可以在那里不期而遇。
  最清脆婉转的曲调,自然是鸟儿的歌声了,不是一两只鸟在叫,那是一片的声音,是清脆的,嘹亮的,有的鸟儿一声长叫,包括六七个音节,有的只有一个声音,圆润而不觉单调,有时是独奏,有时是合唱,高高低低、快快慢慢。而最佳男低音自然又是牛、羊圈里传来的“哞哞、咩咩……”之音,这简直是一场盛大的动物交响乐会,一派和谐。
  对于久居现代化城市深圳的我,这里有久违的大自然音乐会,而这一天恰好是本人40岁的生日。
  英国,我来过多次,可是想不到的是:这回住在了英国朋友的家里,住在一间乡村别墅里,很让我意想不到。
  在世界上,我们这个行业里,最富有盛名的道钉公司是Stimsonite, 而我的朋友John, 原来是这个公司欧洲的CEO,做了一辈子道钉。


5.jpg
(2011-04-20 16:29:39, Size: 153 KB, Downloads: 0)


  同John打交道已有两年了,他脸上总是带上和蔼的笑容, John一进家门的第一件事,就是亲吻她的太太。一个典型的英国绅士。


6.jpg
(2011-04-20 16:29:39, Size: 178 KB, Downloads: 0)


  John太太,金发碧眼,脸上总挂着天使般的微笑。
  同John认识,是在上一次在展览会上,后来,John来过我公司。他最打动我的还是他对工作的细致和严谨精神。每次会谈完毕,他总是把我们的谈话写出总结。然后大家一条一条的去落实。任何问题都不放过。他会将我们公司的产品长期安装在路上,进行认真的观察。并提出改善意见。
  两年前,他将我们的产品,安装到了英国的道路上,进行检测,起初,我是很有信心的,在国内做了16年道钉,什么技术问题没有遇到过,道钉的放光片模具是新开的,亮度是没问题的,抗压绝对在16吨以上,难道英国的车流量比广深高速公路还大吗?我踟蹰满志的。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7.jpg
(2011-04-21 11:15:39, Size: 196 KB, Downloads: 0)


  这是六个月后的状况,看到这里,我也傻眼了,怎么真空镀铝层会被腐蚀成这样,看看湿漉漉的路面,心想可能是英国的多雨、潮湿天气,使得产品对耐水、耐酸碱的性能有更高要求。这些都是在实验室里测不出来的。
  于是我们就在真空电镀膜上加耐酸碱保护膜,放到水盆中做了两个月的耐水试验,没有问题之后,又送到英国去测试,John耐心的把它们安装到路上,8个月后,效果还是不理想。非常郁闷。不知路在何方。
  作为一名资深的欧盟交通设施标委会的委员,这时John告诉我,可能应该从结构上去改,在反光片和铝壳之间加密封圈,然后再从铝材型号上去改。
  不停地改呀,改呀。深圳远达明做道钉17年了,道钉也改了17年,做太阳能道钉8年了,太阳能道钉也改了8年,我们的客户来自五湖四海,客人的个性也千差万别。但大概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把道钉当做一种生意或谋生手段的客人,一类是把道钉当作一种生活或艺术的客人。这两类客人,我们当然都很喜欢,但我们更喜欢把道钉当成一种生活和艺术的客人。因为他会更热爱道钉,他喜欢道钉装在路上之后,那种“亮闪闪”的美感,那是水晶或钻石才有的一种光芒,它的美感,让喜悦之情,锐利的上了司机的心头。如果把弯弯曲曲的路,比作姑娘美丽的颈项,那么道钉,则像她那闪闪发光的钻石项链,所以他不希望道钉产品还有什么缺憾,他要求完美。
  John就是后一种客人。真让我感慨。
  我深知进步往往是被要求出来的,所以我特别喜欢像John一样的客人。和John在一起工作,你的工作会更认真,更严谨。我喜欢过一种简单、认真的生活,不喜欢杨坤的歌曲“我无所谓”的作风,或者“神马都是浮云”的生活理念。因为在认真中,会发现更多乐趣。
  一旦你也将道钉,不再仅仅看做是一个工业化产品,或一种谋生的手段,而是看做一件美丽的事物,一种美丽的心情,你就很快就可以融入世界道钉这个大家庭,John就会像对待他的亲戚、朋友一样,真诚的邀请你住在他的家里。
  但是那天晚上,我并没有告诉John,今天是本人的生日,是怕这个消息,对他们来得太突然,他们没有任何准备。但我心里想:“John,你已经送给了我一份生日礼物,那就是一份信任。”
  第二天,在回伦敦的大巴上,心情还是有起伏。心想,不知道我的同事们能否也收到类似的礼物。也许,当Queenie去南非时,Dick会说:“Queenie, 住在我家吧”;也许,当Winso到荷兰时,Fijin会说:“Winso,住在我家吧”.也许,当Cathy到印度时,Kawaljit会说:“Cathy,住在我家吧”.也许,还有很多也许,但我希望这些也许,变成现实,他们都过上朋友遍天下的生活。
  我也知道,这将要求我和我的伙伴们,要有一种更认真的精神来对待道钉以及相关的人和事。
  爱道钉,爱生活。

[ 本帖最后由 远达明 于 2011-4-21 11:15 编辑 ]

TAG:

天平发布于2011-04-21 09:42:41
爱道钉,爱生活。
赞一个!世上的事情就怕认真!
团结力量大发布于2011-04-21 09:52:34
读完后仍找不到这和质监有什么干系
远达明与您共建安全之路 远达明 发布于2011-05-11 10:26:41
读了“团结力量大”兄弟的跟帖,想说几句话:
    作为标委会的成员,本人也参与了国颁、部颁标准的制定,也常常在研究国外的标准,后来慢慢的得到了一个认识,标准固然重要,但标准决不能解决一切质量问题,甚至都不是解决质量问题的主要矛盾,正如我以前强烈提议的,道钉或其他交通产品,要做一年以上的实际开放公路耐压测试。后又一想,若在中国,即使真的安在了试验路段上,厂家也可能眼见自己的产品不行,于是趁“月黑风高夜”,来个“狸猫换太子”,那一定是防不胜防的,所以我认为质检仅仅关注标准,势会走到死胡同。
    标准越多,越繁琐,漏洞会越大。这是一个简单的逻辑问题。
    如果不对文化的因素进行观察和反思,势必本末倒置。
    由于工作原因,常常与国外同行进行交流,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干一行,爱一行。国内、外标准都没有什么大的差别,如果说差别,也就是体现在国民性、民族劣根性上的差异。
    近二十年,再也没有人敢去反思民族性了,就像近代的鲁迅先生,现代的柏杨先生,其结果就是:三鹿之后,是地沟油,地沟油之后是瘦肉精,瘦肉精之后是猪肉变牛肉,花样翻新,政府也是疲于奔命。“上下五千年,纵横全世界”都见不到目前中国文化迷失之乱局。
    所以本文实际上是在探讨产品质量背后的文化基因问题。当然文章没有说清之处,皆因本人才疏学浅所致,还望各位海涵。
孟吝冶发布于2011-09-04 11:32:38
8错8错,支持~~~




























防辐射服真的管用吗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我的栏目

日历

« 2019-06-20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660
  • 日志数: 17
  • 图片数: 1
  • 建立时间: 2009-07-25
  • 更新时间: 2012-04-24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