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文字舞动生活

遭遇" 混混儿"二三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5-03 22:09:55 / 个人分类:记实     分享到:

查看( 152 ) / 评论( 6 )
  

最近连续几天子女们都让我:家里没急事,出门开车慢一些, 平时从没有这样叮嘱过, 我感到不解,问道:啥意思?你们是不是听到了啥话?还是作了不好的梦?

答:你前几天开车差点跟人对车了,你忘了吗?

再问:啥叫对车了?

答: 就是撞了。

再问:谁给你说的?

答: 前天在洗车时遇见张XX说的。

再问:张XX是谁?是干什么的?我跟谁撞了?当时他在那里?

答:是街道的一个混混儿,坐了十年,前不久才出来,当时他就在对方车上。

再问:他咋说的?

答: 你开车向兰州方向上行超两个半挂,他的车从对面下行差点撞上了。

我才猛的记起前不久发生的一件事:那天午饭后我开车拉家人去哈达铺,前面有两辆半挂,地处视线不良路段,我跟了几公里不敢超车,在一个叫脚力铺的地方有近1000米直线,路面较宽,公路内侧还修有小型停靠站.我正在超车时,半挂前面的叉路口冲出一辆白色suv,以极快的速度向我冲来,我见无法超车,白色suv没有减速的意思,也没有向右面小型港湾式停靠站打方向,而是直接朝着我冲过来,好象是找事的,我只好原地停车,白色suv在离我不到两米时紧急刹车,车停稳时两车头距离不到50厘米。我不想招惹他们.向后倒车准备离去,这时白色suv两侧车门打开,两个不认识的年轻人气势汹汹直冲过来,准备强拉两面车门,一副要打架的样子,我放下玻璃问道:''咋了?你们要干啥?''冲在最前从副驾驶位置下来的年轻人先是一楞,说:''邓叔. 是你啥?我当谁来着,半挂不好超,走慢些噢!''这就是所谓我和他们对车的全过程。

人们习惯于把不务正业丶游手好闲丶招惹是非丶打架斗殴之徒称作''混混儿'', 这些人天不怕丶地不怕,把进监狱当作家常便饭。我听过见过但没遭遇过,更没领教过,要不是那个叫我''邓叔'' 的认识我儿子,那天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我也感到好笑,认为自己清白一生,却怎么成了混混儿的''邓叔'' 。事后我也分析过混混儿们为何要给我找事,可能是我的车不是本地号牌,他们想欺负外地人,打倒打伤几个,再敲诈勒索几个钱,制造影响,在江湖上''重振雄风'’ ,以达到名利双收。

通过这件事. 使我想起了我遇到的其它几件与混混儿有关的事。

那是1998年春天,有一天,哈达铺养管站在212国道阿坞段处理翻浆,我和技术人员及路政员杨春贵等也在现场,那时没有摊铺机,从开挖到补强都是人工作业,拉来的补强材料堆在路上全靠人工摊铺,在山岭重丘区的三级公路施工作业,堵车10分钟半小时是常有的事。(那时的昼夜交通量只有150左右)中午我刚离开就有几个开三马子的混混儿以养护作业影响车辆正常通行为由,给养管站长找茬,围攻推搡施工人员,打伤站长陈俊平和职工数人后扬长而去。

1996年秋天,一场暴雨使212国道宕昌至两河口段发生水毁,断续40公里泥石流阻车50余处,我和装载机手邱永平在现场抢修,每当装载机抢通一处,被阻车辆似一条长龙跟在后面徐徐前行,抢修到第二天上午,在新城子附近的一处泥石流快抢通时,一辆兰色农用车要抢过,邱永平没有让。要是让过,后面的被阻车辆会一拥而过,如果再有车陷入淤泥,把装载机放在后面,后续的抢修将无法进行。我注意到兰色农用车司机挡停装载机给邱永平说着什么。

休息时邱永平问我:''某某镇有个楚某某你知道吗?''

我回答:''认识,和我是小学同学,比我高一级。你问这干什么?''

邱永平:''刚才那开农用车的说的,楚某某是他爸。''

我问:''开农用车的你认识吗?''

答:''不认识。''

我问:''不认识他给你说这干啥?''

