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苏北

在苏北,我记着一个个植物的名字
它们不娇气,落地,生根
对着风霜雨雪,自斟自饮
 
在苏北,我记着一个个动物的习性
在离窝不远的地方,它们低头,啃青
把生老病死,视为一次远行
 
在苏北,端着饭碗巡查农田,就着小河水
擦脸,扯把青草,隔着栅栏喂鸡,喂牛,喂猪
甚至喂灶膛,炊烟含着四个季节的运气
 
长大后,体内有个苏北
我带着它,满世界转悠
 
苏北,苏北,越来越像我的父亲
木讷,朴素,坚韧,有一天我惊讶的发现
翻开我的许多生活细节
都和它有关,都有它慢悠悠的呼吸

在苏北,我记着一个个植物的名字
它们不娇气,落地,生根
对着风霜雨雪,自斟自饮
 
在苏北,我记着一个个动物的习性
在离窝不远的地方,它们低头,啃青
把生老病死,视为一次远行
 
在苏北,端着饭碗巡查农田,就着小河水
擦脸,扯把青草,隔着栅栏喂鸡,喂牛,喂猪
甚至喂灶膛,炊烟含着四个季节的运气
 
长大后,体内有个苏北
我带着它,满世界转悠
 
苏北,苏北,越来越像我的父亲
木讷,朴素,坚韧,有一天我惊讶的发现
翻开我的许多生活细节
都和它有关,都有它慢悠悠的呼吸

本站简介 | 中路博客 | 中路社区 | 快捷面板 | 站点地图 | 路网联盟 | 空间列表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服务QQ:6673744 (大聪头)、16537157 (公子哥) ]