答:''不知道。''

我突然想起楚某某是习武之人,小学毕业后没干什么正事,整天带着一帮混混儿学拳打棍,在当地小有名气。正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老虎不下狼崽子,什么样的种就只能生出什么样的下代,这小子是借他老子的名气威胁邱永平,言下之意是''你不让我过,小心我爸收拾你!''也算得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混儿。说到这里,我想起了他老子楚某某读书时的一件趣事,好象是''文革''的前两年,学校期中考试给高年级同学统一出了一道作文题,题目是''我爱xxx'' ,好多同学都写了''我爱党和毛主席''丶''我爱北京天安门'' 丶''我爱爸爸妈妈''等题材,只有楚某某的题目吸引人''我爱李xx同学''(女)从头发.眼睛. 鼻子. 嘴巴到身体的各个部位没有不爱的,五年级学生小小年纪就如此早熟,在全校一片哗然。看来还是有一定的遗传因素。

1998年,宕昌县城搞''三路''建设,(G212线过境段丶城区长征路丶滨河路)其中滨河路是陇南总段和宕昌县政府联建项目,陇南总段投资40万元,宕昌县政府配套20万元并负责拆迁占工作,由宕昌公路段负责施工,我是项目和技术负责人,县委丶政府决定由县委副书记陈社忠和副县长王兆林主抓,讲好凡拆迁占不到位或有人为干扰,施工单位可随时停工。有些群众对拆迁补偿标准有意见,可没有人敢直接站出来闹事,只有在背地找一些无牵无挂丶天不怕地不怕的''混混儿''出来闹事。有一天路边有一外号叫''刺尔头''的''混混''以修路拆了他家围墙为由,拆掉了我们新砌的挡土墙,我们处理时当事人情绪激动,胡搅蛮缠,出口伤人,不讲道理,并向我和几个施工人员扔石头,打伤路政员邓怡泉,由于当事人是少数民族,为避免钻入别人设的圈套,防止有人借机闹事,引起民族纠纷,有人坐收渔翁之利,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当即决定停工,将情况向县委丶政府和陇南公路总段分别作了电话汇报后去了道班,为防止县上领导打电话让复工而关闭手机,同时给有关人员安排,如县上领导找我,就说我去住班了,过几天才回来。这个项目公路部门本来就不想搞,为不影响和地方的关系才勉强实施。我想借此可直接推掉了,我去了阿坞. 哈达铺,想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和班站的职工聚一聚。直到快睡觉时才回家。

推开家门见屋里坐着几个人,仔细一看,不由使我大吃一惊,县委书记杨全社. 副书记陈社忠和副县长王兆林还在家里等我,想不到领导们早已猜透了我的心思,估计我不会住班,才来家中守侯,不想被抓了个正着。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做工作让我们明天复工,虽满腹委屈(出钱出劳给县上修路,还要挨打受气,当着我的面打伤我儿子)但不能不给领导面子,实在无法只得安排复工。由于施工人员忍辱负重丶百倍努力,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不到两个月,该项目就全面完成。

''混混儿''是一种社会毒瘤,他们为非作歹,败坏社会的风气,给社会带来不稳定的因素,污染人类的心灵,因为有了这些人的存在,社会上人人自危,出门怕家里被小偷光顾,骑摩托车怕被盗,开车怕制造事故,上公交车怕手机和钱包被盗,日常生活中怕因为一点点的小事而惹着了社会上的小混混而遭到一顿暴打甚至被杀,甚至连想做点好事帮助别人也担心碰瓷或被骗子所骗。因此混混儿问题不得不引起社会的重视。


TAG:

spark-j-m的个人空间 spark-j-m 发布于2015-05-04 08:45:55
字太小了,看着费力
泾河浪个人空间 泾河浪 发布于2015-05-04 11:01:49
字大点啊,呵呵
记忆的碎片 大榕树 发布于2015-05-04 14:37:09
邓老师笔下的这些人渣现在还是随处可见。
邓琮999的个人空间 邓琮999 发布于2015-05-04 20:28:23
接受意见,字放大了。
八千里路的个人空间 八千里路 发布于2015-05-06 16:37:05
好文章。
邓琮999的个人空间 邓琮999 发布于2015-05-06 21:24:14
请多提意见,八千里路最近好象很忙?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